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这篇推送拖了那么久。

上周一,我们发起了一个关于哪一个时刻,你觉得自己想好了,可以和这个人结婚了的征集,很多读者感兴趣,我们也收到了很多回答。

有趣的是,我们本来以为“想好了”,会是一件很复杂的事。

但是大家的回答,却还蛮相似的,都是“这个人很好”。

而我们,也从这些答案里,读到大家藏在心底里的一份珍惜:


以下,

是我们想分享给你们的,

一些读者们“想好了”的瞬间。




1
@勖己


我从小到大都要开灯睡觉,因为我怕黑。

有一天,我很无意地跟男朋友说,我试着练习了一晚关灯睡觉,有点怕但睡着了可以继续练习。他却平淡地说“可是你说怕黑那天开始我已经开灯睡觉了诶,开灯还可以看到你睡觉多好”。

那一刻,我决定嫁给他了。


2

@小番茄和小鸡蛋

我北方人,男朋友南方人。第一次去他们家,他爸妈提前包了一冰箱的饺子给我当早饭吃,因为他们觉得北方人爱吃饺子。


早上一大碗饺子我真的吃不掉,剩了一半。他爸爸出门回来,吃掉了我早上剩下的饺子,真的把我当自己家孩子。


临近毕业找工作,男朋友和他妈妈视频说,某个 offer 给我开了比同龄人高很多的年薪,他妈妈第一反应不是钱多,是太辛苦了。


我爸妈都做不到这样。


3

@艾瑞鸭


我喜欢他是一个踏实的男人。


我们是同事,工作的时候,别人都想取巧地糊弄过去,只有他安静地坐下来,认真地研究来龙去脉。


刚结婚,我不确定这个人否准备好进入婚姻了,不确定是不是只因为爱。


后来,领了结婚证之后,他说要补个求婚、一向不浪漫的他,那天回家神秘地说最近在做个项目,让我给给意见。


然后打开了我们未来的家的 3D 图,给我看了进门口-客厅-餐厅-卧室等等空间的样子。



原来要结婚的另一半,是有认真地把我们在一起这件事,落实到生活本身,有认认真真对待的。


他的踏实会让我对婚后的生活放心。


4

@七七


欧洲疫情爆发的时候,我和他宅在家里长达七个月。七个月里我们一起沉迷游戏、一起肝论文、一起洗衣做饭做家务、一起研究机票回国政策…


回到上海分开隔离的第一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忽然觉得,该结婚了。


他是我此生最好的朋友,我一刻也不能忍受和他分离。

5

@睡不醒的考拉


有一个「口渴定律」。当你的另一半觉得自己口渴了,他会有可能有三种反应:


1. 叫你去帮他倒水喝

2. 自己去给自己倒一杯水喝

3. 先想到你是不是可能也会口渴了,然后去倒了两杯水,先给你喝,自己再喝。


不仅仅是口渴,小到饿了会马上想到我会不会饿,先给我煮东西吃,又或者是自己在外面吃到了什么好吃的,会马上想到下次也要带我去吃;


大到工作的城市地点,先考虑我喜不喜欢,需不需要再买房子,又或者是自己的职业以后能不能帮助我创业。


当我发现我男朋友一直是第 3 种的时候,我就觉得我可以和他结婚,并且托付一生了。



在翻阅这些回答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分享给了朋友,这样的关系真的好好。

但很快,我冷却下来,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们觉得可以结婚,是因为对方足够好。少有回答是关于“自己想清楚了”,关于“自己准备好了”和关于“自己调整好了结婚的状态”。

对于忧虑结婚的我来说,“被爱”是不足以让人下定决心的。

我和编辑同事们一起探讨了“什么样的感情会让人有决心”这个问题,然后,我和好几位同事都一起想起了,罗永浩的故事。

在记者谢梦遥采访罗永浩的稿子里,老罗说是这么描述自己的婚姻状态的:

“我们俩到今年结婚已经这么多年了,精神层面的交流是从来没有问题的。所以我回家只要跟她聊几句,一块睡着,我就完全没有问题。

只要闻着她身上的味,比如头发上的味,我就几乎感觉到我在吸入一个治疗性的药剂。

人家不是说养猫叫吸猫吗,所以我有的时候还跟她开玩笑,我就说给我吸一会儿,她就乐。这个绝对不是(心理作用),因为我反复验证过,她绝对是个功能性的。

但是我有时候会被人家问到说你们的婚姻一直这么好是靠什么?我就说狗屎运,我什么都没做,她也什么都没做,就是走狗屎运。”

这样的“我需要你”,真的很动人,有些怯懦,但那么强烈。

我想,除了“被爱”的时刻,也许感情还要有很多的时刻,比如“我需要你”,或者其他更多的时刻。

“你向往吗?”


在每看完一个结婚的故事,我就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有一个人能够让你交出这样的依赖,或许也是到达可以结婚的程度了。


翻看答案越久,我们越觉得,大家记住的瞬间,非常耀眼。

在问卷里,我们看到一条来自 @秋灵的回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写得太长了,她的回答,反而显得很平凡。

但这份平凡里,却传达出了一种安心:

今年 9 月,在一起的 4 年之后,我们领证结婚了。


做一个医学生的女朋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医学生,要三十岁之后才可以经济独立,永远都很忙,而且会越来越忙。

这些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我不介意。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特别粘人的人。

异地的这一年,我们每天的交流时间,一般在我下班的路上,开着视频,走夜路回家。他手上腾得开,就给我直播一下,他今天的实验成果和长势喜人的细胞,腾不开就会说:“我要把你揣兜里了哦,但是我可以跟你说话。”


有时候聊着聊着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微信上拍拍他,他再拍拍我。


有一年,我去他家里过年,叔叔阿姨做的盐焗鸡非常好吃,后来每一次他回梅州,叔叔阿姨都必然会杀个鸡带给我。前前后后的,应该吃了人家十几只鸡了。


这几年,他也成为了我们全家人的家庭医生,那年家人来广州做手术和体检,也是他全程安排照顾着。


7 月份的时候,我参加了初中闺蜜的婚礼,以伴娘身份,接住了她抛出的手捧花。他们领证那会,两个人也都研究生没毕业,物质条件也并不充分。但他们还是领证了。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结婚这个事情,并不像我之前想象的,那么困难和复杂。


前一段,他好像陷入了压力当中,总是失眠。我给他寄了牛奶,褪黑素和我觉得很舒服的枕头。我意识到这种压力,不单是他觉得自己距离毕业还很久这个事情,更多的是,他觉得我一直在等着他,加剧了他的焦虑。

我们商量了一下,其实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如果要算到博士毕业,的确是还有好多年呢,但是好像我们也不会等到三十多岁才结婚吧?那既然这样的话,就结婚吧。



这份踏实的触动,我们在感情长跑 7 年,去年结婚并生了宝宝的思旎那里,找到了原因。

她是这样比喻结婚的:

“大部分人走进婚姻,其实也就是拿着手电筒走夜路而已,照到哪里亮就往哪里走。

并不是真的基于对自我的认识、对亲密关系的需求、对对方的了解。”

这些被爱着的瞬间,是光亮的,但是生活还有更多黑暗的角落要去探索。

这是我们在 24 岁,未婚的阶段,能够得出的思考结果。

要怎么样才能维持更长久的,更牢固的关系,我们还要持续思考。




*以上故事经过不改变原意的编辑,谢谢所有参与征集的朋友。



上一篇: “同居3年的前男友,要娶别的女生了”
下一篇: 全球票房21亿!这部烧脑电影太硬核,没有3遍绝对看不懂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