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们可以说,没有人来东京时会错过它。


△新宫下公园综合体汇集了商业空间、公共空间、酒店等综合业态。


在日本东京,从聚集着年轻人的原宿出发,向涩谷方向移动,你一定不会错过这座刚刚建好、延伸到高架上的“宫下公园”(Miyashita Park)。


一直以来,这里都是年轻人练习滑板的聚集地。哪怕是宫下公园改造期间,无处可去的滑板少年们也会无视“禁止在街道练习滑板”的告示牌,在光溜溜的地面与栏杆上练习他们的技术。宫下公园同样是一个矛盾体,它曾作为“日本最早的空中公园”成为涩谷的地标,也因治安与流浪汉问题,有着“阴暗”“脏乱”的恶名。


经历了 67 年变迁,改造后的新宫下公园综合体,尚未开业已经引起广泛关注。无论从哪个方向靠近这个区域,人们会首先被建筑区域顶层的环状结构与攀爬的枝叶吸引,产生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 靠近新宫下公园综合体,人们很容易被顶层的环状结构与攀爬的枝叶吸引。


整个宫下公园项目全长 330 米,分为南北两个街区,是一座包括三层商业设施、顶层为楼顶公园,且容纳了停车场与酒店建筑的综合立体空间。宫下公园所在的地块,可以说是涩谷在再开发过程中最后一块可以大规模改造的区域。


△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图片
新宫下公园的俯视图。


△ 商业空间部分,南街区(上图)以室内百货商场为主,中间有通道,两侧是店铺。北街区(下图)商店只占通道一侧,通道是半开放空间,配有休憩桌椅。


它也是涩谷区政府与日本房地产开发商三井不动产以“公民连携”(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简称 PPP,借助民间力量完成公共设施改造再开发)方式完成的改造运营项目。这类 PPP 项目正日益受到日本各级政府的欢迎,虽然在合作方式上仍有争议,确实提升了公共设施运营与改造的效率。


△宫下公园改造项目时间表。


宫下公园所在的明治大道也因此没那么无聊了。以往,人们从原宿街区溜达到涩谷街区,大多会选择从品牌旗舰店林立的繁华表参道转入“猫街”小径——这条小路覆盖在连接涩谷的一条暗渠之上,已经成为一个诸多品牌争抢的成熟街区。


△ 涩谷及周边地区地图。(注:为方便理解,我们在日文原图基础上,将一些与文章内容有关的地名翻译成了中文。)
① 渋谷ハルコ;涩谷 PARCO
② タワーレコート:TOWER RECORDS
③ ティスニーラント渋谷公園通り店:迪士尼涩谷公园大道店
④ APPLE 渋谷:Apple 涩谷
⑤ 渋谷東武ホテル:涩谷东武酒店
⑥ キャットストリート:Cat Street


现在人们会多出一个新选择:从猫街岔出去,你能立刻看到 LV 鲜黄立面的店铺,这也是宫下公园的中段。或者,直接从明治大道绕过去——这也意味着,夜晚的明治大道不再是一条阴暗无趣的道路。作为连接从“明治神宫前”十字路口通往涩谷去年新建成的 47 层商业大楼 Scramble Square 的最后一环,宫下公园改造项目的完工,也意味着碰撞街头潮流文化的原宿、品牌店铺林立的表参道,和以年轻人文化为中心的涩谷街区“可以连着逛了”,街道本身也拥有了更多商业价值。


以奥运会的名义,东京陆续完成了新一轮城市改建。公园,正成为很多开发商新瞄准的目标。这就要提及一个法律基准的变化——日本在 2004 年 6 月的《都市公园法》修正法案中,提出了“立体都市公园制度”,旨在促进并确保商业用地中的绿地空间。在寸土寸金的东京城市中心地带,“立体土地利用”也成为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不仅是宫下公园综合体,近期开业的还有诸如浅草“水町”、立川 Green Springs、南町田 Grandberry Park 等一系列公园型商业设施。


人们可能会好奇这些作为公共空间的公园能在商业设施的夹击之下留下什么。2011 年,涩谷区政府联合运动品牌耐克,将宫下公园部分大众休憩设施改造成了拥有五人制足球场、攀岩墙、滑板场的付费运动设施。因设施老化,这个合约于 2017 年终止。


这次改造后,新宫下公园的运动场也延续了付费制,像攀岩场、滑板场,涩谷区居民使用时需要支付每两小时 500 日元(约合 33 元人民币)的价格,儿童支付半价 240 日元,非涩谷区居民则需要支付双倍费用。北部的半室外空间,因为设置了足够多的座椅,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公共空间的作用。


为了增加空间的明亮度,三井不动产在改造时将公园的参天大树全部砍伐。作为补偿,新设的屋顶公园也在尽力增加绿化。除了铺设草坪和植树,还在构筑物两侧积极尝试了壁面绿化。但因为屋顶树木高度存在限制,加上盛夏绿化培育艰难,就目前来看,整体绿化效果不尽如人意。酷暑之下,因为缺少绿荫,人们只敢在日落后登上屋顶公园休息,要是在白天,通行拍照的人数远超滞留休憩的人数。但三井不动产对未来预想图表示,考虑到方位与日照时间,采用葛蔓类与茉莉等植株,这片穹顶最终会爬满绿荫。


曾经的宫下公园,底层是昏暗的停车场,也因此成为流浪汉的寄居首选。大量流浪汉在停车场旁搭起了自己的帐篷,最多时,宫下公园里曾经有超过 100 名流浪汉。


但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流浪汉也守护住了“宫下公园”这个名字。2008 年,耐克公司曾与涩谷区政府达成协议,借着改造,将“宫下公园”更名为“耐克公园”。这个做法遭到了市民团体和守护流浪者协会的抗议,他们表示,要“守护属于他们的社区公园”。最终,涩谷区政府宣布取消更名,并同意在流浪汉移居下一个地点之后,才开始改造工作。


虽然涩谷区政府不断劝说流浪汉回归社会,甚至在宫下公园旁边一座流浪汉坚守据点的高架桥下贴满了各类劝说传单,并且邀请艺术家创作壁画,以扭转屡禁不止的疯狂涂鸦营造出的阴郁气氛,但迄今仍有流浪汉认为那里就是他们的家。没有人会否认,融合与多样性,是这片街区一直以来充满矛盾却又饱含魅力的关键词。所以在新宫下公园,你能看到奢侈品店铺、潮牌店铺、美食餐厅、公共空间与城市边缘人群混杂在一起的奇妙景象。


但无论如何,现在人们有了一座更加光鲜亮丽的宫下公园。从 LV、Gucci、Prada 等奢侈品品牌,到日本本土设计师潮牌、运动品牌,甚至食品街与酒吧小巷,靠着三井不动产的招商运营经验,这里聚集了大约 90 家店铺,其中有 7 家店都是日本首店,三井不动产还说服了 31 家店首次入驻商业设施。


△ 全球首家 LV 男士旗舰店。摄影 | 赵慧


三井瞄准的是对时尚与文化高度关心的千禧一代(新千年以后成年的人群,大致出生在 1981 年至 1996 年之间),以及愿意拜访城市里的公园、感受新价值的人群。当然,还有涌入涩谷—原宿区域的观光客。


“我们瞄准的是只能在这里体验到的时间消费型的空间。”三井不动产对未来预想图表示。“时间消费型”是三井不动产这类地产公司提出的一个概念,指的是不仅让顾客消费,也让顾客享受在空间里休闲的时间。他们试图调和一些看上去有些矛盾的东西:新鲜刺激、话题与舒适感,或者,年轻人创造的历史、消费空间,以及提供自由休憩的公园。


所以除了时尚零售店铺,宫下公园的商铺还沿袭了涩谷的流行文化,聚集了音乐、舞蹈、书籍等文化业态。逛街途中,你会看到舞蹈工作室 En STUDIO 挖了一扇玻璃窗吸引你的注意,紧接着,你就能发现中古唱片店 FACE RECORDS、善于企划活动的天狼院咖啡厅 SHIBUYA 等体验型店铺,还有一间画廊,不定期展出各类艺术家作品。


△ 把舞蹈工作室开进商场的 En STUDIO。摄影 | 赵慧


△ 纽约潮牌买手店 KITH。图片提供 | KITH


为了增加公园的活力,突出其运动特色,运动品牌也是宫下公园商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并不奇怪,因为明治大道这一条街上,已经有了不少运动品牌与户外品牌来抢占地盘,光是 The North Face 就在明治大道上开了 4 家店。所以毫不意外,阿迪达斯把日本最大一家店铺安排在了宫下公园南商铺区,正对着北街区的领军店铺——LV。


△ 阿迪达斯在日本的最大店铺。图片提供 | Adidas


你也能在这座公园里看到三井不动产针对观光客的小心思。涩谷物产店 THE SHIBUYA SOUVENIR STORE 是个明显主打观光客消费的纪念品区域。涩谷区政府在城市改造计划里提出过一个“夜间经济”主题,宫下公园项目也将此融入其中,在酒店下方引入了结合夜店、画廊、活动空间的复合娱乐设施品牌“or”。


△ 吸引观光客的涩谷物产店 THE SHIBUYA SOUVENIR STORE。图片提供 | THE SHIBUYA SOUVENIR STORE


延伸到南街区连接涩谷中心地区的那一侧,原先居酒屋街道“涩谷酒鬼横丁”(渋谷のんべい横丁)的微醺气氛,也蔓延到了宫下公园的“涩谷横丁”区域,但这两个横丁并不是一个运营主体。所谓横丁,指的是与主干道垂直、延伸到侧面的一条小路。原先,这里仅仅是一条到夜晚就亮起红色灯笼、颇有日式风情的小街,它始于 1950 年代,最早与黑市还脱不了关系。私人居酒屋挤在一起,做了多年的生意,每家常常只能容纳三五个顾客。街道最末尾是一个逼仄的公厕,以及乱糟糟的自行车停车场——到了深夜,那绝不是一个看起来安全的地方。


△ “涩谷横丁”延续着一到夜晚就亮起灯笼、在涩谷深耕多年的“涩谷酒鬼横丁”的微醺气氛。“涩谷横丁”招募了 19 家餐厅,全长大约 100 米,引导着客流走向宫下公园的核心区域。上图摄影 | 赵慧,下图图片提供 | 涩谷横丁


但是现在,那些让人觉得不安全的要素都消失了。一个平坦的水泥平台拉平了厕所所在的位置,人们可以和宫下公园的照片合影打卡。宫下公园的“涩谷横丁”由横丁业态的鼻祖——“滨仓的商店制作所”运营,这是个运营饮食业态横丁的专家,曾让沉寂了 40 年的惠比寿横丁重新焕发活力,在东京运营了 20 来个餐饮项目。它为涩谷横丁引入 19 家餐厅,全长大约 100 米,引导着客流走向宫下公园的核心区域。


按照原先的计划,涩谷横丁会 24 小时营业,全年无休。如今,即便在每天疫情检测阳性达两三百人的东京,这里一到夜晚仍然人声鼎沸。人们摘下口罩,大快朵颐。


东京人在为这个新地标贡献着自己的拜访热情。三井不动产为旗下的 Shopping Park(购物型公园设施)业务设立了一个专门的品牌——RAYARD,宫下公园商业设施全称就是 RAYARD MIYASHITA PARK。9 月,三井不动产在日本名古屋市改造的久屋大通公园项目也会开张,里面的商业设施也会使用这个品牌,称为 RAYARD Hisaya-odori Park。名古屋这个项目也属于公民合作开发项目的一种,被称为 P-PFI 事业(Park-Private Finance Initiative),指的是运用民间资金改造、管理、运营都市公园。


宫下公园项目内的酒店项目品牌 sequence MIYASHITA PARK 就开在宫下公园北侧尽头,位于涩谷站与原宿站的中间。酒店入口设置在宫下公园 4 层楼顶,客房共有 240 间,分布在 6 至 17 层。运营方曾表示,酒店 8 成客流预计为访日观光客。受疫情影响,目前客流主要为日本国内游客。接下来几个月,三井的 sequence 酒店品牌还会依次在京都与东京水道桥开张。


人们站在宫下公园,拍摄呼啸而过的 JR 电车、纪念着他们青春岁月的 TOWER RECORDS 大楼、改造后的涩谷横丁,以及一个让他们越来越陌生的涩谷。这个曾经被年轻人占领、放肆嬉闹的街区,正在吸引着新一代的年轻人,到这里书写与他们的父辈完全不同的生活体验。



新宫下公园项目改造思路

优势

  • 活用民间力量与能力,维持公共设施的管理运营。项目基于“立体都市公园制度”,采用“公民连携”(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简称 PPP,借助民间力量完成公共设施改造再开发)方式完成。地下停车场(可容纳约 360 辆车)与屋顶的涩谷区立宫下公园由涩谷区政府运营;商业设施 RAYARD MIYASHITA PARK 与酒店 sequence MIYASHITA PARK 由三井不动产运营。


  • 为解决以往高架公园的利用障碍,设置了 4 处直梯、5 处扶梯,以及 4 处楼梯,保证人们出入公园有便利的动线。


  • 改进设施的耐震性能与防灾容纳能力。紧急灾害发生时,这里可以作为临时避难场所,收容滞留周边区域的“归宅困难者”。

  • 资料来源:

    https://www.city.shibuya.tokyo.jp/assets/com/20171013a.pdf

争议

  • 流浪汉的安置问题存在争议,迄今附近都有不愿离开的流浪汉。也有民间志愿团体认为,公共设施与商业综合体的开发,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流浪汉的生存空间。


  • 公园设在顶层以及设施的收费策略,有争议说影响了公众的便利使用。



延伸阅读

东京公共空间改造的几个颇有争议的项目,我们在这期播客里都聊了聊:

ppp 模式改造的项目,不止宫下公园:


“贵圈真乱”的东京水族馆|迷你东京|漫画城市东京|汉江公园|东京银座百货店激战区|吉祥寺|新宿二丁目|中目黑高架下| TOWER RECORDS


文:赵慧、程绚 | 编辑:赵慧

视觉设计:景毅 | 微信编辑:吕姝琦

图片提供:三井不动产


上一篇: 这服装太土了,不能怪她?
下一篇: 全球票房21亿!这部烧脑电影太硬核,没有3遍绝对看不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