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一向人狠话多爱挑衅,经常对和自己有冲突的国际政要进行人身攻击。而对那些胆敢抨击自己的普通人,他更是直接拿起法律武器,动真格的。


|作者冯璐

|编辑:阿晔

|编审:苏苏



最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足了劲,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杠上了。


导火索在于,法国一教师伊斯兰暴徒当街“斩首”马克龙主张为其举国“复仇”。一向以伊斯兰卫士自居的埃尔多安当然不干了,直接骂马克龙有“精神疾病”。




埃尔多安一向人狠话多爱挑衅,经常对和自己有冲突的国际政要进行人身攻击。而对那些胆敢抨击自己的普通人,他更是直接拿起法律武器,动真格的。


最近,他就接连起诉了在社交媒体上称他“恐怖分子”的荷兰议员,以及刊登漫画讽刺他的《查理周刊》


作为一国总统,埃尔多安却总是怒气冲冲、说骂就骂,在国际政坛上可谓“独树一帜”。而在如此强硬态度的背后,其实是他不加掩饰的野心勃勃。


一言不合就告告告


10月27日,埃尔多安宣布要起诉一位名叫吉尔特·维尔德斯的荷兰议员。该议员此前在推特上发布了一系列针对他的负面言论,其中一条更称他是“恐怖分子”。
于是,埃尔多安立马派出律师,对维尔德斯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他使用侮辱性语言“诋毁土耳其总统的荣誉和尊严,并攻击埃尔多安的人格和声誉”。
紧接着第二天,埃尔多安又宣布起诉法国著名政治讽刺杂志《查理周刊》,原因是其刊登具有侮辱性的低俗漫画,侵犯了他的荣誉和尊严。
不久前,《查理周刊》封面以漫画的形式,描绘埃尔多安穿着紧身上衣和内裤坐在扶手椅上,一只手拿着饮料罐,另一只手将女仆的衣服高高掀起的画面。而封面顶部的标题则写着:埃尔多安在私生活中非常滑稽可笑!
这让埃尔多安勃然大怒,称其是“令人发指的散布种族主义和仇恨的行为,与一切有人性的正派行为背道而驰”,并对法国政府喊话,“应该针对这些漫画采取必要的政治和法律措施”。

·埃尔多安(左)与《查理周刊》


埃尔多安恐怕是全世界最爱起诉的总统了。自2014年就任总统以来,他一直在起诉涉嫌侮辱他的人,起诉对象遍及世界各地。只不过,大多数都不了了之。


比如2015年,土耳其医生奇夫特奇在网上发布埃尔多安和《指环王》中的咕噜形象的对比图,因而被埃尔多安的律师起诉“破坏名誉”。


·咕噜(左)与埃尔多安对比图


有趣的是,为了判定这名医生是否“侵犯名誉”,法院特意召集了两名学者、两名行为科学家或心理学家,以及一名影视剧制作方面的专家,让他们展开调查,以判断埃尔多安是否真的与咕噜相似。与此同时,法院法官也集体观看《指环王》。


最终法院认为,咕噜不是坏人,这种对比没有侮辱总统或其他人的意思。于是,奇夫特奇免于刑罚,但因得罪总统,被所在医院炒了鱿鱼。




在土耳其,“侮辱总统”是一项罪行,最高可判处4年监禁。不过,这对国外的人并没有约束力。可即便如此,也难不倒埃尔多安——他会让自己的律师去研究当地法律,再据此提起诉讼。


2016年,德国喜剧节目主持人伯默尔曼在节目中朗读了一首讥讽埃尔多安的打油诗,对其民族和宗教政策提出诟病。根据德国刑法典,恶意毁谤外国领导人最高可被判处5年徒刑。埃尔多安要求德国地方检察院向伯默尔曼问罪。


刑事调查还未开展,德国最大传媒集团施普林格时任董事长德普夫纳就发表了言辞激烈的公开信,声援伯默尔曼说,“我认为您的诗是成功的,我读得开怀大笑,愿意与你并肩而行,并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埃尔多安索性再告一个。他以受到人身言语侮辱为由,将德普夫纳告上法庭。他聘请的律师还说,埃尔多安就如同“遭到了大规模霸凌,一个人开了头,其他所有人都纠缠不休”,“埃尔多安先生是一个人,而人的尊严是不可侵犯的”。


对此,不少德国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评论说:“让我们都站在伯默尔曼一边吧,这样,或许埃尔多安就得起诉一整个国家了。”


正是因为有这些先例,所以对于土耳其方面提出的刑事指控,荷兰议员维尔德斯才会不屑一顾,继续在荷兰议会上发表激进的反伊斯兰言论。


与政要之间撕撕撕


埃尔多安人狠话多,总是火药味十足,尤其喜欢人身攻击,经常让其他国际政要下不来台。


2009年,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以色列时任总统佩雷斯就经历了这样的尴尬时刻。


当时,佩雷斯在台上为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辩护。台下的埃尔多安(时任土耳其总理)气得满脸通红,要求主持人他一分钟的发言时间,然后措辞颇为严厉地指责以色列杀害巴勒斯坦人,犯下严重罪行。


主持人拍着埃尔多安的肩膀,示意他停下来,在人们震惊而愕然的目光注视下,埃尔多安愤怒起身说:“我想我不会再回到达沃斯来了,因为你们根本不让我讲话!”


说完,他不顾劝阻地离开了,只留下佩雷斯尴尬地坐在台上。




最近,法国教师“斩首”事件后,马克龙表示,如今法国境内有足足600万穆斯林,这对于法国而言有着“构成反社会”的严重风险。


作为穆斯林的维护者,埃尔多安自然又和马克龙杠上了。他把矛头对准马克龙本人,说其已经迷失了方向,是个病号,希望马克龙能接受心理方面的治疗。


这使得埃尔多安备受指责。欧盟方面出面制止埃尔多安,说他这番讲话不可接受;法国方面也已召回驻土耳其大使,两国关系陷入僵局。



·埃尔多安(左)与马克龙


事实上,埃尔多安和马克龙早就结下了梁子。去年11月,马克龙接受专访时说,北约内部缺乏协调合作,“正在经历脑死亡”,还把土耳其和美国当成典型案例。


埃尔多安立刻炸了:“首先去检查一下你是不是脑死亡了。要不要把土耳其赶出北约,是你说了算吗?你有这个权力做决定吗?”


或许在埃尔多安看来,比自己小了23岁的马克龙还是太“嫩”了。


“埃尔多安的言论不可接受。”当时,法国外交部召见土耳其大使,要求“给个说法”。在法方看来,埃尔多安的话不是表达看法,是侮辱。


从“脑死亡”到“精神有问题”,埃尔多安“对人不对事”的表达方式,让很多人震惊了。


野心勃勃的伊斯兰保守派


其实,熟悉埃尔多安的人知道,他和马克龙之间的矛盾是有历史渊源的。


在他5岁的时候,土耳其就表达了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欧盟的前身)的兴趣,可是这一夙愿直到他56岁还未实现,着实让他上火。


而在这个过程中,法国自始至终都扮演着“反对者”的角色,且这一点不以法国总统更换而改变。反对的原因在于,一旦埃尔多安坐在欧洲议会的前排,让土耳其站上欧洲伊斯兰教领导国的位置,有可能令法国的宗教问题更加棘手。


毕竟一直以来,在土耳其反对派眼里,埃尔多安是一名狂热的宗教主义者。


他出生在一个贫寒穆斯林家庭,曾在街上卖水和烧饼,受尽歧视。年轻时,他便和父母一样笃信宗教,并且十分爱读奥斯曼铁血帝国时期的历史故事。


·年轻时的埃尔多安在从政前,曾经当过职业足球运动员。

在马尔马拉大学进修经济管理时,他参加了伊斯兰教教权主义的学生运动,从政的野心日渐凸显。1976年,他离开大学后加入主张政教合一的民族拯救党,这是土耳其当代伊斯兰主义政党的前身。


1994年,40岁的埃尔多安当选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市的市长,把这个拥挤喧嚣的大城市治理得整洁、干净,还一度解决了腐败问题。


然而好景不长,4年后,他在公开场合朗诵带有原教旨主义极端思想的“禁诗”,得罪了主导世俗化的土耳其军方,为自己惹来牢狱之灾。


不服输的埃尔多安后来创建了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并带领该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2003年,他被任命为总理,一步步走向权力巅峰——他2014年出任土耳其总统,至今仍牢牢统治着土耳其政局。


在位期间,埃尔多安的雄心万丈是显而易见的:他对内遏制军事政变,将不少高级军官送进大牢;对外激烈反对以色列,希望在中东确立霸权地位,并谋求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今年7月,他还将圣索菲亚博物馆改为清真寺,以重拾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政治和宗教文化遗产。


·圣索菲亚博物馆

在生活文化上,埃尔多安反对革新,让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不论什么时候,都用头巾严严实实地裹住自己的头发。而头巾,正是区分伊斯兰世界保守派和世俗派的分水岭。


·埃尔多安的妻子被称为土耳其第一头巾夫人。

传统保守的宗教态度,以及对以色列的强硬手腕,极大提高了埃尔多安在伊斯兰世界的声望。他赢得“新时代苏丹”的称号,造访埃及时,许多当地人大声喊道:“你是个真正的穆斯林,不是懦夫!”


由此也就可以理解,埃尔多安为何如此爱惜自己的声誉,且一旦遇见宗教问题就锱铢必较,几乎没有不敢得罪的人。这一方面可以高调彰显自己的保守主张,通过民族主义争取国内民众支持,另一方面也可以强化自己“爱憎分明”的存在感,谋求超越国界的支持率。




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侵扰下,面对经济下滑等国内矛盾,埃尔多安更是不得不时刻对外彰显自己的强硬与野心。


在10月29日的土耳其共和国纪念日上,他发出贺信:


“我们在达到2023年目标(跻身世界十大经济体,成为有重要影响力的‘中枢国家’)的道路上继续前进。对于土耳其以自己意志行事感到不满的人之言论和行为,已经没有任何效力。我们的国家将继续朝着自己的愿景,按照自己的议程采取行动,而不是根据他人的言论和行为做事。”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上一篇: 首发丨DOMANI 东 仓 / 牛 顿 与 月 亮【环球设计2405期】
下一篇: 突发!发改委出手,调查新能车投资,这只股一度大跌9%!大黑马却8天7涨停!刘鹤刚刚重磅发文,信息量巨大!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