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财富》40U40创想会在上海举办。
会议汇聚了商界精英中的众多新生力量,探讨中国、乃至世界未来商业趋势和新生代企业家的创新力与领导力。

以下为部分与会嘉宾的精彩观点:

江天一



欧翎投资联合创始人 合伙人


江天一认为,国内旅游行业仍需加强资本结构。

他表示,国内的快消品做得非常好,比如喜茶这种饮品类,亦或是中国李宁这种服饰类品牌,人们对于购买这种国货有着很强的自豪感。但旅游业的产品端仍有很多提升空间。除了对产品本身的关注,国内的旅游产品对营销的关注度还需提升。

江天一认为,现在的旅游市场波动较大,这一次疫情其实暴露了大部分国内旅游产业的缺陷。在下一次经济周期前,国内的旅游行业需要加强资本结构和机构化的管理能力。


吴悦



追一科技创始人 CEO


他认为AI行业面对着以下几项挑战:

一、AI的去泡沫化,现金流的挑战和严峻环境。
二、市场尚不成熟,AI技术还在迭代。
三、未来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

吴悦表示,聚焦是AI从业者必要的品质。虽然AI是现有环境的发展大趋势,但这块蛋糕并非人人都能吃。

而这对他来说并非难事,从腾讯T4技术专家、AI平台部负责人到追一科技创始人,他快速实现了创业角色转变,在创业的这4年中不断突破自己,带领追一科技成长为中国领先的人工智能企业和数字员工服务商。

当然他有自己独有的聚焦方式:判定业务的价值、回款周期;打磨效率,提高量产能力;提高思想,抓住机遇。


严昊



太平洋建设董事局主席


在数字化的应用方面,严昊认为,数字化会对未来决策和管理起到支撑作用。

在数字化之前,企业家要靠自己对市场的敏锐感知进行经营;而未来是靠数字化、信息化来支撑商业判断。为此,要引入更多专业人才,加强公司的数字化与信息化,提升风险预判等综合能力。


张赛



翼菲自动化创始人 董事长兼总经理


在谈及为什么投身于机器人领域时,张赛说:“每个男孩心中都住着一个变形金刚,当机器人成为职业时,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务正业了。翼菲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可以比别人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有很强的集成能力。我们可以把机器人非常好地应用到客户的生产线上去,给客户提供一个交钥匙的解决方案,所以客户更愿意选择我们。”


彭斌



极飞科技创始人 CEO


据统计,中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年龄里55岁及以上人员占34%,预计2025年中国农村务农人为0.6亿。当人力资源不足,在全新的生态系统中,如何以最低的成本让所有人获得安全健康的食物?这是彭斌创立极飞科技的出发点。

极飞科技通过无人机技术,在一定程度上解放劳动力,提高劳动效率,减少部分劳动(如喷洒农药)对劳动者的伤害,并通过机器收集的数据来提升数字农业建设,帮助农业生产者进行更高效的生产,以此实现无人化、少人化的新农业生态系统。


吴冰 吴洁



石墨文档创始人


与大部分的想法相反,石墨文档创始人吴冰、吴洁认为,远程工作更有助于工作效率的提升。在疫情最严重的二三月份,人们的办公方式发生变化,石墨文档的注册量随之大幅提升。

他们认为,优秀的人才通过自驱力,即便距离遥远也可进行高效协同工作。他们希望那些拥有优秀、开放心态的公司,能寻找到相应的工具,去实现公司愿景。而石墨文档就是这样的工具。

如今线上的实时交流其实已经改变人们的工作形式,在通勤上节省的时间转换成了效率,而效率的提升会带来更大范畴的影响,由量变转向质变。现今的数据都会“上云”,其本质还是效率的提升。


张帏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张帏表示,在他看来,最被低估的风险是企业的组织能力。

他表示,从0到1靠的是创业者的热情,从1到n靠的则是组织能力。第一次创业者,没有经验,从人力到企业结构的问题,对于有过创业经验的人都不是很容易的。企业和人的成长是一样,一个人顺风顺水,一碰到问题就是大问题;一个人从来不生病,一生病可能就是一场大病。能不能挺过去,就要看企业组织能力。


刘炯



澜亭资本创始人


刘炯表示:“机会存在于趋势当中,即便你再有智慧和能力,你还是要拥抱趋势,也就是'顺势而为'。我们要仔细思考,机会还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面对那些突如其来的机会。”

他认为,创业团队一定要问自己三个问题:

第一,趋势是长期还是短期的?如果是长期的,就是值得投入资金经历的;短期的可能就是“机会主义”,风起了你可以飞起来,风停了摔下来其实也挺惨的。
第二,要衡量机会的“腰”有多粗,你的胳膊有多长,你是否能抱住?
第三,在行业中你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要对自己有一个清晰的定位,是领跑者,还是跟随者,都要有明确的自我认知。领跑在他看来,没那么容易,更难的是能一直在整个行业赛道上处于领先的位置。


张昌武



蓝箭航天创始人 CEO


他认为,中国航天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有航天企业以及民营航天企业的思想壁垒如何一次次的被打破。

他表示,在长期的太空探索之后,我们要把航天带下神坛,使太空领域实现商业化。行业的天花板是开放的心态和航天人的认知壁垒,是否能将其他领域的精髓沿用到中国航天之中,推进相关科技的迭代与进化。

民营火箭如何能够越过龙门?战略决定生死。


薛鹏



闪送科技创始人 董事长


在创业之初,薛鹏想要把多家快递统一在同一平台,但做了三年后发现,很难向成熟的大型快递公司提出新要求,并将他们统一在一起。

在低谷之后,他对整个行业进行了梳理,抓住了“快和安全”的核心,闪送的一对一服务解决了这一核心痛点,并提供了“闪送员”这一具有社会价值的岗位。
他认为,在创业的至暗时刻,最核心的是创始人的心力,要在混沌中找到差异化定位的点,找到自己的核心价值。


许亚



领英全球工程副总裁 数据科学负责人


许亚认为,领英的使命就是确保全球全球劳动力各得其所。

“疫情影响了劳动力市场,我们首先经历了一段瓶颈期,但现在市场正在回弹,这是毋庸置疑的。”许亚表示,目前劳动力市场已基本回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平,但对比数据还是会发现一个很有趣且令人警觉的点:劳动力市场正在转变,且这种方式与过去完全不同。“我们发现,女性失去的机会比男性要更大,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的求职难度要高于过去。但是我们也看到新的趋势,很多人都经历了职业的转换,有越来越多的人从其他行业转型成为产品开发、数据、AI等诸多新兴行业。”

“借用达尔文所说‘不是最强者抑或是智者能够生存,适者才能生存。‘去适应、去改变,才能够进化。我们要敏捷,要有适应能力,才能找到职业出路。”(财富中文网)


在财富Plus,网友们对这篇文章发表了许多有深度和思想的观点。一起来看看吧。也欢迎你加入我们,谈谈你的想法(扫码下方二维码即可下载财富Plus)。





上一篇: 美国大选收官在即,末场辩论强行“闭麦”
下一篇: 全球票房21亿!这部烧脑电影太硬核,没有3遍绝对看不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