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上,无数的信息,永不止境的内容。每个人的生活都被裹挟着进入其中。欣赏和品评内容,也成为每个人生活中的重要过程。关于内容,变或者不变,成为需要关注和探讨的话题。


金瞳奖十年之际,我们请来10位不同领域的内容创作者,透过一支纪录片,听他们聊聊内容这件事。





劳博2006年创立广告门,张伟2015年创立新世相。看似相差近十年,却经历着同样的现实:做公众号的人,几年前还在风口浪尖,现在已经被称作上一代的传统新媒体人。做抖音和快手这类短视频内容,你以为它方兴未艾,其实它早忙着转型带货直播和效果营销。

劳博说自己入行前十年,变化还没有这么快。但这个十年,竞争选手的更迭、变化、新玩家崛起和发展的速度超出了想象。而内容形式,营销形式,传播形式的特点变化周期从过去的十年一变、五年一变,到两年一变,甚至半年一变...而未来,大概率会变成一种永远都没有定型的状态。

十年之后,回想这些,会唏嘘不已。有的知名公司几年前就撤了,因为没有客户,更因为没有核心竞争力。很多退场就是这样:你自己还在努力工作,可周遭环境早已一片狼藉。

很多人再也找不回来时的路。


2011年,史炎开始说脱口秀,那会脱口秀很地下,没有平台宣传。可资本偏偏浮躁:这事要不赶紧爆掉,要不干脆做不出来。所有人需要一个契机。但当时说脱口秀的人太少,只能从头招募和培养,大家熟知的诸如庞博、王勉都是2017年前后训练营招来的学生。有过老师经验的史炎则承担一部分选拔和培训的工作。

当《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横空出世,脱口秀成为社会话题被大众讨论,时间已然过去七、八年光景。没有放弃、坚持下来的人等来了自己的红利。去中心化时代让大家不再迷信意见领袖,反而更愿意找到属于自己的视角和价值体系。大家会去听杨笠、听杨蒙恩讲述身边生活的故事。

同样,大家也会乐意听李雪琴讲段子。谈到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自己?气质、表达方式、生活方式是她给出的答案。而不传递价值观是她的态度,她不愿意用自己仅仅二十五六年的生活阅历去指导任何人。她只想做个记述者,一个把生活中有趣的事展现出来的人。



2010-2014年前后,广告圈最火的两家公司,一家叫环时互动,它开创了社交营销的黄金时代。另一家叫W,它的创始人李三水和广告门渊源颇深。广告门见证了这位曾经H5小王子的迅速走红,金瞳奖上有人为了见他一面专门从外地赶来。这样的场面在广告圈并不多见。

可就在那年的金瞳奖现场,他说出了那句令在场所有人不敢相信的话:H5活不了多久。而类似这样亲手砸掉自己饭碗的事,李三水后来又干了好几次,拍片、做音乐...他自己践行着自己那句:我觉得我不这么选择的话,我活不到后天。

与一直选择、一直改变的李三水不同,看起来多少有些传统、有些固执,甚至有那么点抵抗新鲜事物的马晓波走了另外一条路。快手《可爱中国》和B站《后浪》后,他愈发相信:比观点更重要的是立场。当你真诚的把立场表现到极致,自然就会引发争议。争议背后,这位潜意识里的传统广告人在一直做着他眼中勇敢和大胆的事。


说到大胆,相信不会有人想到,服务麦肯36年的莫康孙,竟然还能再出来创业。

他亲自上阵,一边试探着自己是否能跟年轻人合在一起,一边看能否接受新的客户,新的需求,做一些不一样的事。作为一个从业46年的广告人,他比所有人都更有说服力回答那个“广告是不是已死”的话题。他始终相信,那些说什么什么已死的朋友,根本就没看到机会。

而谈起机会,所有人又会不约而同想到一点,那便是年轻人。用车澈的话说,过去几年,所有的娱乐形式都在不惜一切代价抢夺年轻用户的时间。「小众文化大众出口」到底是句空话,还是真的能实践。这直接迫使真人秀和综艺节目不断地疯狂迭代。因为人们要新鲜感。


而摆在车澈面前的问题比过去复杂很多。除了要为内容「好不好看」负责,还要为节目后期的所有事情负责——过去,交掉片子就是工作的结束。现在,片子开播才是工作的开始。宣传、运营、用户洞察分析,甚至这个产品明年还要不要做…一切才刚刚开始。


同样的问题或多或少也发生在沈黎晖身上,五年前他就想做摩登天空自己的综艺,但直到马东找上门,他才会心一笑:终于有人懂这个了。

这个“懂”背后,大众口中的青年文化,乃至潮流文化到底又该用什么方式呈现,电子乐、说唱、街舞、潮牌、亦或民谣、摇滚。大家都还在不断的尝试中。尝试背后,所有人必须不断打破彼此间的偏见和低估。

沈黎晖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声音很大的世界,不太容易感受到本质的东西,这直接导致大部分音乐其实都很差。但他相信那种感知能力会慢慢回来,因为人还是要和宇宙,和内心连接。音乐是最好的连接方式。

同样,其他形式的内容也是。姜思达做过一档以自己为“第一视角”记录与八位明星为期三天相处过程的节目。在偏爱短内容的时代,这被很多人视作一次逆潮的尝试。而后来,他还拍了短片。

忘记比赛,寻找新的赛道,干自己能干且擅长的事,突破自己,战胜自己,学习一些新的本领。现在的姜思达,对于内容,比过往任何时候都更成熟和坦然。


如果不是时代变迁,这中间很多人的名字绝没有可能和互联网、和内容一同出现,但在内容的浪潮中,他们都是孜孜不倦的内容创作者。

但时代还在急速变化,现在已经不是空气里都是金子的内容时代,转个身遇到的可能是机遇,也可能是深坑。这让很多人陷入迷茫。

可就像片尾最后,劳博和张伟的对话所言:

大家对做内容这件事还是充满兴奋感,也还是会有很多机会。同时,内容所能影响的东西也远比我们想的要多得多。

而在这些变化之余,唯一不变的是你需要做出最好的东西,这是让你持续做下去的唯一原因。



END




上一篇: 拥有易烊千玺是不可能的,闺蜜团为了千玺做了一件真爱的事情!
下一篇: 最显腿长的组合,非短外套+长靴莫属~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