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2019年1月的最后一天,距离春节不到一周,家家户户都在忙着置办年货,一个叫方洋洋的孩去世了。
在她离世快两年后,因为家人的控诉与呼吁,方洋洋的遭遇才引发关注、上了热搜:
“因为不孕,遭丈夫、公婆待致死。”
方洋洋的经历令人同情。生前,她遭遇了抽打、罚站、挨饿、受冻,160斤出嫁,去世时,只剩60斤。
更令人无法释怀的是,被告三人,也就是虐杀儿媳的这家人,却都获得了“从轻处罚”,一审只获刑二到三年。
案件的最新进展是,@德州中院 宣布原审违反诉讼程序,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最终走向如何,仍是个未知数。
被婆家嫌弃的儿媳
97年出生的方洋洋身材高挑,身高1米76,临终却只剩得60斤。
她皮包骨一样的尸体表面,满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
法医鉴定认为,她死于“在营养不良基础上受到多次钝性外力作用,导致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
根据夫家三人的供述,就在出事的那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短短8小时内,她遭到了公公、婆婆还有丈夫三个人轮流、反复地殴打。
那天早上8点半左右,婆婆让方洋洋刷锅,她不干。
随即,丈夫捡起一根半米长的木棍,开始抽打方洋洋,闻声而来的公公,顺势把方洋洋拽到地上,也开始帮手打方洋洋。
丈夫命令方洋洋在院子里罚站半小时,而此时,正是山东冬季最寒冷的时候。
10点,婆婆叫方洋洋洗衣服,她不愿意,婆婆用木棍打了方洋洋。
10点半,公公让方洋洋宰鱼,方洋洋不肯,再次被公公用木棍抽打。
11点半,夫家三口准备吃饭,没叫方洋洋——他们早就不在饭点叫方洋洋吃饭了,因为丈夫嫌她不会做饭,还吃得不少,便提议让方洋洋节食,每天只吃一到两顿。
下午3点半,公公在修插座,让方洋洋给他递东西,方洋洋拒绝。公公就着手里的剪刀,把方洋洋的头发剪了。
4点半,丈夫叫方洋洋洗衣服,她坐着没动。丈夫又举起木棍把方洋洋的后背、屁股还有腿各抽了一下。
在那之后,方洋洋在床上躺着,吃了一点食物。
6点,婆婆发现方洋洋呼吸声异常,便拨打120急救,只不过,等救护人员赶到的时候,方洋洋已经没了呼吸。
张家,方洋洋死去的地方
这个刚满23岁的女孩,以极其痛苦的方式结束了她短暂而悲惨的一生。
这是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天。但临终前大半年的时间,她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农村智力障碍女孩
最初,无论是张家还是方家,对这桩婚事都相当满意,虽然两家条件都不太好,但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般配。
方洋洋的父亲和叔叔是村里的“老光棍”,父亲45岁的时候才从火车站捡回了有智力障碍的母亲,她甚至连自己的籍贯都搞不清楚。
加上叔叔,一家四口的生活全靠父亲务农,每年的收入有5000元左右。
一家四口
方洋洋读书不行,只念到小学三年级。除了平时反应有些迟钝,“有点笨”之外,她在外观上看起来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
她甚至是个漂亮的女孩,“在村里算得上数一数二”,白白胖胖、眼睛大大的、个子也很高。她脾气也很好,别人欺负她从来不生气,别人叫她傻大个。
张家则在隔壁村经营着一家童装店,也是村里比较贫困的家庭,他们娶不起其他要车、要房的女孩,方家只是彩礼相对高一些,他们觉得很合适。
2016年,19岁的方洋洋与26岁的张某结婚了,这是一场对两家来说都很风光的婚礼。
方洋洋的邻居拿出了他们婚礼现场的视频,双方看上去都很高兴,喜气洋洋,盛装打扮的方洋洋头上戴着一顶小皇冠,坐在床上不好意思地笑着。
婚礼上的方洋洋
两个年轻人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婚后两人还一起外出打工,一切看起来充满了希望。
但麻烦很快就来了,在结婚的第一年里,方洋洋一直没有怀上孩子,这让张家人非常失望。
丈夫张某和婆婆带着方洋洋去医院做检查,他们却有了另外的发现,“通过医院检查和在方庄村打听得知,方洋洋流过产,不能再怀孕。”
一审判决书,资料来源:红星新闻
张家人非常不满,他们说,为了娶这个儿媳,他们已经花了13万,其中10万都是借债。
发现方洋洋不能怀孕以后,他们立刻觉得不值了。丈夫张某在春节时找老丈人退还彩礼,他们吵了起来,张某还被方家人打了一顿。
婆家与娘家关系交恶,夹在中间的方洋洋就成了张家的出气包。
方洋洋犯病不听话的时候,婆婆会“用手打她的脸,甚至用棍子打她的头、肩膀和腿部,有时候还会掐她的脸和腮帮。
打得最狠的是公公,他喜欢喝酒,而且脾气暴躁,喝完酒就经常打方洋洋发泄。
而丈夫张某还曾握着瓷水杯的把打过方洋洋的耳朵,导致方洋洋耳朵出血。
一审判决书
方洋洋一开始还会反抗,后来她开始害怕,只是说‘别打我了,我听话了’”。
或许是为了报复方家,婆家宣示了对方洋洋完全的所有权——他们不洋洋回娘家,也不让娘家人再和她有任何接触,娘家人来问,就说方洋洋出去打工了。哪怕是方洋洋的父亲重病住院,再到父亲病逝,张家甚至拒绝让方洋洋回家奔丧。公婆出门的时候就把大门锁了,把她关在家里,她哪里也不去,直到,方洋洋被虐待去世……
方洋洋死后,她的表哥们报了警。第天,张家三口就被刑事拘捕了。
然而,苦等了一年的司法审判,方洋洋的家人却没有等到满意的判决结果:
公公张某林,仅仅以虐待罪被判了3年,婆婆刘某英获刑2年2个月,丈夫张某甚至只被判了3年缓刑,处民事赔偿4万2千余元。
一条鲜明的生命被折磨致死,竟然只需要付出这么少代价?
一审判决书认为,张家人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主动预交5w赔偿金、无再犯危险、对所在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决定从轻处罚。
就这样,张家一家三口,以家人的名义,获得了轻判。
但事实上,按照刑法规定,虐待罪最高可处7年刑罚,而且它同时也可按故意伤害罪论,最高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法律专家们大多认为,这起案件的审判,需要启动监督程序纠正。
而且,一审的判决基本采信了张家人的供,方洋洋的表哥表示,其中有多处与事实不符:
1.方洋洋怀过孕堕胎纯属无稽之谈,从未有过此事;
2.方家打李某,当时方洋洋父亲身体已经生病,根本无力打人;
3.而至于高价彩礼,方洋洋父亲生病住院时,全是方家表哥凑钱交医药费,如果有彩礼,钱去哪儿了呢?
被当成生育工具的女人们
方洋洋的故事令人悲叹。
更令人难受的是,这样的悲剧,不是孤例。
按照表哥的说法,方洋洋不是精神病人,她只是“智力有些低下”,反应比较迟钝。不过悲剧的起源,要从方洋洋的妈妈就是一名精神病人说起。
据媒体报道,方洋洋父亲因为家中贫苦,四十几岁时才娶了被人从火车站领回来的流浪女——精神发育迟缓,智力低下的母亲杨兰。
父亲和叔叔家境贫寒,叔叔至今还是光棍,母亲有智力障碍。在这个贫穷的家里,方洋洋都没有留下几张照片。
方洋洋小时候的照片,和妈妈、爷爷合影,凤凰周刊记者张楠茜拍摄
妈妈杨兰至今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看着女儿的照片,一会说这是洋洋,下一秒又会把照片扔了,说不认识。
村里人告诉她,“你姑娘让人揍死了。”
她只会重复这几句话,表情淡然。
站在方洋洋的角度看,她这一生,几乎没有享受过几天温暖。
方洋洋的悲剧,不仅仅是被婆家当成生育工具的中国版“使女的故事”,更是和智力障碍女性的身份叠加在一起,化作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这件事揭开了一个长期被忽视的、系统性的悲剧。
由于缺乏足够的自主意识和性防卫能力,患有智力残障的女性极其容易被遗弃、被侵犯甚至被贩卖。
她们有的刚成年,就被家人用一个“不错”的价格,嫁去隔壁村同样智障或者残疾的男人家帮人延续香火。
有的不小心走丢,被人捡到后直接卖给村里的老光棍,有时甚至同时是多个男人的妻子。
这则新闻标题已经突破道德底线
拐卖这些智力低下的妇女,剥削她们仅剩的生育价值,更是早已形成了一条黑色产业链。
2014年,四川警方曾解救出11名被拐卖到山东的智障女性。11个女人卖了80万,她们中年龄最大不到30岁,最小仅13岁。
她们不仅被千里转运,远离家乡,有时甚至会被囚禁在养猪场内,宛如商品一般供人挑选。最后的结局,要么是在恶劣环境下死亡,要么是沦为替他人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
更教人没想到的是,即使被送进了社会福利院,她们的子宫也依旧被恶人觊觎着。
18年有个案子,犯罪人在交纳了2000元捐款赞助后,以领养的名义将福利院里的智障女孩带走,随后以一人6000元的价格“介绍”给了农村残疾贫苦的男人。
这个中间人甚至还坚称自己是在办好事:“只要她们能生娃娃,就还算是有用的人。”
从娘家人手中“娶”过来、从路边捡回来、以领养之名买回来、从外地拐过来……然后“光棍有了娃,智障有了家”。
民间常常暗无声息地默许了这种“智障女替人生孩”的模式,甚至有人觉得这是一种“双赢”。
但却很少有人去关注,一旦被发现不能生育后,这些女性的下场是什么?
曾经有个老人,花了一万六千块给身患残疾的儿子娶了个智力有问题的媳妇。刚开始,这家人对女孩很好,结果在发现女孩不能生育后立马变脸,开始想尽办法把这个“烫手山芋”甩出去。
一年半内,他将儿媳妇转卖了三次,每一次都是在买家发现女人不育后结束,然后又急匆匆塞进另一户人家。
“养头母猪还会下崽呢?买个傻女人回来竟然生不出孩子?”
“亏钱”的憋屈和愤怒,全都转化成了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了这些“傻女人”身上,她们是无数个在濒死边缘的,下一个方洋洋。
但如果你以为,方洋洋般的悲惨结局是源于“不能生孩子”,那就真的太天真了。残酷的现实世界里,即便是能成功生育的智障女人,过得也并不顺遂。
有些女人被迫一次次成为母亲,生下的孩子却被丈夫拿去卖钱。

在农村,不少被拐过来的智障妇女,在破烂不堪的家中九死一生地分娩。她们卖给第一户人家生完孩子又卖第二户。这些女人没有任何户籍信息,甚至没有固定的名字。

谁来守护她们被嫌弃的一生?
长久以来,农村智障女性的生存状况根本无人关注,陷于“民不告,官难究”的尴尬处境中。
她们自身几乎没有任何防卫能力,其家人也有“甩包袱”心理,民间又早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她们无论是被拐卖,还是被虐待,警方都难以及时发现。
四川一智障女子被父母用铁链锁在家中长达9年
山东台曾经报道过一个患有癫痫的女子,在婆家生下女孩之后屡受白眼和虐待。婆家人甚至慢慢搬走,只剩一个生活难以自理的她独自在空房子里。
女子病情加重,每日精神涣散地躺在床上。而娘家人却因考虑到家中还有个刚刚20岁的儿子,且正好是找对象的时候,竟然拒绝接奄奄一息的女儿回家。
自己、丈夫、娘家人、婆家人,没有一环靠得住
同样的绝境,也在方洋洋的身上上演,只是更加极端,更加触目惊心。
这是一个连环相扣的系统性悲剧,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被捡后成为生育工具,生下来的方洋洋同样智力有些问题。
她没办法正常上学,再加上生在农村,家庭贫苦,无法接受专门教育。长大后只能走上和母亲极其相似的路:那就是嫁给残疾、或同样失智、或能力不足的底层男人,成为生育工具或者家务机器。
谁来保护这些农村智障女性被嫌弃的一生?
一位医生说,他在大学记忆最深的一课,就是精神病学的老师说,这个社会如何对待精神病患者,就是如何对待你们。
这些年来,类似的弱势女性群体作为受害者的恶性案件时有发生。
家暴、伤害、虐待、死亡……
但是判决却常常忽视她们曾经遭遇过的严重暴力,仅仅因为,施暴的,也是她们的“家人”。
如果方洋洋没有死亡,她的噩梦会醒吗?会有其他力量救她出家庭的泥淖吗?
记者走访到她的村子,大家对方洋洋的记忆都很少。结婚后,她更是成了一个“隐形人”。而表哥还按照当地的习俗,为她配了冥婚,没有埋在本村,“希望在另一个世界,她能得到温暖”——可是,在这个世界没有享受过的温暖,在另一个世界,真的存在吗?
参考文献

山东商报:《因无法怀孕, 德州一女子被丈夫、公公、婆婆虐待、打死》,2020-11-18

新京报:《从160斤到60斤:山东德州女子遭夫家虐待致死案调查》,2020-11-18澎湃新闻:《“别打我了,我听话了”她被虐待致死,在春节前》,2020-11-20

凤凰周刊:《村里的隐形人:“别打我了,我不敢了。”不能怀孕的媳妇,饿饭、罚站、棍打》,2020-11-20

作者丨米利暗 郭恩一 编辑 | 花木蓝

关注有温度的凤凰WEEKLY,
周周有奖↓↓↓



上一篇: 22岁女子被婆家虐待致死:拿命赌婚姻的,何止这一个!
下一篇: 人生实苦,唯有自渡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