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1741-绝望的自救运动


作者:中年维特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伊拉克财政部长阿里·阿拉维(Ali Allawi)在近日发表了相当悲观的言论:“到处充斥着腐败一些海关小文员的职位可以卖5万到10万美元,有时甚至翻几倍。”他还将伊拉克社会比作非洲旱季的湖,而伊拉克人是随着含氧量降低,为了求生变得疯狂的鱼。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

(图片:Eng. Bilal Izaddin/ shutterstock)▼


贵为财长讲出如此沉痛的话,反应了低油价重压下,伊拉克已经处于经济崩溃边缘的惨痛现实。讲话的直接目的,则是引出一项削减开支的经济改革。

然而伊拉克的问题绝不仅限于经济,在国家治理能力低下,国内政治政治势力高度分裂的情况下,这项希望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的改革恐怕很难执行下去。



石油国家的血液


伊拉克国土的主体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每年定期泛滥,为两河流域带来肥沃的淤泥,让这里成为人类文明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


虽然今天两河流域的环境已今非昔比

但在整体干旱的中东,仍然是最大规模的农业沃土

(底图:AridOcean / shutterstock)▼


以人的一生为尺度,气候往往是相对稳定的,但是如果以文明兴衰为尺度,气候变化可能会天翻地覆。宏观地看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气候,就是如此。它在千年尺度的时间里,正在变得越来越干燥,近年来变化尤其明显,沙尘暴等自然灾害也变得愈加频繁。历史上的数次战乱数次大规模摧毁了灌溉、排水设施,让土地盐碱化问题加剧。


干燥的伊拉克与沙尘暴下的伊拉克(向左滑动)

(图片:NASA)▼


在上述因素影响下,现代伊拉克中南部平原早已不是肥沃的粮食主产区,而是一片热带沙漠气候笼罩下的贫瘠土地,年均降水量从北至南逐渐降低,在北部尚有500毫米,及至南部入海口处仅有100毫米,远远小于年蒸发量,需要灌溉水源才能保证农业生产。


在巨大的蒸发量和过度灌溉开发下

伊拉克南部土地大量盐碱化,可能再也无法使用

(伊拉克南部-阿马拉附近)

(图片:Sebastian Castelier/ shutterstock)▼


现代伊拉克领土中的东北部山区尚属于地中海气候区,年降水量可达700毫米,存在大量无需灌溉即可发展农业的耕地,是现代伊拉克重要的农业产区。


如果以我们习惯的400mm等降水线来划分农牧区

伊拉克这可怜的降水,实在没有多少农业区

(底图:AridOcean / shutterstock)▼


如今连年的战争、内乱让伊拉克的农业发展陷于停滞,相对稳定的地区尚且缺少现代农业中必不可少的化肥、农药、良种,处于战乱地带还要面对作物被强征,田地被破坏的问题。牧民缺少兽药、兽医和相关技术培训,只能依靠土办法管理畜群,比如控制牧群规模,抛弃患病牲畜,甚至听之任之,遇到突发情况就可能低价抛售畜群。


一方面急需大量基础设施重建

一方面继续运转的旧有设施也已长期服役需要修缮

需要更多、更好、更新的基建

(伊拉克-摩苏尔水库)

(图片:Sebastian Castelier/shutterstock)▼


虽然种种条件限制了农业产量,伊拉克的人口增长率却维持在较高水平,在2%-3.5%之间反复波动。作为对比,目前中美两国的人口增长率都在0.6%左右。


这个人口生育率(每个妇女的生育数)

大部分国家都望尘莫及

不让让他们充分受教育,成为合格国民就很难了


伊拉克虽然可以勉强维持粮食自给,但是成本较高,如果给予粮食补贴会造成大额财政支出。所以想保证食物供给,伊拉克政府有两种选择,或者增加政府开支,对本国农民给予补贴;或者增加外汇支出,大量进口食物。这都需要政府出面掏很多钱。


两大主粮,大米和小麦

大米主要进口自印度,小麦主要来自土耳其、美国等地


好在,伊拉克作为欧佩克组织第二大国家,油气储量巨大,产量丰富,油气资源出口一度贡献了72%的GDP和更大比例的外汇,暂时解决了这个国家的吃饭问题。


然而石油出口为伊拉克带来财富的同时,也造成了严重依赖。特别是伊拉克国内环境不稳定,带来巨大的经济风险,其他抗风险较弱的行业无法生存发展,更加剧了石油行业的一家独大。


非常简单粗暴的财政支柱


国有石油企业是伊拉克的经济命脉,石油部门提供了财政收入的85%,一旦石油出口在任意环节出现问题,或石油价格出现下降,都会对伊拉克经济产生巨大影响。


如今的情况,便正是如此。



混乱的社会环境


伊拉克的石油与天然气集中分布在该国的东北部与东南部两个区域。


东北部是库尔德人聚居区,东南部为什叶派穆斯林聚居区,阿拉伯人与库尔德人积怨深重,阿拉伯人中什叶派与逊尼派也长期不和,即使持泛阿拉伯主义立场的阿拉伯复兴党长期执政,也未能团结起各个宗派,甚至连它自身都逐渐变为逊尼派的政治代言人。所以伊拉克因能源而起的能源安全隐患长期存在。


三大群体可以说是难分上下、势均力敌


库尔德人聚居区是农业和油气的重要产区,库尔德问题对于伊拉克的经济至关重要。在萨达姆执政时期库尔德人遭到镇压,库区油气产能得到了一时的保障,却彻底激化了民族矛盾,分离主义思想暗流涌动。


伊拉克的油气集中在北部和南部

库尔德区因此有了很强的经济基础


当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不同民族、宗教、部落、政治观念的人不但没有被团结在一起,反而迅速堕入宗派主义的泥潭。各个宗派用政治分赃维系小团体的利益,导致伊拉克腐败横行。更要命的是这些小宗派关系错综复杂,不乏互相敌视的情况,利益冲突造成了严重的内耗,让历届伊拉克政府都陷入半瘫痪的局面。


石油仿佛是这些国家的魔咒

既是财富的源泉,也是战争的祸根

(海湾战争期间被点燃的科威特油田)

(图片:Everett Collection/shutterstock)▼


与此同时,伊拉克的人口还在不断增长,城市化率则已经高达70%,对现代化公共服务的需求日益高涨。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从2003至2013,伊拉克用电需求翻了一倍,发电量虽然也有所增加但是增速远不及需求,电力缺口越来越大。


其结果就是背靠油田,每月收入60亿美元的伊拉克政府连为公民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都做不到。


加上伊拉克战争和ISIS反恐战争的破坏

这种供给短缺一直延续至今

各种各样的抗议也接连不断

(图片:shutterstock@Eng. Bilal Izaddin)▼


民心没有争取到,现政府树敌却不少。萨达姆政权的前朝遗老们没有得到妥善安置,成为利益受损最为严重的阶层,他们未必真心拥护萨达姆,但是对于使其利益受损的现政权的敌视绝对真心。当ISIS做大,“散兵游勇”能打得伊拉克安全部队丢盔弃甲,甚至倒戈投奔也就不难理解了。


ISIS在伊拉克的扩张条件便是伊拉克的教派对立

其扩张范围也主要集中在西部逊尼派地盘


当民众对伊拉克的现状愈发失望,民间弥漫着反体制心态,种种政治宗派往往能够给予平民眼前利益,宗派主义变得愈发顽固。


近年来,随着与ISIS的战斗带来的混乱,库尔德地区趁乱达成事实上的独立,伊拉克的能源安全大受影响。而美军逐渐撤离伊拉克,为伊拉克国内留下了更大的权力真空,在各路境外势力的干预下种种互相敌视的民兵组织逐渐做大,国家能力被进一步削弱。


2018年议会选举中

政党的地盘已经与教派高度重合

其国内撕裂与对立可见一斑

(图片:Wikipedia-2018 Iraqi parliamentary election)▼


局势混乱导致伊拉克营商环境极差,外资对于能源外的行业也持有保留态度,导致各种产业难以发展,甚至石油炼化行业发展都比较滞后。以至于伊拉克现有大量炼油厂设在库尔德地区,中央政府没有实际上的控制权,政府手中的南部主产区则仅仅是原油出口基地。


连石油行业的打工人都开始背弃政府,从政府控制区跑到库区去打工。


库尔德区手里有粮有油有军队

虽然还不能事实上独立,但高度自治

伊拉克中央政府如何处理与库尔德区的关系

是伊拉克此后政治走向的关键

(2017独立公投,图片:thomas koch/shutterstock)▼



难以维系的体制


更大的打击来源于油价下跌,伊拉克政府来自石油的收入已经从60亿美元下跌到35亿美元,导致入不敷出,不得不在今年6月从国内外借款177亿美元。到9月,这些钱已经消耗殆尽,甚至连公务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本国产业难以提供大量就业

大量城市人口全靠这一车车油的回款

(图片:ngela N Perryman/ shutterstock)▼


公务员发不出工资的另一面,则是这笔开支确实数额巨大。伊拉克的公务员群体从2003年至今膨胀了3倍,薪水则膨胀了4倍,以至于目前公共部门费用占总开支的四分之三。


伊拉克的经济环境不好,就业市场无法消化数量还在膨胀中的年轻人,特别是缺少高技术高回报的工作。而宗派主义带来的政治分赃和裙带关系又为公务员岗位的增加提供了基础,使之几乎成为体面工作的唯一选择。


有太多大学生需要工作,他们敌视政府

但未必是政府不能提供工作,而是国家不能

(图片:deposit / shutterstock)▼


伊拉克政府因为内部派系林立,国家治理能力被大大削弱,反腐也几乎无法推行。公务员掌握权力,但是工资收入一直比较微薄,租房子甚至会花去一半的薪水,滋生腐败几乎成为一种必然。


之前就曾被国际媒体曝光过,收购小麦的基层公务员钻制度的空子,用激励农民的小麦高价收购政策寻租、索贿;海关工作人员在疫情期间走私土耳其农产品大发其财;买官的行为更是让人见怪不怪。如今政府甚至拖欠薪水,腐败程度恐怕会再创新高。


纳杰夫街头的抗议者

(图片:Hayder Mohsin/ shutterstock)▼


在这种状况下,公务员阶层成了伊拉克最稳定的消费群体,是市场的压舱石。如果公务员阶层普遍没钱消费,甚至可能引发市场的波动,造成服务业收入下降,引起连锁反应。


疫情不结束,油价处于低位的时期就不会结束,但与此同时新能源的研发却不会止步。如果仅仅寄希望于油价上升,那么不论从长期看还是从短期看,胜利女神都不站在伊拉克政府这边。


与这一模式类似的国家还有很多,比如尼日利亚

人口还在增长,但石油的钱却越来越难赚了

不同的是,尼日利亚要养活2亿人口

(图片:Igor Grochev / shutterstock)▼


近期,伊拉克政府出台了以削减开支、改革国家财政为大方向的白皮书,这一白皮书落地执行大概要花费数年。白皮书不涉及细节,但是从形势和相关人员的公开讲话都能嗅出削减公务员福利,改变腐败的政治生态的味道。


利益板结的精英对于这样的改革,恐怕不会支持多正面的态度。而对体制失去信心的民众早已满腔怒火,10月时就发起过大规模抗议,他们并不认为政府真的有能力做出刮骨疗毒式的改革,以至于有示威群众给出了这样的评价“对我们来说,白皮书是个笑话”。


NO WAY!

(图片:Sajjad Harsh/ shutterstock)▼


不论白皮书是画给肉食者的改革设计图,还是画给全体选民的大饼,明年6月伊拉克大选的日期不会变,留给这届政府的时间不多了。



参考文献:

1.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nov/24/iraqi-deputy-pm-says-economy-faces-existential-crisis

2.https://www.aljazeera.com/opinions/2020/3/29/how-iraqs-sectarian-system-came-to-be/

3.https://www.aljazeera.com/economy/2020/6/10/rampant-corruption-scorches-iraqs-grain-farmers

4.https://apnews.com/article/financial-markets-baghdad-iraq-middle-east-cf1789e0fa482600f133aae71a8d34d8

5.https://fanack.com/iraq/economy/?gclid=Cj0KCQiAwf39BRCCARIsALXWETx_RDdrB9F9D0n786Ej6ADlivB5aIGyk4eiOCj5Cot3OWrvp1JmRsYaAnnTEALw_wcB

6.https://www.thenationalnews.com/world/mena/iraqi-government-approves-economic-reforms-to-extricate-country-from-crisis-1.1093158

7.https://data.worldbank.org.cn/indicator/SP.URB.TOTL.IN.ZS?view=chart&locations=IQ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shutterstock@Hayder Mohsin



END


扩展阅读

石油土豪伊朗竟无油可用?

70年前,西藏发生一件大事

安徽凭什么属于长三角



上一篇: 从《扳手少年》到《上海故事》,专访幕后动画制作公司——幻马群英社
下一篇: 重磅信号!\顶流\明星基金经理又限购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