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深燃(shenrancaijing)
作者 | 周继凤
编辑 | 金玙璠


处于在线教育第二梯队的一起教育,12月4日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了,抢在第一梯队的VIPKID、作业帮、猿辅导等前面。
一起教育招股书中介绍,就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付费课程入学人数和总账单而言,一起教育已经成为中国排名前五的在线K12辅导机构。
在上市当天,作为背后的投资人,真格基金合伙人王强、小米CEO雷军都出席了敲钟现场。
雷军也很感叹:8年前,在线教育还在地推的阶段,一起教育就做好了死磕三五年的准备。8年过去了,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在一起教育的平台上,每月有来自全国300多个城市,超过2000万学生在一起学习,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数字。
但面对故事和数字,资本并没有很买账。上市当日,一起教育股价开盘微涨6%后,盘中开始小幅下跌,截至收盘,报10.57美元/股,微涨0.67%,市值为22.52亿美金。
事实上,已经上市的一起教育依旧面临着常年亏损、烧钱获客等行业难题,未来需要业绩和实打实的数据证明自己。
01
校内免费、校外变现

一起教育CEO刘畅在上市现场表示,过去的创业过程中有很多挫折,也曾有过所谓的至暗时刻。
从一起教育的创业经历来看确实如此。
2013年,随着在线教育产业的崛起,在线工具类产品也逐渐兴起。这些产品多从作业场景切入,模式分为to B和to C两类,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现象严重。
猿辅导、作业帮等等都是由此发家,成立于2011年的一起教育也是,不过相比于其他公司而言,它的优势是,主要面向教师,场景是教师在线备课、作业布置等一站式解决。
来源 /Pexels

单纯的工具获课成本高昂,如何变现一直是摆在这一赛道上所有公司面前的难题。当下的学习类APP更多地是依靠工具产品形成用户池,进行数据积累、流量积累,之后提供增值服务。
一起教育在变现模式上经历了多番探索,试过O2O平台、一对一外教等等多种方式,最后摸索出的路径是,先通过免费的题库类、工具类产品进入公立校,积累家长和学生的资源,然后再通过K12网课来变现。
最要命的是2019年,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防止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一纸令下,B2G2C遇阻,学习类APP企业开始面临生死抉择,选择争夺C端还是继续进入公立校?
刘畅曾在2019年年会上表示一起教育的战略是“坚守校内,做大校外”,明确校内免费、校外变现。
从招股书来看,一起教育通过这样一种模式,杀出了一条血路:为全国超过90万教师、5430万学生、4520万家长提供教学、学习和评测应用,目前服务全国7万所学校,覆盖全国三分之一的公立中小学;而付费课程的入学人数也增长迅猛,从2018年的27.2万增加到2019年的72.6万,增长了166.9%。
02
行业问题,一个都没落下

如今,一起教育有进公立校的APP“一起小学”、“一起中学”、面向家庭的“一起学”,以及K12在线网校“一起学网校”。其中,网校负责具体变现,其余产品负责积累数据资源引流
招股书显示,一起教育在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九个月分别实现营收3.1亿元、4.06亿元、8.07亿元。
其中,K12在线辅导几乎成了一起教育的主要营收来源,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九个月的营收分别为9388.3万、3.6亿、7.51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是30.2%、88.5%和93.0%。
制图 / 深燃
而在线教育行业遇到的诸多问题,一起教育每一样都没能避免。
首先是持续亏损,且亏损的幅度逐年加大。一起教育在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九个月间分别亏损了6.56亿元、9.63亿元、9.74亿元,不到三年时间亏损了25.93亿元。
同样,营销费用高昂。如今在线教育整体的市场前景并不明朗,深处其中的企业大多需要烧钱获客,甚至掀起了营销大战。一起教育也不可避免地参与其中,营销费用水涨船高,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九个月的营销费用分别为3.03亿元、5.83亿元、8.5亿元。每一年的营销费用都远超营收,想不亏损都难。
事实上,据其招股书显示,就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付费课程入学人数和总账单而言,一起教育已经成为中国排名前五的在线K12辅导机构。如今又成功上市,一起教育提前拿到了融资的船票。
但上市并非是在线教育企业的保护伞。
在K12大班课领域,一起教育发力较晚,因此在竞争激烈的赛道中没有占到什么优势。与同样主打K12在线大班课的第一梯队选手跟谁学对比,规模悬殊
营收方面,一起教育2019年的营收相当于跟谁学营收(21.15亿元)的20%,其2020年前9个月的营收相当于跟谁学同期营收(49.14亿元)的16%。
在付费人数上,跟谁学今年第三季度正价课付费人次达到114.7万人,而一起教育前九个月的付费人次为116.8万人,也就是说,跟谁学一个季度的付费人数相当于一起教育三个季度的付费人数。
除此之外,整个在线教育面临着难以规模化盈利的难题。即便是当初业内唯一一家实现规模化盈利的机构——跟谁学,其最新一季财报也出现了大幅亏损,其股价应声下跌30%。
除了高增长之外,现在资方还看重有没有比较好的获客模型和单位经济模型,以及未来是否盈利可期。”一位投资人表示。
但如今,一起教育经营性活动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获客成本高昂,并且还远没有跑通自己的模式,盈利遥遥无期。上市之后,能否靠业绩赢得投资者的“芳心”还是未知数。



上一篇: 充电宝,又开始悄悄涨价
下一篇: 解读 | 卡帅与广州队暂难分手,“保塔”又和球队闹“离婚”…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