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认识。

第二集结婚。

第四集离婚。

第八集大结局。

时常感慨,当年的国产剧太老实了,短小精悍!搁现在三四十集的注水剧,人家八集就给讲的清清楚楚。

而就是这么一部1994年老剧,却被誉为国产言情剧的巅峰。

谁又能想到,2020年的现在我还在一遍遍重刷老剧,还锲而不舍的推荐给身边所有人?

嗐~~要怪只怪这剧太牛掰。

《过把瘾》


这是一部1994年的剧。

1994年,那时候的人们看什么?

要么是四大名著改编的剧集,《西游记》《红楼梦》等。

要么就是家庭伦理题材《渴望》《辘轳·女人和井》《篱笆、女人和狗》。


那是一个人们还不太愿意大大方方说“爱”的年纪。

所以,没人看好《过把瘾》这部剧。

即便导演赵宝刚的《编辑部的故事》在那两年火的一塌糊涂,但《过把瘾》依旧被放在了央视晚上十一点多的档。

谁料,《过把瘾》火了。


两个主角,王志文和江珊被奉为爱情的理想情侣。

王志文成了女孩们心中的梦中情人,江珊出席活动时,甚至有人打出“爱江珊,不爱美人”的条幅。

河马哥是错过了这部剧正火的时代,但也记得那时流行的那首歌《糊涂的爱》。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很多年后再听到这首歌,才知道原来是《过把瘾》的主题曲。

顺着这首歌去找这部剧,发现居然有很多年轻人都在挖这部剧。

今时今日,打开B站,弹幕实时更新,一直有人慕名而来。

26年了依旧不过时,这部剧究竟有什么魅力?


现在这年头,爱情剧大家早看腻了,婚姻题材也早已经烂大街。

但是,《过把瘾》最妙的就在于它刻画出了最真实的男女关系。

太多对话、太多细节,河马哥都怀疑是这部剧给我的生活安上了摄像头,还原到了银幕上。


整部剧中,没有出轨撕逼,也没有外界反对力量。

全剧开篇,定下基调。

方言(王志文饰)和哥们儿潘佑军在餐厅吃饭。

潘佑军揶揄旁边的小情侣是寻找爱情的迷途羔羊,感慨人呀,死活闹不明白爱是什么。

方言问:怎么着,你闹明白了?

潘佑军指着桌上的火锅:爱呀就是这锅子,你到时候就等着挨涮吧!


这个时候,方言还对爱情抱有美好幻想。

潘佑军已经结婚,下班了不愿意回家,拉着哥们儿鬼混也不愿意和妻子石静待一块儿。

方言把他送回家,他还满嘴咧咧,(石静)把我惹急了,我就把她给扔下来。

话音刚落,楼上有人自杀,上前一看,正是石静。


好家伙。

上来就是黑色幽默,悲剧基调。

潘佑军从此许诺再也不结婚,认定了婚姻就是自讨苦吃。

但即便悲剧在前,也妨不住年轻男女对爱情的向往。


杜梅(江珊饰)是石静的闺蜜。

她和方言是在石静葬礼上认识的,一见钟情后就是互相试探。

杜梅看到方言的毛衣短了,问方言:爱人不会打毛活儿?

方言:你看我这样,像有老婆的吗?


高手过招,到了分别的时候继续套路。

方言:中午,一般你吃饭吗?

杜梅:这话问的,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方言:其实我挺想请你吃饭的。

杜梅:这不难实现啊。

方言:你是不难,你也不是男的。


真不愧是王朔小说改编。

字字珠玑,每句台词都够味儿。

两个人在第一集认识,杜梅在考品行,考审美,考是不是朝三暮四之后,两个人成功走到了一起。

第二集两个人就领了证。


结婚之前,互相试探是主题。

结婚之后,柴米油盐中就更见真章。

杜梅和天底下大多数女人,送命题一大堆,方言有没有过别的女人、方言多看谁一眼,自己是不是方言理想中的妻子……

方言和天底下的大多数男人一样,踏踏实实过日子不好吗?成天搞这些有的没的有意思吗?真不让人省心。


最经典的一幕,方言在两个人第N次爆发争吵之后,在住的黑板上写了大大的俩字,“制怒”。

“这两个字,希望你能与我共勉”。

杜梅怒火中烧,在又一次争吵后,把这俩字儿一擦,写了一黑板的“爱”字。


对杜梅来说,爱是生活的所有意义。

两个人刚搬进学校教室主的时候,方言说:“这得多少家具才能填满啊!”

杜梅的回答是:“只要你爱我,有张床就够了。”


她要爱,还必须得是方言亲口说出来的爱。

所以就没完没了的折腾,即便是女生来看这部剧也依旧会觉得矫情到没救了。

最夸张的一幕是,方言醒来时候发现杜梅把自己给绑在了床上,拿了把菜刀,架在她脖子上问她爱不爱自己。

方言回答,我恨你。

这是两个人矛盾的巅峰,这件事后,两个人就离婚了。


男女之间就是这样。

明明没有深仇大恨,都一门心思要和对方好好过日子。

但总有千百种原因让两个人的关系走入死局,寻不到出口。

所谓相爱容易相处难,真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真多亏了江珊来饰演杜梅这个角色。

又矫情又可爱。

她作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讨厌她,反而会在她撒娇的时候心软成一片。

这不是个完美的角色,但她所求只有“爱”。

这样纯粹的感情不多见。


杜梅的另一位追求者钱康就喜欢这样的姑娘,觉得给劲儿,甩脸色自己也愿意往上贴。

钱康的饰演者,就是现在在《演员请就位》中和郭敬明针锋相对的李诚儒

那时候的李诚儒也算相貌堂堂啊!


方言也不是个完美的角色。

面黄肌瘦,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俊才子,虽然有那么点儿文人气质,但嘴又极其刻薄。

谁有钱了他不会上赶着凑,对谁看不过眼也要冷言冷语骂两嘴。

在文化馆上班,辞职原因竟然是因为不满领导喝水的“吸溜”声儿,这剧情我看一次笑一次。


方言就是个不靠谱的人,最爱形容自己是“废物”。

但他又觉得我就这样,受得了就受,受不了我也没办法。

可是,杜梅就爱他这样,说他是“狗脸,说翻就翻”“里里外外,一身的冷酷”。


对于方言,钱康形容的也很到位:

”我看他人挺好,不奸,不贪,不太把钱当回事儿。“

杜梅纯粹。

方言也从不谄媚。

就算闹到你死我活,但这俩人看对眼儿,真不奇怪。


形容这部剧只需要两个字:“旧”和“新”。

“旧”在于,上世纪90年代的故事,大到社会环境、人物塑造,小到台词、道具,无一不是那个年代所特有的风味。

自行车、录音机、家里挂的风铃,结婚时头上戴的花、梳妆台上的大宝以及床单、沙发罩……看得时候让人梦回童年,在家里能找到同样的物件。


当时那个年代,假洋人受欢迎。

潘佑军后来娶的媳妇,地地道道北京人,说起话来是中英混杂,特别好笑。

方言看不惯:

“瞧这中国人当的,连中国话都不会说了,真有群儿(真有趣)”。

对上世纪90年代的时代背景,这部剧进行了高度还原。


“新”在于,男女之间的相处,千百年来如出一辙。

不管什么年代,但凡陷入爱情都变得糊里糊涂,所以常看常新。

而隔着屏幕看别人的故事,也总能发现些问题所在。

方言和杜梅结婚当晚,杜梅说了句话“从今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朋友了”。

她是在表达爱意,但这样的爱意让人害怕。

谁能承受住这样浓烈的爱意啊?

没有自我,全部所有都寄托在你身上,想想就让人害怕。


方言的魅力在于他啥都不在乎,可他也有大男子主义的一面。

俩人和别人有约,杜梅打扮的花枝招展,然后俩人就诞生了一出经典对话。

方言:出门照镜子了吗?怎么弄得跟鸡似的。

杜梅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

方言:哎,你去哪儿啊?

杜梅:前面派出所。

方言:我最烦女的在大街上当众给我甩脸子。


赵宝刚杂糅了王朔《过把瘾就死》《永失我爱》《无人喝彩》三部小说,最后出来了这部剧。

人物立体,情节有趣,故事具有普适性,台词又相当经典。

除此之外,那时候的女演员是真的美啊。


杜梅是娇憨的可爱。

看剧的时候,无数次烦死了杜梅的矫情,但只要她眉眼含泪的板着一张脸,顿时就让人不忍心了。


杜梅有个好朋友,贾玲。

贾玲这名字听起来就很喜感,但饰演者刘蓓真是个大美女。

眉眼如画,脸若银盆,真风情万种。


以现在的审美看,她们的穿着打扮自然不流行。

但是,即便是过时的打扮,也不妨碍她们的美。

关键是,美的各具风情,人物特征相当明显。

再看现在的爱情剧,美女确实也多,但让人能区分开来,一眼记住的又有几个?

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26年前的老剧依旧有人在追,现在大把爱情剧没人看。

差距在哪里?

我们厌倦了千篇一律的年轻面孔,更愿意看各具风情,各有韵味的佳人。

我们腻烦了不接地气的爱情故事,更愿意故事的主角是真实的普通人。

我们看够了无意义的注水情节,一集能讲明白的故事谁乐意追个七八集?

那时的人,真是用心在拍剧啊。


豆瓣热评,无一例外都在感慨。

“赵宝刚再没有超越这部剧的作品了”

“王志文和江珊从未超越那时候的自己”

“国产言情剧的巅峰,从未被超越”

如此种种,是《过把瘾》的幸事,却是国产剧的悲哀。

我们在26年前就能到达这样的高度,那么这26年除了技术进步,我们究竟在干啥?



喜欢不能当饭吃
但是被你喜欢我会好好吃饭

“双击”下方,每天好片不断


上一篇: 开播就炸街!谭松韵新剧《亲爱的麻洋街》有你想不到的青春
下一篇: 全球票房21亿!这部烧脑电影太硬核,没有3遍绝对看不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