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众号”电商报“
ID:kandianshang
作者:电商君

他的画,马云、刘强东都在买!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画家夏阿在网络上突然就红了。


夏阿红了后,京东“坐不住了”,阿里“忍不住了”,新周刊忙着找他画封面,JEEP请他画越野车……


他给京东创作的《神话新编图》中,牛郎和七仙女(?)周末宅在家用京东的投影仪看月光光心慌慌,整个银河系都是投影仪的背景板。



他给阿里巴巴创作的《马爸爸卖货》,马老师穿越到古代,变成了沿路叫卖的挑货郎,一边走口里还喊着谁都听不懂的“鹰葛莱西(English)”。



他给电商休闲零售品牌百草味创作的《世说新年图》,都市井然,杏帘在望,高度还原了百草味骨子里的那一襟古风。



他给苏州万科画的《苏州作精图鉴》,采莲、挖藕、钓虾、骑驴过小桥...... 将万科“让建筑赞美生命”的主张表现得活灵活现。



他为樱花抽油烟机创作的《樱花三结义》,展现的是刘关张三兄弟进得厨房,出得厅堂,帮你稳住每天小日常的样子。



那么,惹得阿里、京东、百草味、万科、樱花们竞折腰的夏阿究竟何许人也?


夏阿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我是夏阿,夏天的夏,阿姨的阿,但不是夏阿姨简称。打从小时候我妈告诉我,我生下来就是男的,已经习惯当男性了,所以不打算变回去了,我是地球人,永远都是,目前一个人住南京,不打算搬家。


幽默、狷狂的夏阿,80后画家,出生于扬州,成名于南京。


夏阿上幼儿园时,可能是对色彩的理解有些偏差,喜欢拿着水彩笔到处涂鸦,结果,夏阿过处,寸草不生,没有一块地方没有被他的颜料给“糟蹋”的。


最后,可能是幼儿园的老师和父母对他的“创作才能”的理解也出现了偏差,他被送到外面学国画,这一学就是7年。


但是,孩子长大后,学习文化课,正正经经考个大学是很多家庭的共同愿望,夏阿家也不例外。



然而,所谓请神难,送神更难,夏阿回到学校后,对画画的痴迷劲却上来了,有一次在上课的时候因为画画被老师逮了个现形。


老师一把扯过他的画本,用手将它撕得粉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呵斥他:整天画画有什么出息?你长大后能靠这个吃饭吗?


因为这件事,作为一个“坏学生”的典型,全班师生对他孤立了三年。


那时候,陪伴在他身边的,只有一只同样形只影单的画笔。


似乎是为了证明老师的话也有错的时候,夏阿在读完初中后,固执地去了南京一所美术学校继续学画。


而在高考时,他做出了人生的第一次重大选择:填报现代艺术专业,而不是国画专业。


事实证明,这个选择对他后来的发展有着决定意义。因为虽然他花了长达10多年的时间孜孜不倦地学国画,但是,要想在国画这个领域成为大家,难度非常之大——到现在为止,真正能称得上国画大师的,也不过只有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廖廖数人而已。


而现代艺术则可以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去重新审视传统艺术,这也给了他更宽广的视野和更丰富的艺术想象力。


如果历史连一个画画的都能去亵渎,

那这个历史得多脆弱?


毕业之后,夏阿成了一名普通的插画师,普通到靠着这份职业只能勉强不饿死自己。


一直到了三十岁,当年跟他一起上初中的那帮人,同学少年都不贱,宝马香车衣轻裘,只有他到了而立之年,落魄到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真是满纸荒唐画,一把心酸泪啊!


小时候,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有名的画家,现在看来,梦想总是如此遥不可及。


到最后,他慢慢放弃了“我一定要成名”的想法,决心只做喜欢的事,画自己喜欢的画。


没想到,放下了成名的心结后,艺术的创造力也悄然释放出来了。


有一次他逛古玩市场时,那个卖家一本正经的向他介绍:这件是我们祖传的瓷器,上面的花纹,绝对是宋代真品。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个念头在夏阿脑中灵机一现:既然市场这么青睐复古风,那就,干脆“造假”吧。


于是,他开始在网上不间断地发一些“国画赝品”。


比如说,他创作的《仕女图》,从两位闺蜜穿的衣服就可以窥见大唐盛世时服饰之华彩。



在很多人心中,国画不是大气磅礴的江山社稷,就是禅意隽永的小桥流水,他却在国画中加入一些“穿越”“混搭”“现代”等脑洞大开的因素。


在他的笔下,张飞开上了挖掘机:



刘关张三兄弟在桃园结义时也不忘了自拍:



三英战吕布时是开着汽车的,副驾室还坐着一个小公主,坐在车尾的张飞还对着追不上的吕布伸出中指做出BS的样子。



牢固的国画基础和现代艺术的视野的结合,让他的画风中融入一些后现代的甚至无厘头的元素。


也许在老一辈看来,这样的作品根本一文不值:这不就是亵渎历史吗?


但是就像他所说的:如果历史连我一个画画的都能去亵渎,那这个历史得多脆弱?


而年轻人却从他的画中找到了解读历史的另一种视角,他们对这种风格的喜爱是认真的!


真正让他一战成名的,是2014年8月创作的《萧何月下追韩信》,当严肃的中国山水画背景中突然闯入两个骑着自行车的古代人,很多人都下意识地笑了:乖乖,原来国画,也可以这么玩!



谁还记得成功前的那些磨难?


夏阿成名后,他很快收获了几十万粉丝,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流量池。


而在互联网社会,流量是搭建一切商业模式的基础。


正是因为有了庞大的流量基础,夏阿索性开起了淘宝店“夏虫与冰艺术坊”,专门出售这类作品赚点小钱。在他的淘宝店,便宜的作品卖100多,贵的卖600,并且声明“业余店铺,无人值守。自助购物,互相尊重”。这样看来,他的主要收入是和阿里、京东、百草味等品牌的合作,靠着这个,现在他的年薪最少达到几百万。


无独有偶,和夏阿的经历相似,另一名插画师亮年也因为轻松搞笑的混搭风格火了。


2016年初,一幅《虎啸山林图》火爆网络,画的内容是:一只可爱的卡通小老虎站在树上奶凶的“嗷”了一声,题字曰“虎啸山林,气吞天下”,落款为 “唐寅”,让人一下子想起星爷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祝枝山将《凤凰傲意图》画成“小鸡吃米图”的经典桥段。



这幅画火了以后,商家很快看到了利润空间,开发出相关的玩偶、挂画、茶宠、瓷器、香插、衣服等周边商品,有些产品各大电商平台一卖脱销,再卖脱销。


夏阿和亮年的成功有一个共同点:平常心下的真实创作态度。


对夏阿而言,在克服了“我要成名”的心结后,他以“画自己想画”的心态进行创作,反而呈现出最真实的创作状态,让自己的创造力有了质的飞跃。


其实,创业也是如此,这世上哪里有什么一夜成名的神话?


知道夏阿的淘宝店为什么叫“夏虫与冰艺术坊”?庄子有言:夏虫不可语于冰者,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背后的潜台词是:他人笑我太痴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啊!


“穿越”、“混搭”的背后,是夏阿顶着“坏学生”、“穷屌丝”的形象,一个人默默扛过的30年多年的寂寞旅途。


马云成功前,曾经窘迫到到义乌有小商品市场进货,在北京马路上推销中国黄页时被人当成骗子。


刘强东将京东做大前,在北京中关村只有一个4平米的摊位,自己每天骑着三轮车穿过大街小巷送货。


王兴经历过校内网的资金断裂不得不售出,也经历过饭否的无奈关闭,最后还是依靠着美团成功逆袭。


只是,这些成功前一直隐匿于光环下的磨难,还有多少人记得?


※本文内容来自授权转载,不代表TechWeb观点,转载请联系电商报(ID:kandianshang)


【 THE END 】—

往期精彩文章回顾:

|低价iPhone 12彻底没戏了?苹果严控渠道:给拼多多等电商供货罚款40万元/台


|史上最强大的华为Mate40系列发布:全球唯一5nm 5G SoC,顶配超1.8万元!


|iPhone 12蓝色版疑似翻车:眼前的蓝不是蓝......


上一篇: 陈奕迅为什么也哭穷?
下一篇: 全球票房21亿!这部烧脑电影太硬核,没有3遍绝对看不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