在韩国,不要轻易尝试魟鱼刺身。

只用品尝一小口,浓烈的氨气能把消化道变为沼气池。

“那股骚劲儿闻一下就能让眼睛充血,含在嘴里和含了口起夜老男人凌晨的第一泡晨尿没有区别。”小丽说。

一切的神奇功效都来源于它与生俱来的独特气味,有人说这种味道让人想起被太阳炙烤的旱厕,也有人讲它近似于水盆里泡了一周的猪膀胱。
尝起来像小便池的韩国美味引起口腔爆炸
在自己的尿液中发酵的魟鱼是韩国的美味佳肴

比起鲱鱼直接的爆裂攻击,魟鱼刺身更像在检验人类的味觉阈值,有经验的食客宣称,在咀嚼4次后就会爱上这道美食,但通常没有人能挺过第一口。

“它会让你想起公共厕所里被常年浸染的垃圾桶,每当它在舌尖撕裂,一种复杂的炙热将穿过毛细血管直奔百会穴,在神经中枢的自我保护机制下,你流出的每一滴泪水都叫做后悔。”

在韩国悠久的捕鱼历史中,魟鱼被食用算得上一次意外。

也许是一名远航的渔夫,也可能是一位贫穷的沿海农民,在发现魟鱼不易于腐败后,将它作为可长期保存的食物。

而魟鱼并没有过滤尿液的膀胱或肾脏,富含微量元素的尿液都经由皮肤排出,在独特的发酵方式中,尿素与空气充分融合,分解出浓烈的氨气,每一只魟鱼都散发出让人生理性排斥的气味。

说白了,你在吃一道原生卤菜,不过是用鱼尿卤的。

有人选择在它还未成为臭气弹之前新鲜食用,但通常魟鱼都将在发酵后才被端上餐桌。

刺激性的气体扩张味觉系统,在气味的冲击下,魟鱼的鲜嫩口感能更充分地被味蕾吸收,以至于每年都有约1100吨魟鱼在韩国香消玉殒。

“这也是很多人在细嗅它的体表后,渴望将它塞入口中的原因。”在木浦市开鱼店的申真宇在一次采访中说到。

在他的店中,魟鱼将在2.5摄氏度的冰箱中静置15天排尽尿素,而后在1摄氏度的冰箱中深度发酵15天,直到它的气味浓郁而纯粹。

对于韩国人来说,一道经过满月发酵的魟鱼料理,是大自然的馈赠,是一种走投无路时的生存智慧。

魟鱼在口腔中搅动、扩散、浸润,舌头挑动肉质,臼齿轻盈研磨,直到它化为细腻流质从喉咙落下,你饱含热泪,觉得自己在鬼门关旁的公厕边走了一遭。

长辈会在家宴上咽下魟鱼刺身,在迅猛的冲击下流下浊泪,用被氨气洗刷后的口腔教导后辈,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时髦的年轻人也会在继承传统之余,在魟鱼刺身上叠加肥厚的五花肉和劲爽的辣白菜,包裹于清新的生菜中,用光鲜的包装掩盖魟鱼的那一份胡逼。

但长时间的发酵的魟鱼肉,锋芒并不能被随随便便掩盖;它看上去幼滑清纯,让人想把玩舔舐,你被皮相所魅惑,不听规劝一意孤行,扑上去却发现这原来竟是冰冰的腋下藏了两个没洗过澡的刚果金男人。

“吃一口魟鱼刺身,就像在嚼从未清洁过的小便池上的尿垢。”

韩国美食博客ZenKimchi的创始人乔·麦克弗森(Joe McPherson)被韩国人自发任命为美食大使,但在品尝魟鱼刺身后,承认自己对韩国料理的认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韩国综艺《Running Man》中,魟鱼料理也让经验丰富的演艺人失去表情管理。

和泡面浑然一体的魟鱼,如同扔进可乐的曼妥思,它在口腔中沸腾,打通连接鼻腔和后门的通道,在人濒临昏厥之际依旧意识到味蕾上长出了菊花。

“它能让尝过的人身心受到洗涤,从口腔涌入的纯正氨气冲过食道,流窜于每个细胞,你无法摆脱它。”

“没人会坐在马桶上进食,但它告诉我,确实有人会爱上媲美大便的食物。”

尝过的人大彻大悟,好奇的人望而却步,尽管魟鱼给每个觊觎它美味的人都上了一课,但它仍然是韩国人餐桌上不可缺少的美食。

那些经历了漂泊,散落在他乡的韩国浪子,也总会在浮沉中回味魟鱼在骨子里留下的异香。

或许也只有这种直击灵魂的深刻苦涩,才能让后辈领悟前人在品味魟鱼后的痛哭和终于活下来了庆幸。


上一篇: 连续两年压轴上海时装周,Cabbeen 这次又如何以古今对立开拓创新?
下一篇: 全球票房21亿!这部烧脑电影太硬核,没有3遍绝对看不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