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经常这样?

夜深人静,万家灯火渐次熄灭,你却点亮了一块小屏幕,借着微弱的光芒,和黑夜做“斗争”。

反省今天的失败,计划明天的工作,想象一段甜美的爱情,不知疲惫地刷手机……


平静的夜晚之下,却有无数人在挣扎、烦恼。

据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成年人的失眠发生率高达38.2%,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也有人困惑,不就是睡不着吗,有什么大问题呢,一定是不够累吧?

失眠是一种病。
睡眠不足,使身体疲倦,还会影响注意力和记忆力,工作效率降低;

睡眠不足,会造成低落、易怒、不安等负面情绪,甚至陷入恶性循环;

睡眠不足,提升人对药物、酒精的依赖,严重的话,可能损害大脑神经,影响记忆和认知能力,让人变得呆呆的。



1962年8月4日,玛丽莲·梦露被发现死于洛杉矶公寓中。法医发现,梦露是因为服食过量安眠药“自杀身亡”的。她用来“自杀”的速可眠,是一种用来治疗失眠的药物。
这样的案例还有许多,“失眠”绝不是一个小问题。
卡佛在《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中这样描写“失眠”:“夜里不睡的人白天多多少少总有什么在逃避掩饰吧。白昼解不开的结,夜晚慢慢熬。”


那些失眠的人,他们到底在逃避什么?
我们该怎么对抗“失眠”呢?



养育过孩子的父母大概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孩子睡着后,母亲即便走开一小会儿,孩子也很可能立马醒来,如果Ta看不到妈妈,就会大哭。
能否安心入睡,取决于婴儿对“妈妈是否一直存在、是否会回应”有信心。
婴儿时期的睡眠经历,深刻地钻入了我们的情绪记忆之中,失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在黑夜中缺少安全感或者陪伴。


没有回应就是绝境。即便成年,幼儿时期母亲不在身旁的恐惧,仍会因为现实中的孤独、不安反复在我们身体里上演。


失眠3年。夜深人静,当我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我会变得异常清醒。我的脑海中会出现另一个我,她很啰嗦,生龙活虎,喋喋不休地带着我回顾一天中发生的事情。有时候夸我,有时候骂我。

小时候,父母要上班,我只能被锁在房间里,不能出去。那时候,我经常玩过家家游戏,一人分饰三角,假装我们一家人都在一起。

这个在夜晚出现的“我”,就像小时候我扮演的爸爸或者妈妈,有Ta陪伴,我就不孤独了。



我和男友是异地恋。

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熬夜,在床上玩手机,直到支撑不住。但是,当男朋友睡在我身旁时,我总能很快入睡,并且一觉睡到天亮。

我害怕孤单,每当夜幕降临,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无聊,总想看点儿什么、听点儿什么,弥补内心的空虚感。




严重失眠六年了吧,大概是从我怀孕开始的。好不容易入睡,但睡眠过程中,感觉自己脑子是清醒的。
经常重复同一个梦,那是小时候做的一个梦,我梦见自己身处于外太空,躺在黑洞里,周围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11年前,爸爸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妈妈的戾气更重了,不断地跟我抱怨,是爸爸把我们一家害惨了。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从小我就没有安全感。黑夜太可怕了,我感觉它随时都要淹没我,所以,我不敢闭上眼睛。



有个女孩,很年轻就开始失眠。她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有办法改善睡眠。于是,她去找心理咨询师。咨询师对她说,你先画一棵树。她在白纸上画了一棵树。咨询师说,你描述一下这棵树。她说,这是那棵砸到了牛顿的苹果树。咨询师说,你为什么赋予一棵树这么高的使命呢?
北京大学睡眠医学专家孙伟教授在《失眠疗愈》中这样描述失眠者的一些共性:他们有极强的控制欲,压力来源大多和“完美主义倾向”有关。
这种“追求完美”“不允许问题不解决”的心理,会导致心理能量一再消耗,影响睡眠,因为他们必定会时时评判自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失眠者赋予个人太多崇高的使命。




我是一名高三学生。为了考一个好成绩,我常常学习到半夜。

本以为学了一天,应该很累了,但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总是回想今天的知识点、错题,越想越兴奋。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个月了,我白天的学习效率越来越差,成绩不进反退。我很自责,为什么我连“睡觉”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呢?不好好睡觉,我白天怎么上课?在不断的自省中,我更睡不着了。


我是公司的金牌讲师,领导和同事都盯着我,我不敢有差错。
我希望每节课都能做到完美。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备课时,我会打磨许多遍,对着镜子抠细节。晚上,躺在床上,我依然在脑海里演练课件。
皇天不负有心人吧,我的课程续课率很高。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我的睡眠情况越来越糟糕。一到深夜,我就特别有精神,脑海里不断地回想上课的细节。
前段时间,备课的时候,我突然昏倒了,医生说我是劳累过度。
我真怕我的身体扛不住……但是,我也舍不得放弃那些荣誉,我不想睡。



我从事互联网行业,平时加班挺多,回到家,通常到了晚上10点。
按理说,忙碌了一天,我应该挺累,很快就能睡着。但我不想睡,我还有电视剧没追完,游戏没打……
夜晚是属于我的私人时间,我一定玩个够本,才感觉一天没白过。




换一个角度看,失眠的人,其实大多是想要认真生活的人。他们失眠,大部分是因为对明天抱有期待:期待一个依靠,期待更多的认可,期待更好的自己。
他们只是用错了方式,通过牺牲睡眠去换取那份期待……
心病仍需心药医,或许,治疗失眠的方式,并不是强迫自己入睡,而是了解失眠背后隐藏的心理原因,然后接纳真正的自己:接纳自己的孤独、不安,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的电影《机械师》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男主角贝尔开车时不小心撞死了一个男孩儿,他逃逸了。在逃逸的这一年中,他因为愧疚,从未入睡,形销骨立,精神恍惚。一年后,在自首的那一刻,他终于接纳了这个懦弱、逃避责任的自己,平静地合上了眼睛。



失眠12年。因为失眠,我的生活变得极度糟糕,对亲人发脾气,疏远朋友,20多岁就开始谢顶……

这两年,我的睡眠情况开始好转。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试着找寻自己内心的原因。
我是从高二开始失眠的,那年,我转校了。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我非常不安、紧张,整夜失眠;小时候,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到初中才和爸妈一起住。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对环境的转变很不适应。
我把这些事情告诉父母,他们很愧疚,也开始理解我的痛苦。为了帮助我治疗失眠,修复童年时的这段“伤疤”,他们搬过来和我住了一段时间,并不断地告诉我,他们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另一方面,我不再和失眠纠缠,睡不着,我就去干其他事,不再强迫自己睡。当我不把失眠当成一回事,睡梦反而自动找上了我。



每个优秀的人,都会有一段至暗的时光。失眠并不可怕,最重要的是,接纳那个不完美的自己,不要迷失在黑暗中。
那些难熬的时光,终会过去,人生总会迎来阳光。

今天是礼拜五,明天就是周末啦!秋日阳光温暖,天朗气清,最适合睡个好觉啦。所以,答应我,今晚一定要做个好梦!


撰稿|朱门设计|维尼


点亮“在看”“点赞”

今天周五啦,我要一觉睡到自然醒↓↓


上一篇: 李永波:体育娱乐化是好事 不排除未来也参与其中
下一篇: 人生实苦,唯有自渡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