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网上兴起了对“开放三胎政策”的讨论。


有人考虑生育率,表示支持;有人认为孩子难带难养,两个就够了。

但在讨论声中,几乎听不到第三种声音——三胎一旦开放,对于女性自身而言意味着什么?
开放三胎后,我们要面对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养孩子,而是生孩子——越来越多女性会成为高龄产妇。

那些关于高龄产妇的真相


最近,一部名叫《产后调理院》的韩剧,成功引起了她姐的注意。

《产后调理院》

故事的女主是一位42岁的职场女性兼高龄产妇。高龄产妇加顺产,这样的状况下,女性要冒很大的生育风险。

导演用喜剧的方式,生动地刻画出女主在生产时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


昏迷中的女主,坐在一条通往阴间的船上,被阴间使者带去黄泉路。

要胜的女主,硬生生把使者推下了船,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


看到这个桥段,除了想为女主的霸气鼓掌,她姐更多的感受是心酸,高龄产妇真是太难了。

没经历过高龄生产的人,很难感同身受她们说不出口的难处。

前几年很火的纪录片《生门》中,也讲了好几个高龄产妇的故事。

《生门》

一位高龄产妇生二胎遇上了大出血,心脏两次停跳换血1万多毫升,命悬一线;

一位高龄产妇想生个孩子不容易,光保胎就保了四个月......每一个故事都让人揪心难过。

而且,生产不仅对高龄产妇的身体是个严峻挑战,高龄状态下生产的子女,同样有很大的健康风险。

在你冒着生命危险去给予另一条生命时,可能并没有意识到在未来他可能会经历什么。

每个母亲都必须要了解生育缺陷


什么叫生育缺陷?

在最近召开的腾讯医学ME大会上,黄荷凤院士通俗易懂地解释了它的概念。



黄荷凤,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和浙江大学特聘教授,香港大学荣誉教授。国内生殖医学、生殖遗传的代表人物。

生育缺陷包括那些出生就有缺陷的婴儿,像我们非常熟悉的兔唇,先天性心脏病、唐氏综合症,以及各种你我没听过的先天性罕见病。

就像画家梵高,他的普林病也是出生缺陷,这是一种罕见病,他去世的时候才不到40岁。

但大家并不知情的是——

一些长大后、中老年阶段得癌症等重病的人,其实他们的“命运”在胚胎时期就已经被预判了,这同样是一种“生育缺陷”。

在医学ME大会上,网红柱子哥分享了她的抗癌故事,她的家庭就存在第二类“生育缺陷”。



两年前,因为一篇文章《魔都28岁金融女思维导图抗癌自救指南》,柱子哥迅速走红,她的抗癌故事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其实,柱子哥的爸爸也曾是癌症晚期患者。


多年前,他发现了自己出现了便血和消瘦,一直以为就是痔疮,不是什么大病,没把它放在心上,自己还在网上搜罗各种奇怪的偏方。

后来,状况越来越糟糕,最后身体拖不下去了,去医院检查身体,一查就是直肠癌四期。

小城市的医生直接告诉柱子哥爸爸:回家吧,你这个病没必要浪费钱了,最多活3个月。

如果不是柱子哥的坚持,她的父亲应该就会和小城市大多数癌症晚期病人一样,回家静静等待死神的到来。

抱着去大城市试试看的态度,柱子哥带父亲来到上海进行了化疗,效果不错,化疗后的手术也很成功。


当初医生说他活不过3个月,但现在五年过去了,她的父亲依旧好好活着。

这不只是个幸运的抗癌故事,黄院士还帮我们点破了父女共同癌症经历的背后——


“柱子哥父母都是肿瘤,她自己也是肿瘤,这个家庭很可能带有肿瘤的致病基因,应该做一个筛查,如果柱子哥希望得到下一代,是应该把那个肿瘤基因在胚胎的时候剔除的。”



这种遗传,是一种典型的生育缺陷。


如果,柱子哥未来生了宝宝,她的宝宝同样有较高患肿瘤的风险。

但黄院士的话里,也有值得我们高兴的地方——生育缺陷不是无法挽回,借助现在的医疗手段,我们可以在胚胎时期就控制住它。

每个人的健康早在胚胎时期就应该开始受到关注,而不是等待悲剧发生,消耗整个家庭,透支自己的身体......


医学科普的缺失


“上海35岁结婚,根本不觉得晚,但事实上,这个小孩子的质量非常差。35岁是高龄了,我们这个科普就没做好。”


这是黄院士在会上分享的另一个现象,大家应该也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年轻女性,35岁再生孩子,太正常了。


你或许知道高龄产子对自己的考验大,却不知道对孩子同样是个不小的考验。


我们对于生育缺陷的不了解,恰恰反映了当今社会医疗科普的不到位。


一线城市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更落后、更贫穷的广大地区呢?

柱子哥还分享了一个粉丝的真实故事。

她有个女粉丝,是个家在甘肃农村的小姑娘,书读到二年级就不读了。


她有残疾,脚完全垂直于地面,站不起来。周围的人都议论过她,讽刺她这都是娇气懒惰造成的,甚至背地里说一些很难听的话。


《无名之辈》


今年20岁的她在轮椅上坐了十年,这些年,承受了很多异样的眼光,直到今年,她仍认为自己的残疾是因为肌肉营养不良。

后来,柱子哥在腾讯医典上搜了她的症状,搜出来一个词条,那是一个罕见病。

而且,这种病可能会她在20岁左右的时候,侵犯心脏,这种病还是种偏遗传性的疾病。

也就是说,她的几个兄弟姐妹,也很有可能有这种基因。

柱子哥把腾讯医典的词条发给她,告诉她,如果有条件,一定要让家里的兄弟姐妹做筛查,他们以后生了小孩,也要做这个筛查。

这种筛查,就相当于在疾病面前,掌握主动权。

但生活在落后、贫困地区的人,很难接触到医疗科普,也少有条件去了解医疗知识。



不过,生育缺陷虽可怕,但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医疗手段去应对它。

致力于生殖医学以及生殖遗传的黄院士已经用PGT的技术帮助一些家庭解决了生育缺陷的难题。

通俗地说,PGT技术就是在通过体外受精,培养、挑选没有携带BRCA1杂合变异基因的健康胚胎,再植入回子宫正常妊娠。

去年,黄院士曾有过一个女病人小王。


《新声》


小王怀过六次孕,但只成功生下了三个儿子,而且老大和老三都因为新生儿窒息和肺不张,在出生后两周内夭折了。

唯一幸存的二儿子,出生后一周也被诊断为脑瘫。

已经绝望了的小王听说了PGT技术,重燃了希望,找到了黄院士的团队。团队提取了夫妻倆的卵子和精子,培养筛查出了完全正常的早期胚胎,最后成功植入王女士子宫内。


今年三月,小王的宝宝顺利出生了,第一声啼哭很响亮,是个出生评分为满分,健康又可爱的小宝宝。

小王的经历,就是防“生育缺陷”于未然的最好佐证。

和黄院士一样一直关注这个领域,以及医学科普的,还有腾讯医典。



腾讯医疗副总裁黄磊在医学ME大会上分享了一些看法:医疗科普任重而道远,讳疾忌医,是一个痛点,还有一些机构为了利益,做一些深恶痛绝的事,你在网上看了不专业的内容后,非常恐慌......


越是这样,我们越需要正确的指导。


正是因为基于面前这种科普不到位的现状,才有了腾讯医典这样专业的线上医学知识服务平台。


当然,不只有生殖领域,作为腾讯旗下的医学科普资讯平台,腾讯医典里面涵盖了一万多种疾病科普的专业知识,甚至包括很难找到的各种疑难杂症、重症、小众疾病等信息。



在腾讯医典里,每一种疾病从病情介绍到后期就医,治疗方法甚至预防措施,全部都用最简单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所有人,帮助大家不受错误信息和广告的影响,看病心中不慌。

除了帮助你普及专业知识,腾讯医典近半年来还做了大量短视频和直播的内容。



好多平时挂号很难的名医专家,大家可以通过腾讯医典来跟他们交流,像在身边的直播一样,不仅能造福更多患者,还能间接提高医生的诊治效率。

另外它配备的在线咨询系统,聚集了全国不同方向的优秀医生们。

他们可以随时在线一对一答疑,让哪怕四五线的患者,也能通过这样方便的入口,不用非得赶车跨越距离,也能和一线的医生有很深入的交流。



现在中国的医疗科普认知率只有14%,很低,很多人到现在看病还是听信偏方和谣言,腾讯医典想做的就是让这些专业的知识和帮助,能真的传递到每个普通人手里。

科技向善,让医学的科学之光,照亮更多人的生命之路。

希望大家都能通过腾讯医典这样的好平台真真实实的减少疾病痛苦,多了解到权威易懂的医学知识。



钟南山教授在医生ME大会上说到:前沿科技是推动未来医院发展的一个变革性力量。



腾讯也坚信科技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借助互联网现代科技的力量,更全面的医学内容和更发达的医疗手段一定可以造福更多的人。


上一篇: 心寒!男子救跳楼者被砸失忆:不记得救过人,跳楼者家属从未露面
下一篇: 打工人“拜金”必备表单!了解一下!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