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经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是愉快的体验。


且不说全球50~90%的女性都有过的痛经[1-4],也不用提每个月的额外费用支出,月经前后水肿、偏头痛、情绪波动等恼人的症状,单是用卫生巾时的闷热不适、担心侧漏时的提心吊胆,以及清洗衣服床单上血迹时的焦头烂额,就足够让人烦躁了。


月经这么麻烦,如果确定不想生孩子,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来月经呢?


目前常用来避孕、缓解痛经、减少月经量的方式主要有:

短效口服避孕药、宫内节育环、皮下埋植剂| CDC


最近社交媒体上就有传言,说有一种叫“子宫内膜消融术”的手术,做了以后就可以不来月经,这样一来不仅不会再有痛经,也不会再怀孕,而且内分泌还不会受到影响。


一个提到子宫内膜消融术的知乎回答 | 知乎截图


真的有这种手术吗?手术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吗?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美好的手术没有广泛开展呢?这篇文章我们就详细聊聊这些问题。


子宫内膜消融术

是怎么回事?


子宫内膜消融术,是针对月经过多药物治疗效果不好的人群的手术。介绍这个手术之前,先简单说一下月经的形成原理。


月经 |Nemours KidsHealth


我们的子宫内膜分成内外两层,内层叫基底层,外层叫功能层


体内激素变化时,功能层会不断增厚并长出丰富的血管,为胚胎着床作准备。如果有胚胎到来,就会有更多的激素支持功能层继续生长,胚胎还会在功能层和母体进行血液交换。如果没有胚胎,功能层就会因为失去足够的激素支持而脱落,里面的血管也会断裂出血,这就是月经了。月经过后,基底层又会长出新的功能层,每月一茬,周而复始。


子宫内膜的功能层会产生周期性变化

| 谢幸著. 妇产科学 第9版.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8.07.


有时候,一些女性会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月经过多(正式名称叫严重月经失血)。月经过多的定义是整个经期的出血量>80ml[5]。但因为月经中除了血液之外,还混有一半以上的子宫内膜组织液和子宫内膜碎片[6],所以月经量是比实际出血量多的。


由于精确测量月经出血量的碱性血红素法麻烦且昂贵,临床上更常用的方法是询问月经中是否有大血块、是否会不到两小时就浸透卫生巾或者棉条、夜间是否也需要换卫生巾,以及检查是否贫血等等,根据这些情况综合判断[7]。


治疗月经过多的首选方案是药物治疗,当不能进行药物治疗或者药物疗效不好时,妇科医生会在排除禁忌症的情况下,建议一些符合条件的人子宫内膜去除术


第一例子宫内膜去除术开展于1981年[8],三十多年来,子宫内膜去除术不断更新优化,由原来的激光切除术演变为其它安全性更高、效果更好的操作方法,大家听说的子宫内膜消融术就是其中一种,使用射频能量破坏掉子宫内膜,国内常用的还有电切术、热球法等等[9-11]。但不管采用哪一种方法,子宫内膜去除术的原理都是通过破坏子宫内膜基底层,达到抑制功能层的产生、减少出血的目的。


所以,一直以来,子宫内膜去除术的医学用途都是治疗月经过多,减少出血


子宫内膜消融术前(左)和术后(右) | NovaSure


做完子宫内膜去除术,

就能不来月经了吗?


医学手术,绝大多数都不能像上饭馆一样“自由点菜”。医生要考虑你的状况合不合适,有没有禁忌症,收益会不会高过风险。


国内医院一般不会给没有病征的女性做子宫内膜去除术。有的姑娘暗自下决心攒够了钱去国外做,听起来还挺励志的,然而这个计划可能并不容易实现,因为国外做手术也要遵循基本原则。比如说,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制定的相关指南中就有明确规定,子宫内膜去除术的适用范围是治疗异常出血且没有生育需求的女性[12],非医学需要而希望闭经的正常人并不适用,所以哪怕去了国外,也未必能在正规医院做子宫内膜去除术。


国内外都有既不想来月经也不想生孩子的健康女性,为什么国内外的医生们都不约而同地拒绝给她们做子宫内膜去除术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吗?其实阴谋论很好破,医学上允许生完孩子的健康女性做结扎,却不推荐做子宫内膜去除术——这就说明医生不愿给健康女性做手术并不是为了逼她们生孩子,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子宫内膜去除术并不能保证闭经。各种子宫内膜去除术的闭经率在13.9~55.3%之间[13],近半数以上的人并没有发生闭经。医生在手术前一般也需要反复告知病人,手术的目的是减少出血量而不是闭经,只要出血量明显减少了,手术就算成功了。


而且,手术只是破坏了子宫内膜,没有影响到卵巢,所以内分泌不会受影响,原本规律的月经会继续规律,原本不规律的月经也将继续来得随心所欲。


痛经的问题,

也不会因此被解决


不能保证闭经,痛经的疗效自然也就不能得到保障。


一项回顾性研究显示,子宫内膜去除术后,原本痛经的人只有将近一半改善了痛经症状;而原本不痛经的人里,却有少数人在术后出现了痛经[14]。


和之前的手术方式(如子宫切除术、子宫内膜电切除术)相比,子宫内膜消融术确实更方便安全,然而,手术就是手术,创伤依然不可避免,副作用也无法绝对消除。


子宫内膜去除术在破坏内膜的同时也造成了创伤。皮肤烫伤时会自我修复,子宫内部也会进行自我修复。因为子宫腔很小,创面修复时如果贴得很近,就可能长得粘在一起,形成宫腔粘连。如此一来,月经就可能因为粘连而无法顺利排出,变成子宫积血,轻则每月痛一次,重则非月经期也持续疼痛,这就是一些原本不痛经的人在手术后发生痛经的原因。


据报道,非电切镜去除术的子宫积血发生率为0.9%,电切镜去除术的子宫积血发生率为2.4%[15],虽然绝对概率都不算高,但这个风险是否值得健康无病痛的女性主动承担呢?这或许就值得掂量了。


图为几种不同的子宫内膜去除术。

手术的安全性在变高,效果也在变好,

但手术就是手术,创伤依然不可避免。

|waterburyhospital.org


不能保证绝育,

反而可能造成高风险妊娠


怀孕的问题也是大家所关注的。子宫内膜去除术后,是不是就不会怀孕了?


其实并不是。虽然大部分子宫内膜被破坏会导致怀孕的机率明显下降,但术后仍有0.7%的妊娠率[16]。临床上,子宫内膜切除术后怀孕的案例并不少见。


而因为手术后子宫壁产生了大量瘢痕的缘故,子宫内膜切除术后怀孕有更高的相关风险,比如更容易异位妊娠(俗称宫外孕)、胎盘植入、胎儿发育异常等等,严重时甚至会危及生命[17-19]。所以,子宫内膜切除术后,反而需要更严格地做好避孕措施,防止意外怀孕。


子宫内膜切除术后,子宫壁有大量瘢痕;

如果术后怀孕了,会有更高的相关风险。

| healthdirect.gov.au


现在看来,子宫内膜去除术不仅不能保证消除月经和痛经问题,也不能杜绝意外怀孕,还会有额外的风险,而感染、周围器官损伤、治疗失败等手术操作本身自带的风险也是需要考虑进去的。至此,医生为什么不给健康女性做这项手术,理由已经非常充分了。


除此之外,我仍然要在远期利益上再给出一个理由。一项磁共振研究发现,子宫内膜去除术后,包括闭经患者在内的95%患者仍有子宫内膜组织[20]。既然存在子宫内膜组织,就意味着未来有病变的可能。虽然子宫内膜去除术本身并不会增加子宫内膜癌的发生率[21],但一旦发生病变,手术经历可能会干扰早期症状的识别和子宫内膜的采样结果,导致漏诊或者耽误早期诊断和治疗[22-24]。


痛经少女,不想怀孕的女性,

该何去何从?


如果只是不喜欢月经又不想怀孕,大可不必选择做手术那么高风险的操作,短效口服避孕药、含左炔诺孕酮的宫内节育环、以及单孕激素的皮下埋植剂都能起到减少月经量、缓解痛经的效果[25-27],三种方法各有优缺点,后两者有时还会产生闭经的“副作用”,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方案。


如果实在是药物反复治疗无效,或者有以上药物应用的禁忌症,可以和妇科医生沟通,让医生根据你的身体状况、生育意愿,给出适合你的医疗建议。


另外,下次遇到那种“看起来很美好怎么没什么人发现”的神奇手术或者保健品,还是希望大家提高警惕。


对于对症的患者来说,子宫内膜消融术非常有效;但对于只是不想生育、不想来月经的人群来说,这种手术真的不是最佳的医疗选择。


参考文献

[1] Ortiz MI, Rangel-Flores E, Carrillo-Alarcón LC, Veras-Godoy HA. Prevalence and impact of primary dysmenorrhea among Mexican high school students. Int J Gynaecol Obstet 2009; 107:240.

[2] Polat A, Celik H, Gurates B, et al. Prevalence of primary dysmenorrhea in young adult female university students. Arch Gynecol Obstet 2009; 279:527.

[3] Hillen TI, Grbavac SL, Johnston PJ, et al. Primary dysmenorrhea in young Western Australian women: prevalence, impact, and knowledge of treatment. J Adolesc Health 1999; 25:40.

[4] Ju H, Jones M, Mishra G. The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dysmenorrhea. Epidemiol Rev 2014; 36:104.

[5] 谢幸,孔北华,段涛,等.妇产科学[M].第9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8:34.

[6] Fraser IS, Warner P, Marantos PA. Estimating menstrual blood loss in women with normal and excessive menstrual fluid volume. Obstet Gynecol 2001; 98:806.

[7] Warner PE, Critchley HD, Lumsden MA, et al. Menorrhagia I: Measured blood loss, clinical features, and outcome in women with heavy periods: A survey with follow-up data. Am J Obstet Gynecol 2004; 190:1216.

[8]王明,冯力民.宫腔镜子宫内膜去除术的沿革、现状及前景[J].国际妇产科学杂志,2012,39(05):452-459.

[9]邱学华,赵巧.子宫内膜消融术治疗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34例[J].第四军医大学学报,1999(10):865-867.

[10] 刘艳,黄高英,罗春艳,张招兰.宫腔镜下子宫内膜电切术用于难治性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的疗效影响因素探讨[J].基层医学论坛,2020,24(31):4447-4448.

[11] 王维玲. 热球子宫内膜去除术对异常子宫出血疗效分析[J].名医,2020(12):42-43.

[12] ACOG Practice Bulletin. Clinical management guidelines for obstetrician-gynecologists. Number 81, May 2007.

[13] Sharp HT. Assessment of new technology in the treatment of idiopathic menorrhagia and uterine leiomyomata. Obstet Gynecol 2006; 108:990.

[14] Wyatt SN, Banahan T, Tang Y, et al. Effect of Radiofrequency Endometrial Ablation on Dysmenorrhea. J Minim Invasive Gynecol 2016; 23:1163.

[15] Lethaby A, Hickey M, Garry R, Penninx J. Endometrial resection / ablation techniques for heavy menstrual bleeding.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9; :CD001501.

[16] Pugh CP, Crane JM, Hogan TG. [J]. J Am Assoc Gynecol Laparosc, 2000,7(3) :391-394.

[17] Lo JS, Pickersgill A. Pregnancy after endometrial ablation: English literature review and case report. J Minim Invasive Gynecol 2006; 13:88.

[18] Xia E, Li TC, Yu D, et al. The occurrence and outcome of 39 pregnancies after 1621 cases of transcervical resection of endometrium. Hum Reprod 2006; 21:3282.

[19] Laberge PY. Serious and deadly complications from pregnancy after endometrial ablation: two case reports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J Gynecol Obstet Biol Reprod (Paris) 2008; 37:609.

[20] Tumbull LW, Jumaa A, Bowsley SJ, et 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of the uterus after endometrial resection [J]. Br J Obstet Gynaecol ,1997,104(8) :934-938.

[21] Krogh RA, Lauszus FF, Guttorm E, Rasmussen K. Surgery and cancer after endometrial resection. Long-term follow-up on menstrual bleeding and hormone treatment by questionnaire and registry. Arch Gynecol Obstet 2009; 280:911.

[22] Ahonkallio SJ, Liakka AK, Martikainen HK, Santala MJ. Feasibility of endometrial assessment after thermal ablation. Eur J Obstet Gynecol Reprod Biol 2009; 147:69.

[23] Copperman AB, DeCherney AH, Olive DL. A case of endometrial cancer following endometrial ablation for dysfunctional uterine bleeding. Obstet Gynecol 1993; 82:640.

[24] Kindelberger, D, Harva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2010, personal communication.

[25] Wong CL, Farquhar C, Roberts H, Proctor M. Oral contraceptive pill for primary dysmenorrhoe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9; :CD002120.

[26] Imai A, Matsunami K, Takagi H, Ichigo S. Levonorgestrel-releasing intrauterine device used for dysmenorrhea: five-year literature review. Clin Exp Obstet Gynecol 2014; 41:495.

[27] Croxatto HB. Clinical profile of Implanon: a single-rod etonogestrel contraceptive implant. Eur J Contracept Reprod Health Care 2000; 5 Suppl 2:21.

题图来自invitra


作者:飞刀断雨

编辑:游识猷,Cloud


一个AI

假装是科代表来总结:子宫内膜消融术

不能保证闭经,不能根治痛经,不能确保绝育。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上一篇: 将智能娱乐硬件融入生活,尽在2017 eSmart
下一篇: 解读 | 卡帅与广州队暂难分手,“保塔”又和球队闹“离婚”…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