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学生放课,当38岁的物理老师李永乐再次拿起粉笔,讲台下空无一人,只有三脚架支起的一台摄像机。

素色的衬衫扎进西裤,半框眼镜背后目光平和,右手写板书,留给镜头的大多是左脸。

李永乐身上打着两个标签——“网红科普教师”和“名校教师”。“教师”,是串联两者的纽带。

白天,他是人大的附中的金牌教师,一个班50人,考上清华北大的有48人;

到了夜里,他是西瓜视频签约的视频创作人,“学生”从几个班,增加到1170万人。


如今,“视频创作人”的队伍飞速壮大,职业化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时代图景下,「最人物」联合「西瓜视频」开设「我的职业是视频创作人」专栏,聚焦视频背后的身影。




从小到大,李永乐身上的光环一直都在。
高二那年,他凭借全国物理奥林匹克竞赛全省第一名的成绩,被确定保送北京大学物理系。
在北大的四年,他又辅修了经济学,最终以物理、经济双学士学历毕业。
大四时,他放弃了令人称羡的保研资格“试试考研”,对他来说,成为清华大学的电子工程系研究生,几乎是手到擒来。
4年北大,3年清华,李永乐对两座中国最高学府颇为了解,也深有感触,他说:“北大是培养科学家的,知道为什么,但不知道怎么做;而清华是培养工程师的,知道怎么做,却不知道为什么。”
北大养花,清华种树,李永乐两者兼备,最终成了一个园丁。


在人才辈出的清华北大,李永乐的选择有些格格不入。求职之初,他也曾站在几家500强企业的面试场上,但徘徊之后,还是认为“传道、受业、解惑”才是自己的归宿。

因为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与这份职业朝夕相处的日子,让李永乐产生了宿命般的迷恋,他十分享受分享知识的乐趣,早在研究生期间,他就在一所培训机构兼职,利用课余时间录制网课。

彼时,互联网还处于蛰伏期,李永乐只知他费时一年多录制的100多个小时课程,被打包卖到了一些区县,至于其他,再无下文。

等到他再次想起这些视频,已经是整整9年后了。

2017年4月的一个周末午后,他的手机炸开了锅,大量的QQ好友申请挤了进来,他先是不解,在与“新好友”聊了聊之后,才得知当年录制的网课被人上传到了网上,几经转载,好评如潮,在其中的一则视频里无意间透露了自己的QQ号。



“新好友”大多是来自农村的中学生,聊天的开头基本都是感谢。

这让李永乐深受启发:“互联网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能够让学生以最低的代价获得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我感到自己的价值被互联网最大限度的放大了。”

他曾引用过拿破仑的一句话——“今天把各位召集来,是要各位帮我编一部法典,我要让每一个农夫都拥有这样一部法典,并把它作为油灯下的圣经。”

或许,教育的地域鸿沟没有那么深。如此,李永乐走上了创作视频的道路。


故事的起初,一切都是简陋的。

晚上10点左右,李永乐完成了日常的备课工作,就会走进学校里一间闲置的小教室,20多平米的空间,就像他的一个小作坊。

刚开始,他买了一个十几块钱的支架,支架不够高,下面层层叠叠垫着桌椅、板凳、课本……录像设备就是自己的手机,视频内容就是一个人、一块黑板、一截粉笔,除了是面对镜头而非学生,与白天上课时无二。


视频经过简单的剪辑就直接上传到网络上。出乎李永乐的意料,这些视频吸引了众多网友围观,并且并不局限于他构想中的中学生群体,而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男女老少,这让他十分受宠若惊。
在粉丝的鼓励下,李永乐断断续续地又发布了一些视频,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几乎每则视频的播放量都高达几十万次。
有人提出看不清黑板,他就把手机换成照相机;有人说收声有问题,他又赶忙去买了麦克风别在胸前;后来又有2个粉丝自告奋勇,义务帮视频加字幕。


小作坊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红火,但又陷入了瓶颈。一板一眼的教学视频渐渐湮没在五花八门的视频时代,于是西瓜视频提供了专业团队的支持。
在平台助力下流量步入正轨,迎来爆发,李永乐也渐渐确定了“寻找社会热点背后的科学道理”这样的内容思路。
中500万和考清华哪个更难?
40米大砍刀落下来,你能用几秒逃生?
《我不是药神》里的格列卫为啥这么贵?
《隐秘的角落里》笛卡尔的心形曲线,到底是怎么回事?
……


视频的开头总是一些自带流量的话题,视频的后来则都能落到课本上的定理法则,深入浅出的讲解、粗犷而精准的个人风格,让晦涩的知识鲜活起来,时常被网友调侃:当年听起来昏昏欲睡的知识点,现在熬夜看得津津有味。

今年年初,新冠病毒爆发之初,李永乐开始着手创作这个话题的视频。有了西瓜视频的加持,他不再需要在字幕和剪辑上花费功夫,可以放开手脚打磨内容。
“我前期看了大量的资料,找了相关论文和书,以及别人做过的视频都看一遍。”因为并不是自己的专业领域,本着不误人子弟的严谨态度,他还找到一些专家进行专业咨询。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截至目前,这则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2000万,成为李永乐所创作的视频中,播放量最高的一个。
在视频的结尾,李永乐总是会面对镜头站定,背后是满满当当的板书,简简单单地说一句:“大家如果喜欢我的视频,可以在西瓜视频里关注‘李永乐老师’。”
关掉录像机,黑板两三下就被擦干净,但有1170万“学生”的李永乐老师却悄然上线……


成为视频创作人,李永乐开启了第二课堂,而温义飞则发现了第二种人生。


出生于1990年,温义飞决定4年后退休。
这并不是一个拍脑门的想法,而是经过严密地计算。
手握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史硕士学位,温义飞目前担任某5G交通创业公司的CEO,也是在西瓜视频拥有366万粉丝的视频创作人。



当一个“高富帅”加上“学霸”的砝码,似乎全世界都要向他倾斜,但他创作视频的道路却是在困局中开新局。
年初的疫情,让温义飞经营2年的公司业务陷入停滞。本是布局新一年的好时候,一切都来的措手不及,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人如风中絮,聚散不由己。”
在命运安排的时区里,一切都是准时的。迷茫中,温义飞决定把自己归零,回到出发的地方。
回国之前,他在自己的本科学校做着一份类似于办公室主任的工作。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处理邮件,跟他坐在一起的甚至有超过40年工龄的老职工。
一眼望到底的人生,透支着他的志趣,他开始在乏味的工作之余,做起了知识分享。


从2013年起,他藏在文字背后,在某图文社交平台上,贡献了数百篇专业的财经文章与奇葩问题的回答——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价格会是多少?”
“中国空姐为什么比外国空姐更好看?”
“不想做单身狗怎么办?”
“在相亲鄙视链中,属羊的被鄙视了怎么办?”
……
整整5年时间,他收获了86万粉丝,并在2018年出版了畅销书《脑洞经济学》。
但是这一切在回国创业之后被搁置下来,一方面是忙于生意,另一方面是他摸到了文字科普的天花板,“那是一段不断重复最优模式的无聊”。
疫情之下,许多人被迫停下来思考人生,温义飞把视线投向了被疫情按下加速键的视频时代。



但是对于一个出身文字创作的人来说,如何剪辑视频?如何选择背景音乐?如何把控视频的节奏?如何拟定标题?
视频和文字之间、逻辑和技术之间,都横亘着一道高墙。
但好在西瓜视频开启的西瓜大学培训系列课程,帮助他快速打破了图文和视频之间的创作壁垒。


“在上传第一条视频时内心是十分忐忑的,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扑街,就否认是自己的作品。”
但是热情的粉丝,让温义飞如释重负。当他笑着看完了每一条评论和每一个弹幕——
“久违了,那种夜不能寐去打磨作品的感觉。”


被困家中的那段时光,温义飞常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整夜。妻子半夜醒来,台灯下专注的身影,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
生意场上的角逐,消磨着他更进一步的欲望。无数个午夜梦回,妻子能够感受到枕边人的疲惫。她深知,丈夫真正热爱的是学术研究,是分享知识带来的成就感。
温义飞不属于名利场,他曾几次同父亲谈起几年后退休的事情,却一直没有得到认可。视频创作中的惊喜,让他对自己的决定更加有底气。
目前,他制作的视频平均播放数据超1000万。
他用经济学替人解惑,也指导自己。类比经济学中的效益最大化,温义飞习惯于用公式给自己的幸福加上标尺,在取舍时便能明白得失。
在众多视频平台之中,他从最开始就选择了西瓜视频,这起源于半年前的一则视频。
彼时,他在西瓜视频上粉丝量仅仅6.3万,但因为西瓜视频分发逻辑的优势,所以有些内容爆发力惊人。
4月20日,他在西瓜视频上传了自己的第4条视频,内容是剖析比特币的本质。


截至目前,这则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达到853.1万次,是第1则视频的100倍,但同样的视频,在其他视频平台上却统统石沉大海。
几次试验后,他发现自己同西瓜视频的契合度极高。
因为西瓜视频打通了今日头条,用户类型圈层丰富,用户的年龄层也很多元,因此他极具跨界思维的视频,遇到了极具包容性的受众,便可以乘风破浪。


6个月时间,温义飞用26则视频掀起了一场科普风暴,他在视频领域的斩获,父母看在眼里,但仍然持保留态度,叮嘱他“玩玩可以,不要过于沉迷”。
老人的思想投射出不可忽视的现实,社会上对职业的刻板印象似乎是由来已久。
比如觉得白领比环卫工人光鲜很多,比如遇见中医就认定对方年少老成,亦或是教导主任一定是带黑框眼镜的中年女人……而对于视频创作人的妖魔化则更加严重。
李永乐和温义飞这类视频创作人的涌现,是对这份职业掷地有声的告白,拍视频的人不都是流量至上,他们执着于真知、也为知识分享赋能。

最近,人民视频与西瓜视频联合出品的纪录片《夜归人》第二季正在热播,李永乐和温义飞都是其中的主人公。

这也是央媒纪录片首次将镜头对准互联网视频创作者,讲述了他们在创作道路上不懈奋斗的故事,展现了时代精神与正能量。在这些“夜归创作人”身上,我们感受到视频创作的意义与价值。



一年一度的西瓜视频品牌活动“ 西瓜PLAY 好奇心嘉年华”,这是一场覆盖海陆空三栖、长达4天3晚的岛上盛会。创作人在这里交流、共创、狂欢。


就算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但仍然有人没有放弃输出的欲望,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他们立身于世的信仰。
视频创作人已然走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或许就在下一秒,情意相通,豁然开朗。


这是「我的职业是视频创作人」专栏的第1篇文章。


西瓜视频的创作人们,为粉丝点亮好奇心,也以此为信仰,在高速运转的时代,找到自己的频道。


无论周遭如何改变,只要拥有彼此,你我的世界依然广阔。

部分参考资料:

1、南风窗:《李永乐成名记》
2、新京报:《物理老师李永乐:不想要人设,想撕掉“网红“标签》
3、剥洋葱people:《“网红”物理老师李永乐的理想与现实》
4、剥洋葱people:《当世界杯遇上物理老师》
5、每日人物:《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决定在四年后退休》
6、刺猬公社:《那些硬核文字创作者们,也开始做视频了》


图片来源:西瓜视频等


点亮对生活的好奇心


上一篇: 一年赚几百万的民宿长啥样?这4家顶级野奢,第一个就惊掉下巴!
下一篇: 突发!发改委出手,调查新能车投资,这只股一度大跌9%!大黑马却8天7涨停!刘鹤刚刚重磅发文,信息量巨大!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