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蓝色,你会想到什么?

大海、天空、水、地球、宇宙......它随处可见,是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一部分。



据数据调查显示,蓝色还是大多数人最喜欢的颜色,也是最安全的颜色,它能让我们躁动不安的心趋于宁静。

被誉为“中国第一位只拍蓝色大海”的摄影师海和蓝,6年里拍下10万多张照片,他赋予了蓝色无限深度的自由和情绪。



“每次在海边拍照,我的心都会砰砰砰地向大海磕头......”




因为喜欢海并深爱着蓝色,他便给自己取名海和蓝。


海、天空、绘画、服饰......只要看到关于蓝色的一切,他瞬间就会变得很开心。



他的性格里有蓝色的特质,和大海很像。神秘莫测,嗓音低沉,不善言辞,给人忽远忽近的疏离感。但只要一投入到摄影创作中,他立马像是换了个人,热情充沛又表达欲旺盛。


我们身处蓝色星球,世间万物相互联系、渗透,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我爱蓝色,人生飘忽不定,令我没有安全感,但这种色彩源源不断地带给我希望。



事实上,在陕北黄土高坡窑洞长大的他,整个青少年时期从没有见过大海,对于大海的想象仅局限于电视画面,“蓝得很清澈,夹杂着淡淡的海盐味,波光粼粼让人睁不开眼睛......”


20岁之前,他的人生多半是灰暗的。说话口吃,连讲完一句完整的话都困难,很多不幸被动地降临到头上。


高一那年他因成绩差对未来一片迷茫,想着以后去当个厨师。高二偶然接触到绘画,他从中找到了自信,也考上了很满意的大学,但仍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直到大学选修了一节摄影课后,他的世界顿时明朗起来,无从排解的情绪终于有了感知的出口。



当工作来到厦门第一次看到海时,他更是颠覆了以前对海的认知,那一刻感受到的只有敬畏。原来人与自然之间,真的会有情绪感应。在大海面前,人是如此渺小,所有的烦恼都不值一提。


摄影和大海,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个即将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求生的浮木,未来顿时柳暗花明。以至于他把户口从陕西迁到厦门,一度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待在这座城市。



残酷的现实是,把爱好当成谋生的职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最困苦时,他拍摄日薪只有100多元,有段时间吃泡面度日,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没有物质基础谈何理想?身处谷底时,他想过很多次放弃。但摄影似乎早已成为他的本能,无视本能的欲望难道不是对自己的一种背叛么?


挣扎过后,他决定离开厦门去上海谋求更广阔的发展。遭遇创作瓶颈和低潮期时,他整整一个月灵感枯竭,焦虑沮丧失眠暴饮暴食,把自己关在屋里一遍遍揉碎再重塑自己。


日本摄影师筱山纪信的一段话,让他醍醐灌顶:


不管有没有遇到过低潮,坚持拍摄,坚持下去最重要。只要持续工作,就会遇到各种不同的人,然后就会产生各种契机。时代和遇到的人都带给我各种契机,无论是泡沫经济的时代,还是泡沫经济破灭之后,都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我只是贪婪地接近人、事、物而已。



正如海和蓝对镜头有着如饥似渴的狂热。他常常顶着困意半夜在海边蹲点,一直拍到日出,越拍越兴奋,直到完成一场大自然的洗礼。


他的摄影创作中,最依赖天气。为追求那种想要的蓝,他要避开阴天,出片效果最好的时段要属晴天傍晚日落后半小时。当然,运气也很重要,有时一瞬间就能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有时按了1000张也不得不忍痛丢进电脑废纸篓。



发布作品,则是他一天中最神圣庄严的时刻。每一张必须经过严谨的精挑细选,在按下发布键之前,他总能激动得肾上腺素飙升,就跟电影上映一样热血。


我认为拍摄的照片分两种,一种就是照片,一种则是作品。没有想法地按下快门,只是在生产照片而已,而不是去创作作品。将自己的思想传达出来的,才叫创作者。



画面的视觉效果,和照片的情感是海和蓝创作中最看重的两个点。他的作品承载着欲说还休的逝去时光,细品之下极其有魅力。


好比厦门是一座适合恋爱的海边城市,街上放着世界最流行的爱情名曲《Love is blue》毫不违和:


蔚蓝,蔚蓝,爱是那般蔚蓝

当你回来之日,也是天空放晴时

蔚蓝,蔚蓝,爱是那般蔚蓝

当你执我之手时,也是爱愈发蔚蓝时......


他在这里拍了很多曼妙的少女,对女性身体的自我表达满怀爱意和虔诚。



下面这张照片拍于2017年8月,观音山海边。他将离开待了6年的厦门,和朋友小C告别之际,空气中尽是离愁。


当时照片在网上发布之后,很多人下意识以为瓶子里的水是P出来的。实际上,蓝色的水是真实的,小C为支持他创作而闭着嘴喝,颇有饮不尽世间聚散离合的沧桑之意。



他也曾出现在凌晨5点的厦门环岛路,风平浪静,早霞很美,和第一次见面的模特冒着风雨在拍摄。拍摄结束后,他们一起吃了顿沙茶面,此后再也没见过,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作为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他深谙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捉摸不定,刻意抓住些什么往往是徒劳,倒不如对摄影这个唯一的恋人倾注所有。他更希望记住无数个“海上生明月”的时刻,一遍又一遍,在自己的安全地带贪婪地感受着,怎样都不嫌多。



“没有什么颜色比蓝色更能为事物加上气氛了。”梵·高在给弟弟的信里曾写道。


有次在一个小岛上散步,他看到一少年拿着冲浪板一遍遍地奔向海里,一次次地被海浪拍翻在岸边,充满生命力的蓝色尽收眼底。当看到少年终于成功,他忍不住跟着狂喜。



上海事业小有所成后,去年海和蓝选择从新起步,奔赴北京正式成为一名北漂。


这些年他的租住环境不断变化,但有一点始终不变的是,他对水无止境的迷恋,游泳和浮潜便是其中之二。



都说游泳是世界上最孤独的运动,他却乐在其中。在水下能与外界短暂隔绝开来,不需要和人配合,不需要语言交流,他可以完全放松。一想到人在诞生时便生活在母胎羊水中,他会有种隔空陪伴的错觉,既是独自一个人,又不是独自一个人。


有次在菲律宾浮潜,他观察到海里的小生物们有着各自的性格和故事。看了纪录片《蓝色星球》系列,他被人类无节制捕捞、乱扔塑料袋、过多排放二氧化碳等破坏行为导致海洋生物死亡的惨象而震惊不已。



他决定从自身做起,在网上呼吁倡导环保低碳出行,保护海洋人人有责。


也许有人要问,一直拍蓝色大海不会腻吗?


他不以为然,每次还会直接把问题抛给对方,天天喝水你会腻吗?


在他看来,真正的高手,是能看得到自己的边界。蓝色是他生命的底色,他准备用一生的探索来做出回答。



遗憾的是,他去年因为某摄影大赛拿了第一名,冰岛旅游大使亲自给他颁发了证书和奖励机票,结果因疫情没有去成。


不过没关系,等未来赶着个大好晴天,他想去冰岛海泳。居天地澄明之中,听着海浪声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大口吮吸那一片疯狂的、炽热的、沉静的、治愈的蓝。


只要站在海边,纵使一无所有,他总能拥有一切。


本文图片作品由摄影师海和蓝提供:微博@海和蓝



撰稿|初胭设计|维尼

照片由受访者授权提供

点亮“在看”“点赞”

梦想与自由,追逐不息↓↓


上一篇: 拜登胜选后,中美会回到从前吗?那么你会原谅绿了你的前任吗?
下一篇: 绿地困局:“摩天大楼专业户” 万亿负债压身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