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新冠疫情似乎没有对Mallinckrodt(下称“万灵科”)产生重大负面影响,但后者还是申请破产了。


美国当地时间10月14日,这家被指是美国最大的阿片(又称“鸦片”)类仿制药物生产商的公司,收到了美国特拉华州地方法院有关破产重组申请的初步认可。早前两日,万灵科提交了Chapter 11类破产重组申请。


走破产保护程序的主要原因,在于其身上沉重的诉讼压力。《华夏时报》记者从万灵科提交给监管部门的文件中获悉,自三年前总统特朗普在全国发起“结束美国阿片危机”的号召后,地方政府以及民间人士发起了数千起针对阿片类药物相关方的诉讼,仅万灵科一家公司卷入的相关官司数量就近3000起。


一纸破产申请卸掉3项重担


万灵科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50多年前。官网介绍资料显示,1840年,创始人埃米尔-万灵科(Emil Mallinckrodt)在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购地建厂,后者最终发展为万灵科的第一个工厂。此后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壮大,工厂如今变成了一家年营收数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业务遍布美国、欧洲、中东、非洲等。


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2019年),该公司年营收达到约31.6亿美元。年报显示,在过去五年里,万灵科的营收相对稳定,一直保持在30亿美元上下,毛利润也相对稳定,在十几亿美元级别浮动,但运营利润从2018年起大幅转负,2019年虽然收窄但仍然为负。


2020年10月12日,该公司向特拉华州地方法院提交了Chapter 11破产重组申请。《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法院文件显示,其债务规模在1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之间,破产申请覆盖的范围基本包括位于美国的全部实体,以及一些位于美国之外的实体。


万灵科虽然营收来自全球多地,但美国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年报显示,以2018年为例,约32亿美元的全年营收中,有约28亿美元来自美国。


在有关申请破产保护的发言中,首席执行官、总裁马克-特鲁多(Mark Trudeau)表示:“经过多个月的内部商议和谈判,以及对备选方案的考虑,公司管理层和董事会认为,鉴于当前面临的挑战,申请Chapter 11破产重组是将企业价值最大化的最好机会,这是为公司未来着想。”


破产申请旨在一次性解决该公司面临的三种威胁。第一重是债务威胁,管理层预计,破产重组方案预计会给公司减少13亿美元债务。


第二种威胁是与公司阿片类药物相关的大量诉讼威胁。万灵科称,作为此次破产重组方案的一部分,公司同来自美国各地政府以及民间相关方的大量原告达成了和解,计划在未来七年内拿出16亿美元,放到一个或者多个信托里,赔偿给相关原告。


《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监管文件显示,从2017年开始,针对万灵科旗下阿片类药物的诉讼不断增加,截至2020年2月25日,累计共近3000起官司,其中有2496起的原告来自美国各郡、市、印第安人部落以及其他与政府部门有关的人或者实体,253起来自医院、工会、健康与福利基金等,110起来自民间自然人,17起来自美国多个州的检察院,6起来自学校和学校董事会。


第三重威胁,同样是诉讼威胁。美国一些州政府指责万灵科旗下的相关产品,多年来通过大幅涨价的方式,达到减少向美国公众医疗保健系统少缴款项的目的,其行为涉嫌欺诈。


三家药企“投降”


万灵科运营利润转负的时间点,以及美国各地政府发起“铺天盖地”般的诉讼的时间点,与总统特朗普上任后一项特殊政策的发起正好重合。


2017年10月,特朗普宣布将美国阿片滥用升级为全国公众健康安全危机事件。《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一份美国白宫资料显示,特朗普要求“结束美国阿片危机”,号召全国采取行动。


在这份资料中,特朗普政府描述了这样一个可怕的数据:阿片类药物泛滥正摧毁美国人的健康,在2016年一年,有6.4万美国人死于药物服用过量,其中阿片类药物服用过量致死人数占到4.2万,超过了以往历年的纪录。


北京某医院临床医师莫飞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些国家出现阿片类药物泛滥,问题可能出现在药物流通、管控政策等多个环节上。比如,从病患需求端看去,病人可能有遇痛即想止住的想法,甚至是处于对服用止痛药成瘾的状态,即使疼痛级别达不到使用止痛药的标准,也向医生提出使用的请求,这时如果医生迁就病患的需求,其实就属于止痛药滥用了。因为有这样天然的病患需求,止痛药供应的各个环节就会滋生各种助推滥用的行为。当然,从药品供应端看去,供应泛滥导致药物管控失效、病患滥用的逻辑也成立。


为此,特朗普政府决定采取多项措施打击阿片泛滥。其中包括财政支持,上述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10月,白宫批准了约60亿美元资金,为在未来两年内打击阿片类药物泛滥提供支持。此外相关措施还包括从多个阵线上限制阿片类药物的流通等等。


根据《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万灵科相关监管资料,从2017年开始,美国各州、市、郡等政府,针对阿片类药物制造商、渠道商、药店、药店经理、处方医生等,开展了大量诉讼,诉讼内容涉及阿片类药物的销售、营销、分发、报销、处方签发等多个环节。


以万灵科为例,美国政府指责的具体内容包括,该公司涉嫌对阿片类药物非法或者虚假宣传,对阿片类产品的交付环节没有实施足够的内部管控,加深了阿片类药物在美国的泛滥。


万灵科不是第一家“投降”的阿片类药物生产商。


另一家公司Purdue Pharma(下称PP)去年也申请了破产保护,破产方案中也包含了同美国各地政府达成诉讼和解的方案。


除了PP,同样于去年申请破产保护的Insys Therapeutics,不但公司被美国各地政府发起的诉讼缠身,其高管个人还卷入刑事指控中。


该公司创始人、前CEO被法院判处五年半有期徒刑。美国检察官在指控中称,他同其他公司高管合谋,“引诱”医生错误地扩大阿片类产品的使用范围。






喜欢本篇内容请给我们点个在看


上一篇: 2020年了,谁还在骂警察?
下一篇: 打工人“拜金”必备表单!了解一下!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