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接到陌生来电已经不是啥稀奇事了。


但如果,打来的人能够改变你的过去,影响你的未来,你选择接?还是不接:《电话》



2019年,冬天,韩国某个小村子。


这里远离大都市,荒远偏僻,进村仅有一条土路。



28岁的书妍,独自在城里打工,几乎不回老家。


倒不是因为回家的路太远,而是她对母亲心怀怨恨,两人关系紧张。


这次要不是她妈患了脑瘤需要人照顾,她也不会回来。



老家的别墅,是村里最好的房子,幽深僻静,附近也没有其他邻居。


除了去医院看望母亲,书妍就在家里宅着,很少出门。



因为在火车上丢了手机,书妍把以前的老式座机翻了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但没想到线路接通后不久,就接到陌生来电。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子惊恐的求救声:善希,快来救我,我妈好像要杀了我!我家在宝城邑聆川里4号,你快来!


书妍困惑地挂断电话后,随手拿起桌上的单子一看,这不就是自己家的地址吗?



这天晚上,书妍在沙发上睡到半夜,突然,有东西砰的一声掉了。


被吓醒之后,书妍起身开了灯,惴惴不安地走上二楼,窗外强劲的寒风,隔着玻璃发出诡异的呼啸声...



在二楼的拐角处,她有点害怕地探出头张望。


走廊深处,原先挂在墙上的全家福照片,掉在了地上...神经紧绷的书妍,这才松了口气。



她本来打算把相框再钉回墙上,却没想到,墙上的钉孔越敲越大,钉子掉落在墙壁的另一面,撞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原来,墙壁后面,隐藏着一间地下室。



走入地下室,书妍在角落发现了一个废弃纸箱,掀开后,里面放着许多巫师用的法器...


她还在箱里找到了一个笔记本,第一页写着:1999年8月27日,妈妈认为我身上住着恶灵,为了驱魔在我身上点了火。



第二天,书妍又接到了同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善希你快来,我妈现在想在我身上点火,你快来救我...


电话断线后,书妍跑上二楼来到地下室的入口,发现楼梯发着火光,像是刚被烧过...



隔天早上,电话铃又响了,还是同一个女人打来。


书妍握着话筒问道:你那边的地址,真的是宝城邑聆川里4号吗?我看到你的照片了,吴英淑,我们似乎在同一栋房子里...



惊悚悬疑片《电话》于11月27日在Netflix上线,豆瓣开分8.0。


故事讲述了2019年的金书妍和1999年的吴英淑,因为使用同一部老式座机,在不同时空产生交集的故事。



该片由90后导演李聪贤参与编剧并执导,是他的长片处女作首秀。


另一位编剧朴智恩,听名字很陌生,但提到她操刀的韩剧,你就恍然大悟了。


像全智贤主演的《来自星星的你》(豆瓣8.4)和19年大火的《爱的迫降》(豆瓣8.2)都出自她的笔下。


导演:李聪贤


编剧:朴智恩


无论是穿越时空的设定,还是惊悚片的各种元素,其实都有难以超越的同类型作品,不少人也在这部片发现了《蝴蝶效应》、《黑洞频率》、《信号》(韩剧)等影片的痕迹,看得出导演借鉴了很多前辈的经验...


但这部新片之所以能脱颖而出,首先必须归功于两位女主的演技。


曾主演《继承者们》《匹诺曹》等流行韩剧的朴信惠,首次尝试惊悚片题材,饰演性格文静,外柔内刚的金书妍。


在地下室时,有一个细节处理,朴信惠所扮演的角色在翻开纸箱拿出笔记本的瞬间,咳嗽了两声。


可能当下听过就忘了,但那几秒却从侧面加深了我们对地下室多年积灰,空气不流通的印象。



片中有这样一场戏,是小金书妍遭到了控制,大金书妍和杀人魔吴英淑谈条件的隔空交战。


在这里,书妍因为自己的算计被吴英淑识破,心虚;再加上小金书妍的性命被拿捏,气愤;后面因为自己无法跨越时空阻止被烫伤,开始可怜巴巴地求饶...


短短几分钟内,朴信惠把一个被推到绝境的人,心理上的无望和悲愤都表现得很到位...



而全钟瑞则是一匹黑马,她曾历经数月,才从千人海选中脱颖而出,成为李沧东导演《燃烧》的女主角。


在《电话》中,她的表演可圈可点,把一个患有反社会人格障碍、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角色刻画得入木三分,仿佛魔鬼,就住在她的身体里。


比如,用餐时的偏执眼神,用勺子不停地戳碗里的米饭,被养母责骂后,愤怒地直接上手抓盘里的菜根往嘴里塞...



比如,第一次杀人后,出门吃炸鸡,边抖腿边吞噬肉块,贴近脸颊的头发沾满了食物碎末粘在一起也毫无察觉...



比如,被人发现家里藏着的尸体,第一反应不是慌乱,而是懊恼地把假发一把扯下,满脸嫌恶,气得跺脚,因为待会儿杀人灭口会脏了新衣服...



比如,第一次被书妍挂断电话后,使劲骂人,露出凶狠的一面,对着水池里的一袋袋漂浮的尸体乱捶...



总的来说,两位女主的表演各有千秋,隔空演对手戏也是精彩纷呈。


有网友说:这是一部看了令人身体绷紧的惊悚片,双女主互飙演技简直太刺激,吓得我半夜都得开灯睡觉...



除了出彩的角色演绎,本片的惊悚感也营造得自然而真实。


导演善于利用各种细节来塑造阴暗诡异的环境:


比如,萎缩干瘪的枯叶耷拉在花盆边...



比如,电视出不来正常画面,冒着满屏的雪花...



比如,地下室木椅上坐着的玩偶熊,纸箱里染上灰尘的粉色带扣笔记本...



比如,在夜晚发出阴森绿光的鱼缸...


这座僻静幽深的老宅,到处弥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



导演还利用了“即时反馈”的心理,把平行时空的相互作用在视觉上同步呈现,牢牢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比如,1999年,英淑的母亲为了祛除她身上的邪魔,要在她身上点火,挣扎中火把掉落在地下室的楼梯燃烧起来...


而身处2019年的书妍,在接到英淑的求救电话后跑上二楼,看见墙上的大窟窿里飘出阵阵白烟,走近一看,楼梯出现了火痕灰烬...



比如,衣服袖口刚刚滴落的草莓汁。但在过去的时空,送草莓的人被杀害,干化的草莓渍逐渐消失,原先的草莓农场变得一片狼藉...



比如,小金书妍和父亲进入杀人魔吴英淑家里,父亲被杀害。


在现在这个时空,父亲本来在教女儿开车,转瞬之间,挡风玻璃破碎,父亲的脸也开始裂开,在隧道渐渐消失...




再比如,当吴英淑把一锅滚烫的汤水浇到小金书妍身上时,大金书妍身上也立马出现烫伤的疤痕...



其实这部片在心理上制造的紧张感是充足的,各方面的细节也做到了前后呼应。


但编剧和导演都是第一次试水惊悚片题材,只谈“历史不可逆转太俗套,只写“母女和解又太套路,宣扬“自我救赎也很烂大街...


所以到最后,整部片看下来没有一个最核心的东西,来支撑它再上一个档次,这也是为什么豆瓣评分回落到7.6的原因之一。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部悬疑惊悚电影,实际上它探讨了人与人相处的界限感。


观看这部片的时候,令我想起了曾国祥导演的《七月与安生》,两个性格迥异的女孩,成为了朋友,后来反目成仇


本片也是两个脾性不同的女人,通过一台老式座机从陌生人到好闺蜜,从互相帮助到互相残杀的故事...


英淑和书妍在每一次的通话中,逐渐形成关系依赖,两人的友情也慢慢加深。



但彼此身处不同时空,都有各自的生活空间和人情关系。


后来,书妍更多是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家人身上,没办法及时接听英淑的来电...


而一旦失去书妍的关注,发现她越来越迟接电话,英淑的心境开始发生戏剧性改变,狰狞的脸上都是强烈的愤怒。



书妍与英淑的关系,是书妍所有关系里的分支,但英淑,却把这段关系当成唯一的情感来源。


这样的人一旦建立联系,会先入为主认为对方把她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以她的需求为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否冒犯了别人。


而英淑这个角色的设定,极度偏执,在某种程度上强化了这一层含义。



虽然角色夸张化了,但这样情况我们在生活中并不少见。


比如,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帮我打个饭怎么了?


比如,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交情了,免费帮我做个PPT也不行?这么小气!


比如,你不是我男朋友吗?看下你手机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旦对方的需求遭到拒绝,情绪立马反弹,而你若一再忍让,对方只会更得寸进尺...



书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感知情绪产生共情知晓边界,也能理解英淑在对话时以自我为中心。


但英淑对情绪的感知存在障碍,会因为书妍没有及时接电话而生气,质问后却一直发出冷笑声,接着又暴躁地用脏话骂人。


等到书妍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不愿意再接电话时,英淑便开始一意孤行,用极端的方式逼迫书妍不得不接电话。



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关系再怎么好,也有各自的心理边界,也有自己认准的底线...


没有人永远只处在一段固定单线的关系之中,如果没有建立起适当的界限感,会固执地在得到和失去的过程中摇摆...


正如心理学家埃内斯特-哈曼特所说:如果自我是一座古堡,那么心理边界强度便是古堡外的一圈护城河。当然,护城河的宽度由你自己决定。




年度惊悚,快点“在看”压压惊


上一篇: 又一个百年一遇的大师影展来了
下一篇: 郑爽爆雷后,我们暗访了代孕机构,得知了十个秘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