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的孩子能健健康康长大,而我家这个……”话还没说完,农瑞瑞就哽咽了。

32岁的农瑞瑞有个四岁多的独生子,叫罗光贤,白白净净,时常笑盈盈地露出两个酒窝,礼貌懂事。

如果不说,外人几乎看不出他生病了。

光贤六个月大时,脸色越来越苍白,农瑞瑞和丈夫带去医院检查,跑了两家医院,都给出了同样的结果——重型β地中海贫血症,这个乍一听颇有些复杂的名称,是一种先天性重大疾病,重型患者通常活不过五六岁。


他们曾一度崩溃。这本就是个重度贫困家庭,小夫妻二人在大城市打工,儿子出生后,白胖可爱,带给了农瑞瑞和丈夫更多动力和希望,他们努力打拼,只期望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生活。

半年后的确诊,让这个家庭从此蒙上阴影。

但他们从未想过放弃。反复考量后,他们选择辞职回老家靖西——位于中越边境的广西小县城,丈夫每天清晨赶车去工地打工,农瑞瑞做起了全职妈妈,在家专心守在儿子身边照看。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老家不用租房,少了一大笔开销,可以多省出钱来为儿子看病,也方便照顾年纪渐长的老人。

确诊地中海贫血症以来,农瑞瑞和小光贤就成了当地医院的常客。这个病每个月都需要进行一次输血治疗,每天还要配合吃药。

如果不输血,一般活不过五六岁;如果要保守治疗,就要一辈子输血,但长时间的输血治疗也会破坏孩子的器官功能。

要想根治,只能等到合适的机会进行骨髓移植。


骨髓移植手术费至少要准备三十万元,刚开始治疗的时候,农瑞瑞一度不敢去查骨髓配型的结果,“因为即使匹配到合适的骨髓,也没有钱移植”。

但骨髓移植有最佳时间,四岁左右是最好的时候。

孩子小,身体弱,处处需要照看,加上常跑医院,农瑞瑞除了在家悉心照料光贤,什么也做不了。

儿子已经四周岁,农瑞瑞的焦虑与日俱增,“我们需要钱,又没有钱,怎么办?“她时常整宿整宿地睡不着。

2020年春天,光贤上了幼儿园小班,农瑞瑞终于有时间出门为家里赚钱。

她注册成了一名美团外卖骑手,正是这份工作,给她带来了些许安慰和光亮。


做骑手时间灵活,可以兼顾赚钱和顾家。

接了一单单外卖后跨上电动车满城跑,奔波和忙碌也稀释了农瑞瑞的焦虑,“虽然辛苦一点,但心情没那么差了,晚上可以睡踏实了。”

农瑞瑞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外出跑单,第二个月就拿了站点前五。

送孩子去了幼儿园后,她从早上八九点就开始接单,为了多送几单,几乎不能按时吃饭,饭点时单子多,她时常要忍着饿,每次只能趁着送餐间隙,随便扒拉几口。


为了尽可能多赚点钱,农瑞瑞也会在晚上出门跑单,这是她每天最“痛苦”的时候,因为每次出门前,光贤都会抱着她好久不肯松手,带着哭腔喊“不要走,不要走。”

毕竟从小没离开过母亲身边,孩子很粘人,他也还不懂,为什么妈妈要大晚上的离开温暖的家,又驶入寒风中工作。

农瑞瑞母亲和骑手的双重身份,在儿子上下课时间准时切换。

周一到周五,不论风吹雨打,她都会骑着送外卖的电动车将儿子送到幼儿园,之后才会换上骑手的衣服,这么做不是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的职业,而是因为“送孩子的时候是妈妈啊。”


只有在孩子下午四五点放学时,农瑞瑞才会暂停接单,因为这时候她的身份要从骑手切换回妈妈。

女外卖骑手,通常被认为要兼顾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但对农瑞瑞来说,这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

在边境小城,外卖订单量跟大城市没法比,收入自然也低很多,她每个月大概能挣两三千,这对家里是弥足珍贵的,这份工作同时还能保证自由的时间兼顾家人,“辛苦但充实”。

不愿向生活低头的农瑞瑞,工作上也要尽力做到最好。

为了了解跑单时怎样才能更顺利,她经常和其他骑手交流并讨教经验,为此,她关注了美团骑手的微信公众号,来了解各种讯息,也正是她的这种勤奋,为家庭迎来了转机。


转机发生在2020年秋天。在美团骑手公众号,她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针对骑手家庭的袋鼠宝贝公益计划。

作为国内首个外卖骑手子女公益帮扶计划,该计划目前已经帮扶了70名骑手子女。她在家中尝试提交了自己的资料,没想到真的有人来主动联系自己,并帮她提交了审核资料,还从北京特地跑到当地找到她了解情况。

接下来的情况农瑞瑞从没想过。

11月,像平时接送孩子上下学一样,农瑞瑞像袋鼠妈妈一样,将光贤紧紧抱在怀前,跨越两千六百多公里,从靖西到了北京就医,袋鼠宝贝公益计划支持部分治疗费用,并设立了骨髓移植专项捐款。

照片里,插着输血管的小光贤白白净净,总是笑脸迎人。


现在,他的信息已经进入中华骨髓库,正在等待配型。

农瑞瑞很注意培养孩子的独立生存能力,希望最起码他可以以积极向上的心态来面对自己的病,“不要觉得因为我生病就什么都做不了、我比别人差。”

农瑞瑞想起,每到夜里,她都要趁着儿子不注意,“偷偷摸摸”出门跑单。四下一片漆黑,唯一照亮前路的光源,是她的电动车灯。


这让她相信,只要飞驰在路上,生活就还有希望。

农瑞瑞和小光贤不是袋鼠宝贝公益计划帮扶的第一例,美团骑手张满堂患有重度听力障碍的儿子浩浩已经在2019年7月获得资助,植入了人工耳蜗;
饿了么骑手房维强的孩子小米,2020年7月获得了资助,用于治疗神经母细胞瘤;
KFC送餐平台骑手力铮的孩子小茜 2019年9月获得资助,治疗神经母细胞瘤;
达达骑手王诗军家的小瑞在2020年11月获得资助治疗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袋鼠宝贝公益计划是由美团配送、北京美团公益基金会发起的国内首个外卖骑手子女公益帮扶计划, 为全行业的外卖骑手子女遇到的大病、意外伤害等困难提供公益帮扶。项目于2019年7月17日正式启动。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截至2020年11月,袋鼠宝贝公益计划累计帮扶70名袋鼠宝贝,其中美团55名,饿了么10名,闪送2名,达达2名,KFC送餐平台1名

接下来还会继续与社会公益力量同行,将更多的温暖和保障带给每一个亟需帮助的骑手及家人,帮每一个袋鼠宝贝健康成长。


袋鼠宝贝公益计划背后,是美团关注骑手的“同舟计划”。

近期,美团外卖在召开了53场骑手恳谈会的基础上,推出了“同舟计划”,并在11月26日美团外卖七周年暨“骑手体验与生态建设”沟通会上正式发布,旨在从倾听骑手在内的社会各界声音开始,持续推动改善产品与服务,美团外卖将从工作保障、体验提升、职业发展、生活关怀四个层面提升骑手体验与生态建设。

“同舟计划”是外卖配送行业首个关注骑手体验和生态建设的行动计划,美团外卖将携手商家、用户、合作商等生态链上下游,并协同更多社会力量,共同商讨、行动,提升骑手体验和建设行业生态,让骑手工作安心,有获得感和幸福感,进一步实现外卖生态各方共赢。



上一篇: 拉拢Z世代、牺牲稀缺性与神秘感的奢侈品「潮牌化」是好事吗?
下一篇: 最显腿长的组合,非短外套+长靴莫属~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