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默然


李默然表演艺术追求的“三化四品”

李龙吟


今天,2020年11月8日,是家父李默然去世8周年。

家父一生献身戏剧,从18岁在牡丹江邮局开始接触戏剧以来,追求表演艺术的真谛是他一生的努力目标。家父去世后,我在整理他的笔记中,感觉他总结的表演艺术的“三化四品”是他一生心血的结晶。今天,在家父去世8周年的日子里,我把它公布出来,以示对家父的纪念。

我父亲生前不止在一篇文章和一次讲话中提到表演中的“三化四品”。

“三化”就是“消化、变化、融化”,“四品”就是“大江东去,潺潺流水,曲径通幽,异峰突起”。

“三化”是准备人物的过程,“四品”是表现人物的方法。

“三化”是体验。“四品”是体现。

“三化四品”是一个整体,完成并做到了“三化四品”,艺术形象一定是丰富感人的。

从家父的笔记和讲话、文章中可以看到他是如何追求“三化四品”的。

家父只读过四年小学,文化功底不足,刚开始接触演戏的时候,纯属喜欢。他第一次上台演戏是在一个业余剧社中扮演一个老仆人,也没有人教他,他就自己根据自己看过的戏中的舞台表演,模仿一个老人,还即兴地扫了一下沙发,当时的导演李季也是业余戏剧爱好者,他对年轻的李默然的表演给予了肯定,让李默然觉得自己是个演戏的天才。后来李默然谈到这个表演时,不好意思地说:“那就是装模做样,拿腔拿调,说得也不是人话呀!”

“说的不是人话”,这是李默然对自己曾经得意的表演的最初否定。应该说,有了这样的否定,说明李默然确实是个表演天才,他开始得意自己的表演,又很快否定自己,说明他的原始表演美学理念是正确的。这是需要强调的。为什么有人演一辈子戏都装腔作势?说明他一辈子没弄明白表演的真谛是什么。这样的人,很多。

李默然于1952年进入东北人民艺术剧院,那是新中国建立后最开始走上国家建设的正确道路时期,各个行业都在向世界先进文明学习。中国的表演艺术也不例外,全面学习苏联斯坦尼斯拉夫表演体系,现在来看,尽管那时的学习走过极端,但是对中国戏剧的正规化、系统化训练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只有小学四年文化的李默然对学习斯氏体系毫无疑问且如饥似渴。他开始走上体验派表演的学习道路,最早的学习方法就是记人物笔记。

李默然记人物笔记,不光记人物分析,令我吃惊的是他长期以人物身份记日记。就是他从接受一个角色后,每天以角色的身份记笔记:今天我干什么了,我碰到谁了,我遇到什么问题了,我应该怎么办。这等于每天生活在人物当中。现在看来是不是有些笨?可是,这就是李默然最初的对演员塑造人物的理解——“消化”,他要消化角色的一切,消化的过程也是理解的过程,通过消化接近人物,这是第一步。

李默然1953在排练苏联话剧《在那一边》时,以角色伊格那采夫身份记的日记

实验话剧《在那一边》说明书

在“消化”的过程中,一点点就开始“变化”了,边消化边变化,用李默然的话说,就是“我(演员)要变成你(角色)”,也就是从消化人物的量变,过度到变化成人物的质变。

在“变化”过程中,最重要的是“融化”,李默然认为,任何演员都有局限性,任何剧本中的人都有特定性,演员受自身条件的限制,不可能完全变成剧中人物,成功的形象塑造就是在“变化”中“融化”,扮演者的长处和剧中人的特点相整合,“我变成你,你变成我”,“你我合体”,一个“我这样的你”就竖立起来了。这就是根据演员自身条件塑造出来的人物。

李默然在电影《甲午风云》中塑造的民族英雄邓世昌形象

“三化”是个完整的体验过程。但是,戏剧人物和生活中的人物不一样,演员只是体验到了人物的内心感受,只是以人物那样生活,只是在内心上达到“你我合体”是不行的。戏剧人物要在舞台上抓住观众,就要有抓住观众的手段,“从自我出发”,只有“自我”没有出发,观众是不会喜欢的。所以,戏剧人物要比生活中更曲折,冲突更激烈,舞台人物要有激变,要让观众受折磨,要让观众痛苦、悲伤、高兴、激动。这就要有与心理体验相适应的外部体现,这种体验是戏剧性的,而李默然追求的“四品”,就是在坚实的“三化”基础上表演出来的精彩的戏剧人物。还必须强调的是,李默然小的时候,在戏园子里卖过烟卷,看了大量的中国戏曲,中国戏曲的程式化外化表演在李默然心中扎下了根,他在追求人物的外部动作中,从中国戏曲上吸取了大量的营养。

李默然在1978年排演话剧《报春花》中扮演纺织厂厂长李健,这是他在辽宁瓦房店纺织厂体验生活

“大江东去”是李默然根据自身的条件和他所在的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表演风格确定的舞台格调的追求。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的演员,人高马大,剧院演剧形成激情澎湃的演剧风格,这是总体风格。但是,李默然认为,一场好的演出,一定是张驰有度。一场戏,不能从头到尾把弦崩得紧紧的,所以,一定要有潺潺流水,放松观众紧张的情绪,也要为高潮戏铺垫。戏剧是动作的艺术,动作是人物的心理动作,心理动作要通过演员的台词、形体、人物交流、舞台节奏、舞台气氛等各种手段表现出来,一场演出的剧情应该是复杂的,曲折的,让观众关注的、担忧的。当剧中人物的命运让观众揪心时,就要异峰突起,掀起戏剧高潮,让观众兴奋、激动、实现心理愉悦。李默然一贯认为,观众看戏的过程,也是观众自己的创造过程,演员的形象塑造,是每一个观众在观看演出时在观众心里完成的。不能让观众在看戏中完成观众对形象的塑造的戏就不是好戏。而这个抓住观众的手段,就是“大江东去、潺潺流水、曲径通幽、异峰突起”。

李默然在话剧《李尔王》中塑造的威风凛凛的李尔

“三化四品”是我父亲一辈子对表演艺术的追求和总结。是他自己一生坚持不懈的追求。可能现在有的年轻人认为这种方法太老,太费劲。但我认为,表演艺术是一项吃工夫的事业,不下苦功夫是不会得到真谛的。今天我把我父亲追求一生的“三化四品”表演方法简单地公布出来,希望对有兴趣的朋友有所帮助。

我想这也是我父亲的心愿。



上一篇: 阅女无数,却与她相识6天闪婚:从一见钟情到一生一世,他们走了73年
下一篇: 突发!发改委出手,调查新能车投资,这只股一度大跌9%!大黑马却8天7涨停!刘鹤刚刚重磅发文,信息量巨大!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