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修女都知道,非法意味着金钱。”

墨西哥竞争力研究所2012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合法化将摧毁贩毒集团约30%的市场。

“他们以前用美墨自由贸易协定摧毁我们的玉米,现在他们又用毒品非罪化摧毁我们的大麻。”

自从诸多西方国家加快大麻合法化进程,墨西哥的种植者与黑帮遭到了严重打击。

《华盛顿邮报》一份报告表明,随着墨西哥黑帮的全球目标市场逐步合法化,锡那罗亚州的大麻批发价从几年前的每公斤100美元跌至不到25美元。

“美国人在高科技温室种植的大麻,其有效成分含量是墨西哥老农货的3~5倍。”

美国全球政策智囊团兰德公司,于2010年的另一份报告推测,如果美国大麻公司将墨西哥大麻挤出市场,黑帮的利润可能会暴跌85%。

过去美国的飞行员们凭借灵敏嗅觉,在阴暗角落搜寻每个潜在的dealer。

现如今只需要去专卖店,用一样的钱买尖货过足瘾。

这和你去沃尔玛买Trojan套子没什么区别,良币驱逐劣币是合理的市场经济学法则。

牛油果的客单价完胜毒品,“你可能听说过10g大麻的价格,但不会听到有人买10克牛油果,因为它只会一个一个出售。”

长期从事种植园的农民罗德里戈·西拉告诉《华盛顿邮报》,“种植这些该死的weed已经不值得了,天杀的美国人应该停止合法化。”

这导致牛油果如今被墨西哥帮派称为绿色黄金(oro verde),在2012年至2013年间超过了大麻产业,成为了墨西哥毒枭的第二经济支柱。

据《墨西哥太阳报》报道,奇瓦瓦州的农民正在放弃大麻,改行种植牛油果。

“帮派每天带着手枪袭来,强迫我们采摘七个小时,不会付一分钱。”

现年28岁的墨西哥青年梅科·塞贾,曾在加利福尼亚度过幸福的童年,却在20岁之后成为了墨西哥米肯却州黑帮手下的牛油果种植者。

在墨西哥的米却肯州,也是全球最大的牛油果生产地,有着大约12个不同的帮派争夺牛油果园和运输路线的控制权。
“牛油果和美金没有区别,他们都是绿色的黄金。”
国际危机组织的高级分析师法尔科·恩斯特说,在米却肯州地区实际上有四个最大的帮派在斗争,这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牛油果是一门容易上手的生意。”
“这说明墨西哥的有组织犯罪运作方式发生了变化,不仅涉及毒品,还在控制土地与商品贸易。”
农民每月将面临CNJG或圣殿骑士组织的管理费,具体取决于他们种植规模或出口量。
被美国司法部称为“世界上五个最危险的跨国犯罪组织之一”的CJNG,是四大帮派中的最强大的存在。
一位种植园主告诉《El Pais》日报的记者,他的儿子在拒绝支付管理费后,就被枪杀在办公室外。
“我已经离开办公室,接到电话后赶了回来,看到我26岁的儿子流血致死。”
而相对较弱的圣殿骑士组织,靠着榨取牛油果种植园主,每年赚取1.5亿美元。
并且武力占有了5,000英亩的土地,而坦奇塔罗市一共只有56,000英亩的牛油果林。
一家牛油果包装厂的经理说,他向圣殿骑士团伙缴纳了每公斤一美分的管理费,约合每月2200美元,而市里最大的包装厂每月要支付15,000美元。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说,创新业务思路,打造全新产业链模式,是做大、做强的必经之路。
做黑帮也是同样的道理,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哪里好赚就去哪里。
从前墨西哥的帮派们全速发展大麻种植园,而现在他们选择把产业重心转向了牛油果种植业。

作为墨西哥黑帮的主要销售市场,美国人在过去二十年间的牛油果消耗量增长了四倍。
毫无疑问,所有人都知道牛油果比毒品健康、美味,这种产品永远不会遭到消费者的拒绝。
而这一点,以销售毒品为生的墨西哥黑帮也十分清楚。
为了保持牛油果市场增速,他们甚至在幕后整合行业资源,利用传媒广告包装营销。
将墨西哥牛油果进口商协会与墨西哥牛油果生产包装商会,两者召集在一起,成立了avocado from mexico协会,旨在促进美国人对牛油果的消费欲望。
自从2013年成立起,该协会连续六年在超级碗比赛期间放映30秒的广告。
这一举成功将超级碗和牛油果绑定在一起,形成了固定消费习惯,就像日本人过圣诞节一定会去肯德基。
尽管一个30秒的超级碗广告,其成本约高达520万美元。
但转化率极其惊人,美国人在超级碗比赛期间,大约会消耗1.2亿磅牛油果,比二十年前增加1400%。
在墨西哥黑帮眼中,牛油果的优势是毒品不可替代的。
你永远不会在任何一个合法传媒平台看到毒品广告,但牛油果可以随时出现。
如今墨西哥的牛油果出口量超过27亿,美国人吃十个牛油果,就有八个来自墨西哥。
而这八个其中,就有五个来自墨西哥黑帮的劫掠。
一位不敢透露姓名的卡车司机表示,他在过去六个月中,被黑帮分子绑架两次,迫使他把牛油果运往帮派的仓库。
“我必须听从他们,否则会杀害你的整个家庭,包括孩子。”
“有时我会想,上帝会原谅我做的事吗?然后我意识到上帝很久以前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咨询公司Maplecroft的分析师Christian Wagner表示,牛油果在墨西哥发生的一切,与南非的钻石冲突惊人的相似。
“墨西哥的贩毒帮派和牛油果种植者打交道时,存在着杀人和奴隶制”
“从耕种到运输,暴力和犯罪遍及墨西哥的牛油果供应链,尤其是在米却肯州,这是长期存在的犯罪暴力温床。”
在米却肯州,装满牛油果的卡车遭到劫掠是常事,缺乏武力资源来勒索果农的小型犯罪集团,已将目标转向了劫掠牛油果运输。
据当地警方记录,卡车抢劫、盗窃案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从50起增加到300起,犯罪率上升了600%。
“平均每天有四辆卡车被盗,出口商和种植者既要面对被盗的损失,又要面对雇员死亡或受伤的风险。”
这不仅扰乱了当地的牛油果产业,更是影响了美国超市里的牛油果单价。
在墨西哥帮派轮番榨取当地种植者期间,美国超市的一个牛油果价格会高达3~7美元。
对于任何一位牛油果爱好者来说,当得知墨西哥黑帮染指牛油果,并犯下杀人越货的罪恶,都会开始思量这种水果背后的沉痛故事。
而如此颠覆认知的荒谬现实,也被新闻媒体所追捧,不遗余力的向人们讲述这一切。
自从Netflix纪录片《盘中之腐》,披露了牛油果的罪恶故事后,一些美国人开始呼吁抵制牛油果。
爱尔兰米其林星级餐厅Aniar的大厨JP McMahon表示,“墨西哥的鳄梨充满了罪恶。”所以在他的餐厅里不会有任何牛油果制品。
但事实上,抵制牛油果的合理性,就像那句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一样,都是值得推敲的。
因为对于墨西哥牛油果种植者、采摘者、运输者来说,抵制牛油果意味着让无辜者断绝生活来源。
请记住,他们在一个经济非常不稳定的国家找到了生财之道,牛油果行业的工资比墨西哥最低工资高12倍。
倘若失去这一切,那么出于善意的自发抵制将会变成对无辜者的惩罚。
那么如何扼杀藏匿在牛油果背后的罪恶?
答案就是墨西哥人的自救,他们不会寄希望于那腐烂的政府。
生活富足的果农Chema Flores,从1982年开始从事牛油果种植。
他从没想过到人们会对牛油果的需求,会让自己变得如此富有,但这也让他的生活陷入了不幸。
“前几天他们绑架了我的16岁儿子,索要一百万美元,但我只有五十万。”
“我也被绑架过两次”
在皮卡副驾脚下,永远摆着一把长枪,并雇用四名武装保镖全天候保护他和儿子。
“目前来看这里很安全,有很多保卫设施,但在其他地方却很危险,我不想对外国人说谎。”Chema对BBC记者说道。
米肯却州的坦西塔罗市,种植者自发创建了CUSEPT保卫部队,他们拥有防弹皮卡和防弹衣,以及数量可观的AK47和手雷弹。
保卫队由牛油果农提供部分资金,根据他们所拥有的土地来支付收入的一定比例酬劳。
“我们全部由果农和家属组成。”
CUSEPT中的每个人都以某种形式与牛油果联系在一起,队长桑切斯·门多萨认为这是成功的秘诀。
这其中不乏女性从戎,36岁的果园主洛雷娜·弗洛雷斯,受够了黑帮的勒索。
她每周一至周五,早八点到四点与部队执行护航任务,其余时间坐在种植园里休息。
尽管忙碌,也十分危险,但洛雷娜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离你的朋友近些,但要离你的敌人更近,这样你才能更了解他们。”
洛雷娜永远不会承认《教父》是经典电影,因为在她眼中,Ganster always ganster。


上一篇: 身为欢乐五美的她怎么突然美商开窍?“整容式”眼妆终于让她撕掉曾经标签!
下一篇: 回南天要来?冷后转暖,雨水:久违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