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hu专访


从《八佰》到《金刚川》,感受到的同是作为中华儿女的那份家国情怀!



作为今年影院复工后的第一部上映大片,《八佰》备受期待。影片由管虎导演执导,取材于抗日战争时期淞沪会战的最后一战,1937年10月底,中国国民革命军第88师524团第一营官兵独自留守上海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阻击日本王牌军第三师团。


《八佰》从8月21日上映至文章发稿日,票房成绩一路稳升,现总票房已达31亿。可以说是给了中国电影市场一剂十足有效的强心针!


而于10月23日上映的影片《金刚川》,讲述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进入最终阶段。为了保障向金城前线输送战力,志愿军们誓死捍卫交通要塞——金刚川上的金刚桥,战士们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以血肉之躯修补战火中的木桥。


该片由《八佰》导演管虎、《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绣春刀》导演路阳联合执导,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为题材特别拍摄。影片在首日(10月23日)场次达15.84万场,更是刷新了国产电影首日场次纪录。



另一方面,从《八佰》到《金刚川》,从电影手法、制作技术、呈现效果等角度来看,国内纷纷认为,中国电影的工业水平已然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电影《八佰》的叙事、美术、镜头、技术、演员等多方面都是中国电影工业化的一部“新高度”的作品。例如:在拍摄技术上,《八佰》是亚洲首部全程用IMAX数字摄影机拍摄的影片;在题材上更是中国电影一次新的突破。而这一次,在仅仅两三个月的制作周期内,电影《金刚川》除了有管虎导演的《八佰》团队参与外,《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绣春刀》导演路阳两位导演的参与给了观众更多的期待。

拓展阅读:

《八佰》幕后十年全揭秘!!!

《八佰》幕后概念美术设计师独家专访来啦!

再谈回电影工业制作,这一期,wuhu特别邀请了《八佰》幕后分镜师团队的张啸宇何欣姜冬青费学豪杨迦树 五位资深电影分镜艺术家来分享他们在《八佰》中的创作思路和过程。


他们将以分镜绘制的视角来解析大片制作幕后!通过与导演和团队的交流,分镜绘制时的诸多考虑、想法思路和最终展现等角度来阐释。


其中更包含了他们多年以来的经验和干货分享,以及对于电影分镜师的职业道路和能力提升方面的建议,也希望对于想要从事分镜职业的小伙伴有所帮助。


wuhu专访第280期

《八佰》幕后分镜师专访

采编|新桥别亦



电影《八佰》分镜师团队


张啸宇


代表作品(部分):动画《三国演义》、动画电影《龙在哪里》、电影《封神传奇》、电影《战狼2》、电影《八佰》、电影《囧妈》、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电影《KungFury2》、 电影《北京折叠》、电影《真假美猴王》。



何欣


代表作品(部分):电影《长城》(分镜设计)、电影《奇门遁甲》(分镜设计&部分场景与道具设计)、电影《八佰》(分镜设计)、《古剑奇谭》(后期分镜)、《图兰朵》(分镜设计)、《阴阳师》(动作分镜设计)、《囧妈》(分镜设计)等。



姜冬青


代表作品(部分):电影《道士下山》、电影《坏蛋必须死》、电影《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电影《八佰》、电影《暴雪将至》、电影《封神三部曲》、电影《被光抓走的人》、电影《鸟鸣嘤嘤》、电影《金刚川》、电影《戴假发的人》等。



费学豪


代表作品(部分):电影《古剑奇谭》、电影《战神纪》、电影《八佰》、电影《749局》、电影《天劫》、电影《我的机器人女友》、电影《烈日之寒》等。



杨迦树


代表作品(部分):动画《三国演义》、动画《包强》、动画《四海鲸骑第二季》、电影《空天猎》、电影《古剑奇谭2》、电影《八佰》、电影《悟空传》、电影《聂隐娘》、网剧《沉默的真相》、网剧《沙海》等。



01

再次感谢老师们来到wuhu专访。《八佰》从2017年开始拍摄,直到今年8月上映。老师们都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参与到《八佰》的分镜绘制呢?


张啸宇:我是从2016年《八佰》刚开始进行分镜工作进组的,前后有近两年在项目上,因为场景、演员等各种原因,项目不断调整周期。但好处是留出了更多的时间对故事进行打磨,当然对应的分镜也是改了又改。对我来说这个经历很难得,有时间同导演,摄影,美术一起交流,见证《八佰》的成长。


现在看,正好验证了管虎导演的那句“参与八佰,无上荣光”。


何欣:我当时是上一部戏结束,下一部戏已经安排好了,中间空档准备放假,然后朋友打电话叫我,我就去了。那时候就只知道是个战争题材的内容。我一直是跟棒棒联系,直接由他们进行工作上的衔接。


姜冬青:跟以往一样都是朋友介绍的,我的工作前后大概进行了三个月左右。最开始是跟何欣、张啸宇三个人每人各负责三分之一,后期另外两位分镜师加入一起创作。我主要负责开场前三十多场的镜头设计,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跟管虎导演直接开会沟通,主要是通过视效总监跟导演开会然后再回来跟分镜师传达导演的设计意图。


从完成片来看影片的前部分删减是比较多的,当时画的一半多戏都被删没了。


费学豪:当时我们在古剑的项目上,因为临时的变动阴差阳错来到了八佰,在此感谢一下老本家棒棒。


杨迦树:我们几个分镜师当时都是棒棒影业招进来的。我和费学豪是从《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这个项目就跟棒棒合作,直到《古剑》项目结束然后又转移到《八佰》这边,因为当时《八佰》项目刚开始的时候分镜量比较大,比较缺人手,所以被安排过来帮忙。


02

在影片《八佰》中给老师们留下印象最深的是那几幕呢?在绘制分镜时又是如何考虑的呢?


张啸宇:八佰的分镜经历了一个很长的周期。我印象最深的是楼顶升旗和南岸百姓的桥段。

升旗这一场是军人、百姓觉醒的标志,所有人的家国情在这个事件里升华。分镜绘制要把握好节奏,将感情一步一步推到高潮。这其中的人物活动轨迹、行动路线、飞机袭击的方向等等都要经过提前的设计,在分镜里体现出来。以方便其他工作人员作为参考。

比较有意思的是本剧从一个主角戏变成群像戏,最初的转变就是在护旗这里。之前的端午,作为主角一直活到了本剧最后。现在的版本如大家所见端午在护旗这段完成了自己的升华后牺牲了,将最后的美好留在了四行仓库,也留在了观众心里。

苏州河南岸人物很多,每个人都有故事,戏班子,Eva,刀子,蓉姐,每个人都可以代表现实中的一类人。拍摄的时候为了让观众更加贴近时代感,对分镜的要求是长镜头表现南岸生活,让观众成为南岸的一员。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南岸的拍摄现场取景,设计镜头。


何欣:开始的时候我们所有人的任务是尽快推完整剧本,当初因为这个,我还跟棒棒的老板,当时的视效总监碰撞过,我的意思是这么快速的推动,虽然看起来东西多,但是没有思考的过程,镜头设计会大大削弱。


但是当时的情况下,我的意见并没有被采纳,直到第二个视效总监进场。他首先对我们的工作进行了肯定,同时用他多年的经验提出了跟我类似的看法。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意见统一了。当时还有个小插曲,他主观地认为我们画的分镜不如老外们画得好,我就不干了,我说要么这样,按照我们的工作节奏,咱们试试。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周后,我们再次交过去的分镜,得到了他的认可,我也很开心。


后面我主要负责西墙那场战役,就是绑手榴弹跳楼那段,以及四行仓库内学生跑动那段。导演对这两场戏要求很高,一直在不停地修改,以便于达到最好的效果。这两场戏大概每场都改了9次以上。画分镜的过程中,我主要做的就是如何让自己感动,怎么设计,才能让这段悲壮的情绪尽可能多的表达出来。

这不是说人物跳楼的一瞬间姿势有多好看,也不是靠文字告诉大家人物内心多挣扎,而是要用最平实普通的画面,靠镜头的节奏一步一步把情绪推到那个点上,然后你只需要轻轻一推,一切就水到渠成了。有些时候,你需要炫技,而有些时候,就要努力安静下来,用最简单的方式去打动别人。


姜冬青:印象比较深的是日军第一次进军仓库中了国军埋伏那场戏,当时剧本写得非常详细,门内门外各个角度双方不同人的视角以及调度非常复杂,我也设计了十几个镜头,但是这场伏击戏最后影片呈现的就是一个大全景,远远的,非常的冷静和客观,但是观众的心理感受却是非常的震撼。我觉得这一个大全景所产生的视觉张力胜过复杂的几十个镜头的叠加,因为它让观众去想象那些没展示出来的内容,让观众真正的参与了其中,而不是单单看到一场双方厮杀的动作戏。


影片开场的高粱地行军段落在分镜初稿中镜头比较碎,但完成片当中只用了三个长镜头就完成了叙事,场景从最开始的麦茬地也换成了茂密的高粱田,整个行军的过程摄影机一直在运动当中,迅速就把观众带入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每稿剧本都会有一定的修改和调整,当时画分镜所依据的剧本很多内容在定稿剧本中被删除。第二场日本兵砍杀湖北保安团增加了乌鸦的元素,场景也变成了战后的城市废墟。

分镜要懂得去表现什么,更要懂得不去表现什么。


费学豪:我们进到八佰的时候,项目已经推进一部分了,当时组里有几位分镜师在了,有些场是我和老杨(杨迦树)共同完成,有些场是自己画,印象比较深刻的应该就是最后过桥的段落了,画这场的时候想的就是怎样能更惨烈更绝望。


杨迦树:印象比较深的应该是欧豪从下水道潜水逃跑遇到日本水鬼潜水进入仓库那段戏,这段前前后后改了得有十几版。

当时我们公司是专门有一个视效总监跟导演开会讨论具体方案,他回公司再传达给我们分镜师,所以整体来说自由发挥的空间比较有限,而且《八佰》这个项目也比较特殊,很少有一个项目能在分镜开始之初就把整个场景搭好。


我们分镜师拿到手的除了概念图外,建筑平面图、三维模型截图全都有,特别严谨,严谨到诸如日军从哪条楼梯攻上来,国军又在哪个位置防守都已经严格界定好。所以当时我们分镜是严格按着视效总监跟导演探讨好的方案来绘制。


还有一幕比较有意思的是日军第一次夜袭的时候,小湖北在仓库的天台要去报告谢晋元,正好几个日本兵也杀到天台,一段近身肉搏小湖北差点被日军杀害,是谢晋元开枪救了他。这一段后来正片中被剪掉了。


03

分镜师是如何具体与导演、编剧配合的呢?如果出现故事或是场景上的修改又是如何沟通的呢?老师们可以结合这次《八佰》来谈一谈吗?


张啸宇:每个导演的习惯都不一样。分镜需要与导演契合,要吃透故事。用自己的视角来帮助导演一起完善故事。对剧本的认可,对导演想表达内容的认可,对拍摄手法的认可,以及对事物的见解能否和导演一致等等。这些先决条件决定了你是不是适合这个项目。


我有疑问或者觉得不合理的地方会直接和导演沟通,他为我解答,发现问题后斟酌出出一个新方案,分镜、剧本会根据这个方案进行调整。所以有段时间分镜和剧本几乎是同步进行的。

(左起:导演管虎、摄影指导曹郁、分镜张啸宇)


何欣:别人我不知道,我属于有问题直接说问题那种,所有一切要本着对事情认真死磕的态度,对事不对人。如果时间周期不那么紧张,我会对同一场戏,出两个不同版本。一个是完成基本指令,一个是我对这段戏的个人理解。如果时间紧,那就必须直言不讳,不然你的作用是什么呢?你发现问题不提,你的最终需求是什么呢?就是为了月薪么?反正我不是,我必须清楚地提出自己的问题以及我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只提问题,那不叫本事,要有解决方案,这才是关键。


《八佰》这部戏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跟导演直接沟通,所有的反馈意见都是导演跟视效指导说过之后,由视效指导反馈回给我们。中间这个转述,会在导演原本意图的精确度上产生一部分缺失。但是大家多画几次,也就逐渐能明白导演的大概意图了。揣摩,是必须的。你必须至少要有一部分的状态,尽可能的跟导演同步。


姜冬青:先根据剧本和场景的设计图来自由设计,然后给导演观看,根据导演的意见来反复调整和修改。一切最后的意见都以导演的要求为准。


费学豪:我签的合约是棒棒,和我对接的是视效总监Tim,我们画的每场戏通过Tim的反馈来修改,最后提交到上面,啸宇接触导演比较多,他更有发言权,我只是在读剧本的时候能感受到导演的思维和情怀。


04

与美术、摄影等其它团队又是如何协调合作的呢?整个分镜绘制过程中有遇到过哪些比较棘手的问题吗,又是如何解决的呢?


张啸宇:作为本片的摄影指导,曹郁老师是一个对工作要求很高的艺术家。初期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他对电影画面的想法,呈现的感觉。也拿出了很多资料来给我参考,例如寇德卡《入侵布拉格》。

我也会尽量靠近他的想法。这样在拍摄时分镜画面才能尽最大可能传达信息给其他的工作人员。美术组就在我们办公室的隔壁,有什么问题几乎是随时沟通,我缺少道具图或者美术要根据分镜进行画面的一些设计。开门聊天就好。很随性也很有效率。


何欣:沟通是个很重要的事情,学会沟通,学会知道别人的想法,至关重要。对我来说,没有遇到过什么棘手问题,如果有问题,先找自己这边。看看是不是理解上出偏差了。方向没错,就该怎么干怎么干就是了。


另外,电影筹备期,大家都是几乎同时开始工作,几乎不可能美术全部做好了,你一来就直接按照完善的图纸去设计。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要具体分析,如果这个场景对行进路线,表演,都没有特别大的影响,那么我们只需要有个大概,就可以画了,比如外景,俩人逛街,没有跟周边的景物发生互动,就只需要了解这个街是长直的还是弯曲的,就可以进行分镜的绘制了。但是如果这个场景需要非常精确才能进行,还是俩人逛街,但是变成了一个人和一个虚拟造型一起走,走在路上还跟停在路边的车发生了互动,车还因为躲避俩人装到了什么东西上,那么我们就集中这一块,根据内容,根据特效需求,和美术一起商量着去做。


姜冬青:剧本和场景的变动都会影响到分镜的设计,所以分镜往往会修改很多次。前期分镜设计最不能预想的就是演员的表演和走位,而镜头的设计主要都是基于上述两项来决定的,所以《八佰》前期做的分镜大部分都只是作为讨论拍摄的参考,影片最后呈现出来的镜头设计都是导演和演员在现场走戏时决定的。


费学豪:比较棘手的问题其实就是沟通上,第一是沟通成本,因为片子的特殊性我们在视效组工作,不能第一时间掌握导演的想法,完成分镜的时候会有些许的出入,第二是语言,语言不通加上翻译给我们之后,多少还是会缺失一定的信息,一定要苦练英语!!


杨迦树:在项目早期的时候,故事发生的重点区域四行仓库已经非常完善了,场景都特别明确,反而是河对岸的租界区,当时还没有特别明确的场景图,只有几张概念,所以画分镜的时候会加入一些个人想象。比如赌场的内部环境一开始就不是很明确。


05

电影分镜在电影制作环节中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起着怎样的作用?老师们可以分享一下对分镜师这一职业的看法吗?


张啸宇:分镜主要是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是制片做预算的一个指导,更是导演的得力助手。对于故事的推进和前期筹备至关重要。分镜可以补充丰富导演的想法,也是将文字变成画面的第一个环节。文字体现不出来的内容分镜会涉及到。而且用画面与其他环节的工作人员沟通比起文字或者对话要更加清晰明了。


何欣:这个得看这个分镜针对于谁针对导演,那么只要目的就是把文字逻辑转成画面逻辑。要是针对于摄影指导,我们就要要更多注意力放在影调上,看看运镜方式怎么最合适。如果针对制片人,那就是判断预算。这里要不要下雨,下多大的雨,这些都是钱。如果是针对后期特效,分镜就是工作图纸,可以让后期和拍摄同时进行,大家依照同一个图纸进行工作,最后才能保证两部分合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有问题。


姜冬青:电影分镜相当于连环画版的剧本,把剧本里一些相对抽象的文字进行视觉化的呈现,让各部门更加清晰导演想如何拍摄这场戏。分镜师除了需要具备一定的绘画基本功以外更要懂得电影叙事的技巧。


费学豪:电影分镜在咱们这行功能性还是挺多的,它在电影制作的环节里感觉像盖楼时的施工图或者地基,它能让后续的工作更明确更有效的进行,它服务于导演也服务于电影本身,我就不整那么高尚了,说白了就是:


【1】把导演前期创作的思路和逻辑通过剧本或者通过口述用画面来呈现出来,把导演想要的机位或者故事逻辑整理出来。


【2】特效或者动作戏的时候需要控制镜头量,用分镜的方式来控制后期成本。


【3】前期用来给资方做提报时需要用等等,总体来说作用还是挺大的。


杨迦树:分镜在电影的制作环节中,其实就是扮演拍摄草图的作用。在不同项目中具体情况也会有所差别,有的导演比较明确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可能会跟分镜师一个一个镜头口述,分镜师按着导演的要求画出他想要的画面。有的导演需要分镜师给出一些新想法,能给他一些启发,所以分镜师更多的是有自由发挥的空间。还有的分镜师是服务于武指,那可能画的都是一连串的长镜头武打动作。


总体来说,这几年院线项目对分镜的使用有越来越专业的趋势,大多情况下都是导演或者视效项目主管跟分镜师一个一个镜头把关绘制,这样的好处是能让分镜出来的整体效果更加趋近于导演想要的风格。


06

几位老师都有过丰富的动画电影、动画电视剧或是广告的分镜绘制经历,老师们认为电影分镜与动画分镜、广告分镜有存在不同的地方吗?有的话,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张啸宇:广告分镜因为时间比较短,针对性集中。更多的是对文字的直接描画。直观体现文案即可,集中放大产品的优点,再创造的空间比较小。


动画分镜对故事的节奏,画面的张力,人物的表演要求都很高,也要求分镜几乎是一个“全才”。


电影分镜(真人)因为是真人表演和实景拍摄,现场变化大,不必要如动画一样细致到每一个表演。所以分镜在影视里更多是被叫做“故事板”。


当然,这些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现实情况涉及到更多的因素也会有所区别。


何欣:广告分镜是我做电影之前做的事情,现在基本不画了,虽然他单价要远超电影分镜。但是,广告分镜的绘制目的是要个甲方看,演示,最终展示的所有需求都是甲方的产品要漂亮。在这个前提下,叙事势必就削弱了。这样的结果就是镜头都争相表达产品的局部美、整体美,而没有叙事逻辑。至于接镜,轴线,这些在电影里需要的,广告完全不需要。


电视剧的机位相对简单,由于有很充裕的时间来去讲故事,镜头上就可以比较奢侈的去进行大段的对白。故事发展节奏比较慢,过多的镜头会破坏这个节奏。


有时候大家觉得美剧好,其实,镜头节奏很重要。电影的每一个镜头都必须是有用的,有明确目的和意义的,一点都不能浪费,也没有机会跟台下的观众去讲解,所有都要靠画面讲故事,所以叙事清晰的基础上,如何把故事讲出彩来,真的是本事。如果说电影是诗歌,电视剧就是白话文,广告就是口号。需求不一样,没有高低对错之分。


姜冬青:我主要都是做电影分镜,广告分镜涉及很少,从有限的几次广告分镜中感受到广告分镜的形式感比较强,构图往往都是非常规的,镜头之间也不需要像电影分镜那么连贯,更加讲究镜头间的反差效果。


广告分镜活往往都很急,但是会给大量的参考,并且导演的要求也会更加明确,进行艺术创作的空间较电影分镜小。


费学豪:我觉得区别不大,我都干过,有区别的话就是画电影累,画动画电影熬人,画广告赚钱。


杨迦树:广告分镜比较特殊,大多是短镜头单帧,分镜需要画的比较细致好看,展示性更多一些。这是广告分镜与电影和动画分镜最大的区别。电影和动画分镜功用性比较多,也就是有时候并不需要画的多细致,只要把运镜和构图表达清楚就可以了,导演和摄影师能看的懂,并且认可你的镜头表达这就算是合格了。动画分镜对关键帧要求比较高,大多数情况需要出动态分镜,实拍分镜则没有这方面硬性要求。


07

从老师们的视角来看,目前国内分镜师工作整体环境和状态是怎样?要想成为一个分镜师,幕后的职业道路是一个怎样的发展过程呢?请老师们可以结合自身从业经历来谈一谈吗?


张啸宇:随着国内的影视制作环境更加成熟,分镜逐渐被各个影视制作团队所接受。在国内的需求很旺盛。动画,影视,广告,游戏都需要很多的分镜工作者参与。分镜的入门容易,但做好困难。这是一个集合导演,摄影,表演,美术,声音的职位。我们每个人都在学习和进步的路上。


何欣:目前国内的分镜师状态我觉得还不够工业化。长期以来,创作被标签在了导演身上,导致很多人误认为分镜就是把导演的想法表达出来。其实分镜师是要创作的,导演在分镜师的创作上再拔高。说到成为分镜师的道路,虽然分镜靠画,但是画画一定不是最终的需求,画画只是表达的手段。对戏的理解,对讲故事的手法,节奏,剪辑的基本原理,这些才是一个合格分镜师需要具备的条件,而且是至关重要的条件。


姜冬青:目前国内影视剧组对于分镜师这个职位较前些年有了极大的重视,一般的电影剧组现在通常都至少有一位分镜师,经验丰富的分镜师往往非常抢手,收入也有了一定的提升。但依然有很多剧组出现在分镜的过程中导演和摄影指导对于分镜设计的参与度太少,虽然分镜师花了很多精力来设计,但在拍摄现场分镜仅仅成为一个摆设,并没有对实际拍摄产生足够的帮助。


我进入电影行业最初是做气氛图,后来因为对于讲故事的热爱所以转到了分镜的领域。学习的过程最开始就是自己拉片子以及临摹经典电影的经典段落,然后在一部部具体的电影分镜工作中学习如何用最精简的镜头来进行最准确的表达。


我认为分镜不是一个独立的艺术创作,是在导演的要求下来表达导演对于电影的诠释,所以对于理解导演的创作意图和确定的影像风格至关重要。


分镜就像说明书,不能只是“好看”,更要“好用”。


费学豪:其实电影分镜还是动画分镜工作环境的状态和别的部门差不多吧,不定性,除非签公司,保不准在项目上的时候突然暂停,导致空挡,都是赚钱嘛。想成分镜师最诚恳的就是我一个分镜师老哥说过的话,就是好好画,提升自己,口碑好了戏也不会断。我的每部戏都特别幸运能在周围的同事身上学习到有用的东西,收获比较重要。


杨迦树:据我所知,国内有不少动画圈的分镜师是有想跳转到实拍分镜圈的想法,这几年也有不少转移过来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收入会高一些,并且能参与一些大项目,对个人的职业发展有一定的荣誉感加成吧。


我最早是从动画入行的,10年左右动画圈比较低迷,后来转行到了实拍。就目前来说动画圈要比当年我还在做动画的时候要好一些,这几年也出来不少优质的动画电影项目。


职业的发展过程,可能每个人的职业经历都不尽相同。我个人是先在动画公司呆了两三年把绘画和分镜的能力练好,当时在动画公司收入比较低,在北京这个城市很难立足,所以有了机会就想跳槽提升收入,在机缘巧合下通过当时动画公司的武术指导介绍,参与了人生第一个实拍项目《聂隐娘》,这个经历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分镜师发展方向其实挺宽广的,后来慢慢的在动画圈和实拍圈的人脉越来越广,自然互相介绍的项目也就越多,也有了挑项目的资本。


当然,全职做实拍分镜是有一定风险的,刚入行的人,因为人脉还不够广,有可能会导致刚做完一个项目后没有新项目找来,就会出现断档的情况,这也是很多动画圈的分镜师在犹豫的原因。所以在这个行业要做得足够久,甚至当终身职业的话,一定要沉得住气,好好磨练手头的能力,等有机会出现就好好把握。


08

对于分镜师的故事情节、画面想象、美术与特效表现等能力上,老师们平时都是如何提升这些能力的呢?可以分享一些经验和心得给大家吗?


张啸宇:看电影,拉片可以训练导演思维。这个没有特殊要求,你喜欢即可。动态速写,找好动作最有表现力的那一瞬间。另外对电影画面进行临摹也是一种很好的提升构图能力的方法。此外多和行业人交流,取长补短,避免闭门造车。


推荐书籍:入门的可以看一下《电影语言的语法》、《故事》。


何欣:节奏上,还是要多看影片,你能使用的手段就那么多,好看的镜头角度也是有限的,如何组合,得看你如何理解导演的意图,还有你自己对剧本的理解。就像简谱的音节就7个数字,每个数字音准不会变,变的只是组合方式,节奏,最终表达的乐器,创作者最不同的是表达不同的情绪,表达自己的想法,感受。如果想提高的话,我个人认为,除了看电影,更多的要看书,提高阅读能力,提高自己对事物看法的角度和深度。


至于想象力,别怕自己想的太飞了,导演会把控这些,尽情的想,尽情的画就是了。当然前提是在理解剧本的情况下,不然战争戏里加外星人,至少不是这部戏所需要的内容,你不能在这时候放飞自我。其实画分镜更多时候是体验,你自己得感受的到这个戏的情绪,你自己的身临其境,才能让观众信服,如果你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画面构图,画的技法上,那么很有可能你怎么画都不对,因为你没设身处地的去感受去体验此时此刻,剧情里需要的内容,需要的状态。


姜冬青:除了工作平时主要的兴趣爱好有:广泛的阅读,观看各种不同类型的文艺演出,参观艺术展览和翻阅艺术画册,摄影,旅行。多观察多思考多记录,做一个对世界好奇的人。分镜不是设计镜头,而是设计人。学习上可以在YTB上搜 “Storyboards” 会有大量电影分镜和动态预演可供观看和学习。书籍推荐:


费学豪:自己独立画分镜的项目就跟导演摄影指导之类的学东西,有团队合作的时候就跟身边的分镜师和导演摄影指导之类的学东西,自己平时多画点东西,上网多看看牛逼的图,多向比自己能力强的分镜师取取经。


杨迦树:一定要看好莱坞大片,大量的看,火的不火的都得看,指不定啥时候就需要找参考,经常有导演或摄影指导会问你看过那部叫xxx的片吗?里面哪一段的哪个镜头咱们可以找来参考一下。所以做为一名合格分镜师,阅片量一定要够多。我说的这个跟分镜拉片不一样,拉片主要是针对镜头运用,在实际项目中更多的是会参考某些电影的某些点子,更偏向于桥段和特效表现的参考。



感谢五位老师带来的干货分享


一部电影的制作离不开的是


高效的工作模式


以及每一位幕后人员的辛勤付出


希望此篇分镜制作幕后


可以对小伙伴们有所帮助


后续wuhu还会采访更多作品幕后团队


敬请期待!



—END—



想了解更多作品制作幕后和团队采访~快快来和大家一起奋进吧!


添加wuhu小精灵5号微信(wuhudonghua5)发送“动画新势力”即可在不久后被邀请进群。



你一定还感兴趣:



10天破100亿?《鬼灭之刃》打破日本动画影史记录!!惊人票房的背后...



听说你对画风的区分有些混乱?


听说你不会配色?


听说你不会构图?


神仙打架出结果了!?GGAC全球游戏动漫美术概念大赛入围名单出炉!



小心,别被骗了!?用暖心色调包裹锋利线条,颇具杀伤力的奇异画风!


教练!!!我想学分镜(第四弹)!!!


教练!!!我想学概念设计(第三弹)!!!


从一位动画圈资深导演的背锅离职,说说国内原创动画环境到底有多艰难?


全程高能!胆小勿入!手绘恐怖动画!


哇哈!这画风!?终于知道什么是「五彩斑斓」的黑!!!


国际知名概念设计艺术家&高级原画师教你如何玩转创意!!


和好莱坞动画大师一起学三维动画!动画高手是如何建模、绑定、贴图、灯光、动画呢?



想了解更多后续的介绍要锁定wuhu哦,微博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微博:wuhu动画人空间,对了!如果你想看更多动画作品,去b站搜索wuhu动画人空间看看?


新加入的小伙伴们请注意!往期精彩内容在平台里的wuhu主页上,可别错过哦!欢迎小伙伴们的投稿!


如果你喜欢,请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欢迎留言和wuhu三侠互动!


上一篇: 什么是“高丽联邦共和国”?
下一篇: 打工人“拜金”必备表单!了解一下!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