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b站魔性up主,他的视频,字幕时有时无,背景音乐时而洋气,时而土嗨…


常常有刺耳的电焊声、辣眼睛的火花飞溅,网友忍不住弹幕:耳机党去世,我的眼睛瞎了…


但尽管这样,却有很多人越来越上头,甚至忍不住要一刷再刷…



而近期,他又一次火了:


再登央视,整整12分钟,都是他的c位采访,他是《我和我的家乡》中黄渤的原型,同时,也是最近新出的纪录片《国产艺术凌凌捌》的主角之一。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手工耿。



手工耿,专门搞各种各样的“无用发明”,被网友称为b站三大恶人之一。


如果说,华农兄弟的恶行是欺压乡里,朱一旦的恶行是贩卖人口,那么手工耿的恶行就一定是发明刑具。


被称为刑部尚书的他,三年以来,他发明了各种奇奇怪怪,堪称刑具的玩意:


比如丧心病狂的破釜沉舟跑步机,设定好时间后,跑不到点,死也不能出来…



比如堪称朋友去世器的脑瓜崩神器,网友弹幕:真的挺好使的,就是有点费朋友…



比如开心快乐挠挠椅,网友称为,快乐升天椅,真·含笑九泉,快乐是快乐,但是只有一次的快乐…



还有很多人的入坑之作:倒立洗头机,被网友称为“满清十大酷刑之首”…



但如果你以为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刑部尚书,那你可就错了,他还是一个老资本家,专门发明各种机器人来使唤:


比如这个机器人,被使唤来洗衣服,本来就够难了,万万没想到,在洗衣服前还要被插一刀…


原来设计的洗衣板,要先插进去它的肚子里,才可以使用…



更丧心病狂的是,衣服搓久了会比较干,于是,手工耿设计出了一个“妙招”,让机器人的眼睛喷水…


网友忍不住弹幕:好惨一机器人,含泪做机,真·泪如泉涌…



另外一名机器人受害者,比它好不了多少:


它被迫打开天灵盖,只因为里面放了厕所香料…


它还被迫在厕所蹦迪,只因为手工耿说,一个人蹦迪有点无聊…机器人表示:做机好难…



而这个发明的灵魂之处在于,每次上完厕所后,你需要发出气吞山河的一声:来纸!


这时,机器人会缓缓递过来一卷纸…


网友弹幕:上流!真·讲究啊…然而还有人把“来纸”,听成了“开吃”…



不过,无敌总是寂寞的。作为一名优秀的刑部尚书兼老资本家,他总是孤独的。


但不要紧,秉承着“万物有灵”的朴素唯心主义,他总是会无中生友,与各种各样的无生命体,结为朋友。


比如他会在自行车后面安装一个美女,因为这样骑车,不那么寂寞…


他说:路人都朝我偷来羡慕的眼光…网友弹幕:明明是关爱的目光…


还有网友已经看穿了这个东西的本质:各位清醒一点!分明就是在路人眼光下公开处刑羞愧致死的刑具啊!



比如路由器小跟班,看起来是个防止WiFi掉格,会不断跟着你的路由器,但看到视频最后,竟然有点莫名想哭:


它都会对你不离不弃,陪伴在你的身边,不管环境有多么恶劣,只要它有电,它甚至能陪你到天涯海角,陪你到海枯石烂…


镜头一转,是手工耿和路由器,相依相守的背影…


网友一边打着问号,一边打着泪目刷了屏,有点好笑又有点想哭是怎么回事…



虽然看上去哭笑不得,但在手工耿还不是手工耿的时候,孤独,确实是他的常态。


18岁那年,那个叫耿帅的小伙子,遵循着同村大多数年轻人的轨迹,去北京打工。



在他的设想里,大城市总是美丽的,白天车水马龙,晚上灯红酒绿…


然后,现实总是残忍的,作为工人的他们,要去的地方,大多是荒凉之地,到处都是坑,临时搭建的帐篷,脏乱差的环境…



而这样的生活,从18岁开始,就如影随形,他逐渐陷入了迷茫:这是自己想要的吗?


2013年的手工耿,在微博里,写下了和现在沙雕画风截然不同的丧气话:


心里好难过,感觉自己很没用,实际上我也很没用…


不止一次问自己,什么时候混成这样了…


马上就要到而立之年了,还能改变人生吗?



但周围人并没有这样的困惑。弟弟说:父亲就是做了30多年的电焊,咱们没学历没背景,可不就一辈子做焊工吗…


母亲给他规划的人生道路是,做工人,一直做到包工头,或者承包商…


他们似乎说得没错,这样的道路,似乎是最稳妥又安全的,周围很多人,也是这样走完一辈子的,这又有什么不对呢,他似乎才是那个“想太多”的异类…



但直到有一次,他被分在一间,床板小到连被褥都放不下,二十多人挤在一起的小房间里时,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他实在受不了了,痛下决心:


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不再打工,回家创业,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爱好,做成经济支柱…


而他的爱好,就是倒腾各种零件,做各种小物品,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同样是焊工,制作的钢铁工艺品,据说能卖3000多块,更是让他吃惊又充满信心…



但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简单,他做的那些弹弓、螺母陀螺,根本没人买…


为了卖货,他开始尝试做直播,后来听说喊麦挺多人看的,还尝试过土味喊麦…



然并卵,他入不敷出,不得不需要经常出去干活,补贴家用…


更大的压力,还来自周围人的不理解:


村里的人指指点点:他就是那个不出去打工,一身手艺没用到正经处去,赖在家里整天捣鼓没用的东西的人…



如果说村里人多半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那么家人的担忧,则更为深切:


母亲说:弄这个,能养得起人吗,这不是闹着玩的…而的确,他不止要养活自己,家里还有两个女儿要养…


此时的他,仿佛成为了这个村里的一个异类,在其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不务正业又挣不着钱的loser…



但即使如此,他却依然坚持,在那个小院子里,勤勤恳恳地工作:


好不容易接到第一笔订单,他非常兴奋,把每一只螺母都打磨得锃亮锃亮的…



不仅如此,他不满足于重复的螺母手工艺品,他脑洞大开,做各种菜刀梳子,菜刀手机壳…


虽然当初那个雄心壮志的愿望,似乎把自己的生活推向了更狼狈的地步,但这种不断发明创造的快乐,却是过往十几年的打工生活中,从未有过的…


他决定,坚持下去,给自己一年时间,就当赌一把…



而渐渐的,日积月累,他在这个院子里,默默倒腾的视频,似乎火了:


越来越多人看到他的作品,以至于在入驻快手一年之后,他罕见地没有发各种沙雕发明,而是一本正经地感谢大家:


以前身边的朋友都笑话我,说我做的东西没有用,现在不都有一百万朋友来笑话我,说我做的东西没有用了…



直到后来,他可能就是大部分人熟悉的“手工耿”了,专门制作各种沙雕又无用的东西:


夫妻分分合合床,辣眼睛的美人鱼烧烤浴盆,孙红雷李荣浩李诞欲购从速的大眼眼镜…



他甚至终于恰上了饭,也开始上了各种节目:快乐大本营、央视,去了潘石屹上百万的工坊…


当大家看到他时,他可能已经是一个百万级别的博主,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可以赚钱,看起来是一件潇洒的事…


但殊不知,原来他之前经历过如此多的不知所措,犹豫彷徨…



有人说,他足够幸运,的确,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获得如此多的关注,是幸运的。


但同时,你也分明可以看见,他那种细致到龟毛的认真,他仿佛做什么,都好像当年第一笔订单那样较真:


比如做螺母圣诞树时,其中一棵树的螺母间距下面宽,上面窄,误差大约有5毫米,他也坚持重来…



又比如最新的作品,称重马桶,他连马桶的防滑都打了,黄渤看到后都忍不住说:你活儿做得真仔细…



而这些小到不能再小的细节,这些也许在镜头前人们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细节,这些也许可以通过剪辑掩盖过去的东西,他依然会坚持做到最好…


为此,他常常需要加班加点,有一次一直到凌晨三点多,工作室依然灯火通明…



而在屏幕前看起来非常流畅自然,有梗又有戏的旁白,更是他一字一句推敲出来的。


就拿减肥跑步机来说,他想过各种各样的名字:跑到底跑步机,囚徒跑步机等等…


而最后,确实只有“破釜沉舟跑步机”,更加有典雅中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微妙感觉…



有时候,单单一个字,他都要琢磨好几次:随“着”增加,还是随“之”增加…


不知不觉,他拍视频的台词,已经记了厚厚的一个本子…



更为难得的是,哪怕现在的工作量非常繁重,但你却依然能感受到那种热爱,以及每发明一件东西后,发自内心的快乐:


比如展示新作的拳击背包时,背包做小了,他出拳总会不小心打到自己,被网友弹幕说: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但他依然乐此不疲地喊着“左拳!”“右拳!”,甚至高兴得连左右拳都说反了…


而不理解的母亲,慢慢地,也终于可以坦然地在镜头前说:傻儿子,发明的东西有人喜欢,有人认可他,他就特别高兴,我这当娘的也就高兴了…



而无论是精益求精的手艺,还是各种推敲的文案,来之不易的点子,都花费了不少时间。


原创手工制作,在追求快速的流量时代,似乎注定是吃亏的:


而的确,有时候手工耿辛辛苦苦做了一个礼拜的作品,做工扎实,拍摄水平也将近完美,放到平台,播放量还不如人家一个随手一拍的,或者一个抖机灵的…



而在中国,百万粉丝级别的创意博主人数超过12000人,在注意力经济下,他们至少需要每周发布一个新作品,或者更快,反之则意味着被遗忘,互联网竞争的激烈,超乎想象…


但即使是这样,他依然始终,不为更新而更新,他依然坚持,要拿出真正好玩的创意,他始终坚持,在原创手工制作这条路上,勤勤恳恳地走下去…


只因为这曾经给无数陌生人,带来无数的快乐,也曾经给自己,带来了无数的慰藉…



在这个人人标榜自己“匠人精神”的时代,他始终对“手工匠人”,有一种难得的敬畏之心…


他说:我感觉自己做的东西,还远远没有达到发明家、匠人的水平,我只能说,自己是一个手作人…



而正是因为带着这份努力,坚持,敬畏与热爱之心,这个永远发型凌乱,连求一键三连都不好意思,看似铁手无情的刑部尚书手工耿,却获得了最多人的喜爱…


如今,不少人翻到手工耿2013年那条无比丧气的微博里说:


谢谢你给我带来快乐,也感谢你给我带来力量…


加油,坚持你想做的,你已经改变了人生…





逆流而上的手工耿,值得点亮“在看”


上一篇: 潘鲁生|繁荣发展人民的文艺
下一篇: 荣耀搭载骁龙888有望?高通已开始和荣耀开展对话;华为获高通4G芯片许可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