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徐浪。


上周六,周庸给我打电话,非要给我拿箱大闸蟹。


我本来想拒绝,因为我不咋爱吃螃蟹,和它的味道没啥关系,主要是嫌麻烦,没两口肉,还得剥壳。


但仔细一琢磨,别人送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再说了,我虽然自己不吃,还可以假装有便宜货源,卖给爱吃大闸蟹的老金啊。


于是我跟周庸说,你送来吧。


挂了电话,我打给老金,说我有个朋友,能买到便宜的大闸蟹,你来不来一箱?


老金说不用了,你也别买了,周庸要给我拿一箱大闸蟹,说还有你一箱,等会儿我打个电话,让他都送你那去,我俩晚上直接就去你家吃饭,我再买点儿凉菜儿熟食什么的,你觉得呢?


我说你都安排好了,我还决定个杰宝,来吧,正好冰箱里还有点羊肉片子,咱晚上涮火锅。


老金一听有羊肉,说行,正好我这儿有重庆朋友去年送的正宗底料,大块牛油,红的发紫,一直舍不得用,就等今天呢。


我给周庸打了个电话,让他顺道去超市买了点菜,到我家后,我俩把菜洗了一下,抽烟唠嗑等老金。


晚上五点多,老金终于来了,拎了个塑料袋,我说来就来呗,带啥礼物啊。


老金说不是礼物,知道你不爱吃鱼,我特意在家烧了一条,蒸了一条带来了。


我说多大仇啊?


老金说你别多说话,我也不问你要卖我大闸蟹的事儿了。


我说妥了,我先去整锅底。


老金蒸的破鱼,一看味道就有限!


我们仨把锅支上后,问题发生了,我家只有一个煮锅,螃蟹只能扔到火锅里涮了。


周庸送来的螃蟹个大,鲜活,我们仨都是菩萨心肠,不忍心做第一个杀生的人。


于是约定好,每人拎一只螃蟹,倒数三二一,一起松手,把螃蟹扔进沸腾的火锅里,这样大家都不是第一个杀生的人。


我拎起一只螃蟹,说来吧,仨人一起数了三二一,结果都不是善茬,谁TM也没松手,大家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周庸拎着螃蟹的腿,笑得正欢时,螃蟹的腿忽然折了,他的螃蟹扑通一声掉进锅里,周庸拿着一只蟹腿傻了。


我和老金也把螃蟹扔进锅里,盖上锅盖,笑成了两个傻逼,一个青春快过去的傻逼,和一个中年傻逼。


煮了几分钟后,我掀开锅盖,也巧了,那只断腿儿的螃蟹随着沸腾的水上下起伏,两只眼睛正好盯着周庸。


我说周庸,你看,这螃蟹死不瞑目啊,一直盯着你呢。


周庸吓懵了,说你别瞎说,再瞎说我生气了。


我说你回头看看。


他一回头,老金正在他身后,学螃蟹横着走道儿。


周庸吓得把筷子都扔了。


我们仨就着火锅和螃蟹,喝了几杯威士忌,晚上他俩没走,留在我家等着看凌晨三点多的欧国联比赛,法国踢英格兰。


结果刚过十二点,我们仨就翻脸了,差点儿没打起来——因为三个人都坏了肚子,但我家只有一个马桶。


我们弯着腰互相支巴了几下,感觉这样下去只能同归于尽,于是我和老金决定轮流上厕所,让周庸去邻居女孩家敲门借厕所。


周庸不同意,我说你不同意也没办法,裤子和脸,你今天选一个吧。


他没招,只好去敲门了。


凌晨一点,我们仨仍然没有好转,打了个车去朝阳医院挂急诊。


一起打点滴的时候,我说,这么一折腾,估计之后几天都会身体发虚,这周夜行实录肯定是写不完了,到时候我只能实话实说,是你俩害的。


老金说你别瞎赖,谁TM害你了?


我说这可说不好。


可能是老金放了一年,红得发紫的火锅底料。


可能是我放在冰箱里大半年,搬家时还化过一次的羊肉。


可能是周庸拿来的螃蟹。


但我觉得最可能是火锅底料,因为海鲜中毒嘴唇会发白,咱现在还行,都红得挺透亮的,跟刚吃完死孩子似的。


周庸说对,肯定是火锅底料。


老金说,凭啥不是螃蟹。


我说,得了朋友们,别吵吵了,听我说一句劝!


仨人在我家聚餐,每个人都带了点吃的,结果食物中毒了,既然不知道是谁造成的,那就怪不得任何人,毕竟法不责众啊!


况且咱也不是法官,何必非要抓出个凶手呢?


老金说妈的,就你先找的事儿,然后你自己装好人!


以上,就是我这周没更新夜行实录的原因,唉,怎么会闹成这样呢,都怪他俩。


我知道你们生他俩的气,想要骂人,但也别骂得太狠,尽量克制一点儿。


留着点精力,把难熬的工作日熬过去,然后像我一样,好好休息一下。


等咱身体都养好了,下周三晚十点半,《夜行实录》不见不散!




上一篇: 这是最让你男朋友心虚的聊天截图。
下一篇: 短短几十秒给我搞的心情跌宕起伏,太刺激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