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双12”,刷坦克,刷飞机!


军武菌曾经发表过数篇文章,强调战争的可怕与残酷,不是儿戏,我们不能轻言开战,动辄求战。


然而战争这个东西,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求来的,而是被强加的,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要拿出不畏战的精神来打出和平!


▲蒋百里的总结非常到位


著名军事家蒋百里曾做过一个总结,“中国民族夙非以武力见长,民族历史不以武功著称,但每从自卫上发出力量来,亦能战胜强敌。”中国不会打侵略战争,而长于自卫。


1950年10月底,中国人民志愿军开赴朝鲜,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但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


二战后的美国已经成为超级大国,工业实力,军事实力冠于全球,光飞机就是3.1万架,而中国连生产自行车都费劲,武器多是缴获来的“万国牌”。解决武器弹药的根本途径,是发展国产军工业,但这需要时间,而战争需求却很紧迫,当时唯一的外援,只能是苏联老大哥。


▲彼时中美国力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根据俄罗斯解密的档案资料,当时中苏商谈最多的问题就是武器装备供应,甚至连飞行员需要的手枪和子弹都在其中。

虽然苏联可以提供优惠,价格可以打折,到底也还是要付钱的。根据相关学者研究,抗美援朝战争并未使中国经济背上非常沉重的负担,但突如其来的高需求,还是会造成短时间内的高压力。

志愿军缺什么?什么都缺!

无论是服装粮食,还是武器弹药,志愿军与对手相比,都存在着巨大差距。但要说最缺的,还是飞机、坦克、火炮这样的重装备。因为没有飞机,志愿军的前方后方,都处在美军空中力量的打击下。

▲美军飞机先进且数量多,志愿军急需空中力量与之对抗

美军有恃无恐,低空投掷燃烧弹,志愿军阵地被炸成一片火海,损失很大。许多志愿军战士都说过“只要毛主席给飞机,美国咱包打”这样的话,但他们中的很多人,一直到牺牲也没见到自己的飞机。

飞机、大炮、坦克,苏联都有,但得拿钱买。可以半价,但总需求量巨大,算下来也不是个小数。

买到足够的装备,只靠国家的正常财政收入是不够的。于是,1951年6月1日,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了《关于推行爱国公约、捐献飞机大炮和优待烈属军属的号召》

“根据前线的报告,根据我们的赴朝慰问团回来的报告,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战斗力,在一切方面都能完全压倒敌人,困难的只是我们的飞机大炮等武器还不够多。

为了使我们英勇善战的志愿军,能够以更小的牺牲,消灭更多的敌人,早日取得战争的最后胜利,我们必须迅速以更多的飞机、大炮、坦克、高射炮、反坦克炮等武器供给前线。

我们建议全国各界爱国同胞们,不分男女老少,都开展爱国的增加生产、增加收入的运动,用新增加的收入的一部或全部,购置战机、大炮等武器,捐献给志愿军和解放军,来加强他们的威力,巩固我们的国防!”

▲增产捐献的宣传漫画

最后还有一条——“各地捐献的飞机、大炮、坦克等将冠以捐献单位的名字,作为光荣的纪念!”

有了这一条,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被点燃了!毕竟,谁不愿意在为国出力的同时,也能青史留名呢?

那时的中国人,普遍还很贫困,能捐多少?考虑到这一国情,人民政府做了很多细节上的规定,鼓励捐献,但不得强迫,不提倡掏空腰包,而是将捐献与“增加产量、减少成本、精耕细作、发展家庭副业”相结合,利用工余时间的劳动自愿捐款。

号召发出后,捐献热潮席卷中华大地。

▲常香玉扮演的花木兰

要说知名度最高的捐献者,非豫剧艺术家常香玉莫属——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知道“常香玉”号战斗机


常香玉于1923年生于河南巩县,她原来并不姓常,本名是“张妙玲”。这是一个挺好听的名字,为什么要改呢?原来,在旧社会,曲艺表演者被蔑称为“戏子”,几乎是社会最底层,受尽欺辱。1934年,巩县张氏家族族长以唱戏是“下九流”为由,不许家族成员唱戏,否则死后不准进祖坟,她的父亲一怒之下将女儿改名为“常香玉”。


新中国成立后,在旧社会受尽欺压的“戏子”们翻身得解放,真正享受到了做人的平等和尊严——他们对新中国天然就怀有一种非同寻常的认同感。



1951年6月的一天,广播上播发了一条来自前线的消息,志愿军某高地遭受百余架敌机狂轰滥炸,牺牲很大。听到这个消息,常香玉一夜没睡好——志愿军在朝鲜打得太艰苦了,国家有难,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第二天,她在同丈夫商量后决定——义演!捐飞机!


一架飞机折合当时的旧币是15亿,相当于新币15万元,而常香玉的月工资只有50元,就是她的整个剧社全算上,也是个天文数字。有老师傅表示,这太难了!而常香玉表示,半年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两年,不信完不成,一定要把飞机完整地送给前线!


据常香玉的二女儿陈小香回忆,常香玉曾经这样说:“解放以后,我再也不是下贱的戏子了,我要保护我这个国家,我要爱我这个国家,当时全国人都起来捐献,剧社捐献了三天的演出我觉着少,就想着捐献一架飞机。”


常香玉卖掉了剧社的卡车,拿出了首饰和多年积蓄,把三个孩子送进托儿所,公开宣布:剧社的演职员不拿一分钱报酬,所有收入全部用于为志愿军购买飞机。在半年时间里,香玉剧社在武汉、广州、长沙等大城市巡回演出,走了上万公里,最多时一天演八场,场场爆满,在半年内筹到了足够的捐款。



回到西安的第二天,常香玉就把15亿元汇给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委托购买一架战斗机,抗美援朝总会主席郭沫若给常香玉发了捐献钱款收据及贺信。


捐献的米格-15战斗机不久便飞赴朝鲜上空,穿云破雾,狠狠打击了敌人,立下赫赫战功。为表彰常香玉的壮举,经中央军委同意,空军命名为“常香玉”号,后改为“香玉剧社”号。



除了常香玉,各界人士,各地人民,踊跃捐献的事迹多不胜数——人人努力生产劳动,利用业余时间增产,捐款买飞机!中国人民用行动完美诠释了“人穷志不穷”的奋斗精神。


四川省简阳县农民精心种植棉花,棉农们发起1斤棉捐献运动,在两个月内就完成了捐献两架战斗机的款项,他们捐献的飞机被命名为“棉农号”。


湖南省湘潭县76岁的勤杂工谭楚云做了一个竹筒,写上“抗美援朝生产捐献 谭楚云记”,钻一个小孔,每天工余挑三、五担水,把卖水的钱装进去,用来捐款,而他每月的收入只有8元。

▲实诚的新疆人民,直接捐牛捐羊!


远在新疆迪化(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老奶奶吾古尼沙汗,1951年已经103岁高龄,仍坚持拾麦穗、纺纱线,捐出了90万元(旧币)。

以各界团体为单位的捐献就更多了,也更加有趣。从捐献的飞机命名上,就不难看出捐献的范围之广,人心之齐。


▲少先队员们捐献的“少年先锋号”


“人民电影号”——徐肖冰、苏河清、周峰等电影、音乐艺术家将所获的斯大林文学艺术奖共1.29亿元捐献。


“民盟号”——由蔡廷锴、李济深、蒋光鼐等民主人士捐献,中山先生“打倒列强”的遗志,他们始终记得。


“湖南妇女号”——湖南各地妇女捐献。


“大华职工号”——西安大华纺织厂捐献。


▲上海警察正在为“上海公安号”捐款


“中国海关号”——海关总署捐献。


“二七胜利号”——郑州铁路职工捐献(二七大罢工)。


“纺织工人号”——中国纺织工会捐献。


“北京农民号”——当然就是北京农民的捐献……


最牛个人捐献——梅兰芳先生。


“梅老板”的名气实在太大,即使在旧社会,他的出场费最多时可达十根金条,建国后公私合营,梅兰芳成了“干部”,但工资依然可观,四倍于“正国级”。


1951年,他义演两场加上积蓄,一个人就捐了一架飞机!

▲南京人民提前超额完成捐献


还有更大手笔的集体捐献,以省为单位——山东人民认捐120-130架,命名为“山东空军师”。山东籍的战士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自豪,“看!到底是老解放区,一捐就是一个空军师!”


江西人民认捐81架,组成“江西空军师”,苏南人民认捐120架,命名为“苏南空军师”……


最引人注意的,还得数这两个——“中国佛教号”、“基督教革新号”!


“中国佛教号”是中国佛教界的捐献,当时还没有设立佛教协会,捐献活动是由各地佛教人士自动积极促成的。


▲青海僧众捐献,他们捐的是“青海佛教号”


1951年6月19日,苏州佛教界举行集会,成立了抗美援朝工作组,讨论了关于开展捐献飞机大炮活动事项。会上一致通过了《告全国佛教界人士书》,除了号召捐款和捐出各寺庙的废坏钟罄外,还建议捐献“中国佛教号”战斗机。


远在西宁的班禅积极响应,自己先带头捐了1亿3千万,并说服各地藏传佛教僧众踊跃捐献,塔尔寺僧众集体捐献了1亿3千万,甘肃南部著名拉卜楞大寺贡唐仓嘉木样自己捐出500只羊、100头牛和500张牛皮,许多喇嘛捐出了积攒多年的银元。


“基督教三自革新号”,中国基督教革新运动委员会号召全国基督教徒们捐献所得。为购买战斗机,全国基督教徒共付出了总数达27.086亿元捐款,是原认捐数15亿元的180%!


这里简单科普一下什么是“三自革新”,“三自”是指基督教在中国要坚持自治(自选神职人员)、自养(不接受国外资助)、自传(外国人不得传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原则。在此原则下,中国各基督教会由“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领导,简称“全国三自”,它的前身就是“中国基督教革新运动委员会”。


这一系列改革,是“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这一历史巨变在宗教这个侧面的投影——中国人愿意信什么,或不信什么,外国管不着!广大的爱国教徒们,更是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机身上刷上醒目的名称,估计美军飞行员真的要晕了——What?中国的工人、农民、剧团、女人……都上天来打我了?不好!还有佛陀和上帝……


但出于作战实际考虑,认捐的飞机并不能真的刷上名号,只有“香玉剧社号”是个例外,这架战机现陈列于北京中国航空博物馆。




到1951年12月底,根据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统计:


“1951年6月,抗美援朝总会号召全国人民开展武器捐献活动,激发了全国人民爱国热忱,改善了志愿军的武器装备,更支援了国家财政。截至次年5月底,共收到捐款55650亿余元(旧币),折合3710架飞机,尚余人民币6230万余元(旧币)。”



当然,这些捐款并不是都拿去买战斗机了,因为志愿军的每一个兵种都缺装备,这笔巨款不仅要用来购买飞机,也用来购买坦克、火炮、工程机械、步兵武器、油料……“战斗机”在这里实际上成了一种“计量单位”。


1951年12月27日,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发出《关于结束武器捐献工作的通知》,但是人民的热情实在太高,根本停不下来,捐赠运动又持续了半年,直1952年6月才告结束。


除了捐献,人民参军热情也空前高涨,在东北华北一些地区,民兵们组成“子弟兵连”,要求集体参军。广西、云南等边陲省的青年翻山越岭,纷纷赶到县、区人民政府报名参加志愿军。在西北和内蒙古草原上,许多民兵自带战马报名参军,强烈要求奔赴前线。


▲IS-2这种可以PK掉虎式的钢铁巨兽,志愿军也有了!


有如此强大的民心为后盾,志愿军的硬件得到了大幅改善,从苏联购买的米格15战斗机、IS-2重型坦克、各类火炮、高射炮、汽车和步兵武器,以最快的速度装备到一线。


到战争后期,志愿军有了17个航空兵师,17个炮兵师,8个高射炮兵师,火力水平有了质的飞跃,能与美军进行对等空战和炮战,不落下风。在金城战役中,志愿军的炮兵火力反而还超过了对手,把“联合国军”炸得人仰马翻。


战士们有了这些武器,不仅战斗力大增,更感受到了来自祖国人民的强大支持和打胜仗的热切期望,士气更加高昂。一名操纵无后坐力炮的战士在战斗中负伤,坚持不下火线:“这是祖国的工人老大哥给我们送来的无后坐力炮啊!不能一辆坦克都没打就扔了!”他强忍剧痛坚持战斗击毁敌人5辆坦克。战后这位战士被记功,他说:“这功应该记给工人们!”



1953年春,捐了战机的香玉剧社赴朝鲜为志愿军演出,彭德怀司令员亲切接见常香玉和剧社主要演员,并称赞:“常香玉,你真不简单!”空军指战员则用击落的敌机残骸为常香玉精心制作了一件战机模型。



1992年3月22日,赴京参加七届人大五次会议的常香玉来到了中国航空博物馆,怀着激动的心情参观了“香玉剧社号”战斗机。这位老艺术家眼含热泪,轻抚机头上的字迹,“义演那年我29岁,现在69岁,40年岁月如流,我真为我们祖国的兴旺而高兴,为我们军队的强盛而骄傲!”



1998年,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十几万人民子弟兵赶赴抗洪第一线抢险救灾。已经75岁高龄的常香玉不顾家人劝阻,赶到抗洪部队驻地,为人民子弟兵即兴演唱豫剧《花木兰》选段,为抗洪大军加油鼓劲。


常香玉大师是经历过那个伟大时代的中国人的代表,他们亲身感受到了新旧社会的两重天,翻身做主人的豪情使他们迸发出了对人民军队的无比热爱,这种热爱,持续了他们的一生。


今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很多人也许淡忘了这一切,有些人可能压根一点都不知道,甚至还出现了国内某“饭圈”给正在韩军中服役的男团爱豆的战友们寄保养品的现象,被网友怒喷“追星把脑子追没了?”


▲保卫你可以无忧无虑追星的人

难道不应该首先关心一下?


喜欢帅哥美女,明星偶像,本身并不是错,然而凡事都要有个底线,基本的是非要分清——谁才是你的守护者?谁才是最可爱的人?最应该为谁“应援”?


如果你知道答案,请告诉那些不知道的,或者假装不知道的。



上一篇: 现实版的上流名媛中,小S都在羡慕她!
下一篇: MGM:娱乐的真相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