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拜登急着拿到入主白宫的“钥匙”,一边是特朗普在多个州提起诉讼,在如此两难境遇下,肩负着拍板大选结果“沉重压力”的墨菲,选择了沉默以对。


|作者:冯璐程绍铭

|编辑:阿晔

|编审:苏苏劳灵格



新冠疫情仍在美国肆虐,纾困方案亟待推进,白宫权力交接却几无实质进展,互相扯皮的局面令不少美国人感到焦虑。于是,大选的终极裁判艾米丽·墨菲成为众矢之的。


特朗普的呼号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拜登的上位申请也不具有任何效力,一切只能等联邦总务署署长墨菲点头,才算一锤定音


然而,这位号称美国华府最有权势的女人,在关键时刻选择沉默无为,造成选举机制的“卡壳”,甚至如多米诺骨牌般引发宪政危机政治行动组织称她是叛徒,据说她还收到了“死亡威胁”。民主党人士也向墨菲发起质询,指责她是启动权力交接的“最后障碍”。


墨菲身边的人却替她抱不平说: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有苦衷的。





迟迟交不出白宫“钥匙”


墨菲领导的联邦总务署,被称为“美国政府的总房东”,直接对国会负责。依照美国大选惯例,在可信赖的新闻机构宣布获胜一方、败选一方承认败选之后,联邦总务署负责人对新总统进行确认并签署信函,随后促成政府权力过渡工作。


作为掌握正式启动大选交接程序的官员墨菲至今尚未对选举结果拍板定案,也不肯签署文件发放用于过渡工作的经费。拜登正式进入白宫大门的脚步由此被卡住。




沉默是有代价的。墨菲马上就要过47岁生日了,但这个生日显然无法过得安生——她收到了民主党的质询函件,内文指责墨菲是启动权力交接的“最后障碍”。接下来,她还有可能“吃官司”,此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陷入如此境地。


墨菲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匿名死亡威胁紧接着就来了,对方找的还是她有关大选的茬儿。


《华盛顿邮报》认为,墨菲在“自讨苦吃”,做无意义的纠结。墨菲的朋友则向美媒透露,尽管墨菲表面上看起来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但她实际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情绪状态相当糟糕。毕竟,她可能面临“双输”结果——不仅得罪拜登,还自断前程,说不定连任期都不会太长了。


当然,墨菲有自己的苦衷。作为法学博士,她在工作圈子里出了名地低调、谨慎,讲究体面,性格上也带有摩羯座的鲜明特征——死较真。


一边是拜登急着拿到入主白宫的“钥匙”,一边是特朗普在多个州提起诉讼,在如此两难境遇下,肩负着拍板大选结果“沉重压力”的墨菲,只好选择沉默以对。




“我理解美国人的沮丧,但现在的问题是,选举人团制度无法得出结果。这不是墨菲或联邦总务署的错,他们又不是选举人,美国选举体制才应该‘接锅’。”与墨菲相识25年的前密西西比共和党参议员吉姆·塔兰特替好友辩解道


根据美国法律,墨菲的处理方式的确是“合法”的。尽管大选结果已由美媒明确宣布,却仍需履行一道“各州选举人团投票”的例行公事,而这个例行公事的时间在12月14日。


特朗普的人?


不过,早前就有人曾怀疑,墨菲是“特朗普的人”。


据美媒报道,多年来,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试图将总部迁出位于首都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道的胡佛大楼,原因是该建筑年久失修。特朗普执政后,却阻止了这项计划:根据原计划,若联邦调查局迁出,其旧址会被改成酒店,这样一来就会与街对面的特朗普酒店“抢生意”。


管理采购与维护联邦公共建筑,是联邦总务署的职责范围之一,和特朗普的房地产业务密切相关。


在2018年4月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墨菲为特朗普洗清了“以权谋私”的嫌疑,她发言称:“停止迁址是联邦调查局方面的决定,特朗普并未参与。


然而,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曝出的内部报告显示,就联邦调查局迁址一事,包括墨菲在内的联邦总务署多名官员曾不止一次地与特朗普进行过探讨,他们为特朗普“做伪证”,谎称替代方案比原先的迁址计划成本要低。


一些人再联想到,墨菲的署长之职正是由特朗普亲自任命的,难免怀疑墨菲是在投桃报李。



·墨菲于2017年12月宣誓就任美国联邦总务署署长。


近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喊出一句“干得好,墨菲”,同样引人遐想。反对特朗普连任的政治行动组织MeidasTouch,甚至直接在视频中骂墨菲是“叛徒”。


朋友再打抱不平,也挡不住拖延为墨菲带来的舆论危机。


不过,对于种种传言,墨菲一概不予回应。据说,她正忙着仔细研究特殊的美国大选先例,在做出最终决策前做足功课。这也是她一贯的作风。


墨菲早年在科技公司做过5年高管,也为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做过顾问。联邦总务署的岗位上,她凡事尽量亲力亲为,如起草帮助小企业竞争政府合同的改革方案、消除政府合同中的浪费和欺诈等,民众对其工作的满意度不错。这些事务性工作,让墨菲养成了事事钻研找方案的习惯。



·美国中小企业协会授予墨菲终身成就奖。


如今,处于风口浪尖的墨菲,经过一番研究,很快关注到这样一个案例:


2000年大选中,小布什与戈尔围绕佛罗里达州的计票争议。当时的争议持续了38天,以致选举后一个多月都无法确认赢家、启动交接程序。最终,联邦最高法院对佛州计票做出判决,宣布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赢得大选,时任联邦总务署署长戴维·巴拉姆这才签署了确认信。


乍一看,当时的情况与本次大选的确有相似之处,也能解释墨菲当前的做法。于是,她援引2000年大选作为“先例”,为自己当前的做法背书。她很克制,除举例之外,仍没有多余的辩解。


然而,部分支持拜登的美国媒体仍“不买账”——小布什对戈尔的选战争议之处仅为一州的计票,且二人在该州的票数之差仅约500张;而如今特朗普却输了三个州,票差达数万张,不可能再翻盘。


“拜登已经赢得明明白白,墨菲现在就是在毫无来由地拖延。塔夫茨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丹尼尔·德雷兹纳撰文称。



沉默的代价


当前,美国联邦政府进入法律意义上的“不稳定时期”。而总统权力的顺利交接,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至关重要。有美国学者曾指出,2000年大选总统权力交接的延误,对美国政府未能有效防止“9·11”恐怖袭击事件,应负有一定责任。


根据美国的《总统权力交接法》,民主党或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一旦获得党内提名,就有权接触美国的机密情报。然而,拜登方面一直未能接触到相关信息,也无法获得来自情报部门的机密报告。有学者分析,这有可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危害,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则无法及时应对。


沿用这个逻辑,民主党提出了更加耸人听闻的论断:“不配合交接就会死更多美国民众。


他们给出的论据之一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仍在美国肆虐的情况下,拜登团队尚无获得个人防护装备数量的实时数据,以及新冠肺炎疫苗的分发计划信息。而这些延期性事务和长远计划,需要两党通力合作进行,才能及时回应民众的诉求,最大限度避免过渡期的混乱和低效运营“否则在抗疫相关计划方面,我们将落后数周或数月的时间。”拜登说。




美国有着庞大的联邦政府机构,雇员超过200万人,再加上在全球的驻军和情报机构,要完成总统权力交接,本来就是一件繁琐不易的工作。


但墨菲的迟迟不点头,使得拜登的500人过渡团队压根无法进入政府大楼,无从接触到联邦政府官员,用不成办公设备,更没有用于发放工资的拨款。即便拜登单方面捣鼓出再大的动静,也无法改变当前交接工作的停滞状态。


“墨菲,干点事吧。”CNN干脆隔空喊话,并援引英国政治家埃德蒙·伯克的名言对她进行批评:“邪恶之制胜法宝,即良善之人无所作为。




然而,墨菲依旧惜字如金,出现在公共场合时还是化着精致的妆容,露出淡淡微笑,令人猜不透她的情绪和态度。


或许,她的确如很多人猜想的那样,沉默背后有自己的小算盘;抑或者,她只是在继续研究新的策略,为下一步行动作理论储备。而在此之前,她仍是“任凭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上一篇: 唐嫣一部片酬7000w婚房随手买?!网友:装修品味对不起这些钱...
下一篇: 重磅信号!\顶流\明星基金经理又限购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