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总”今年24岁,大学毕业刚刚1年,稚气未脱,便接手了年营业额超过3000万元,拥有数百名员工的家族企业。

但很多家族里的人,包括父亲,都对他的能力表示怀疑。这个95后爱追番,爱打Dota,是资深B站大会员,一点没有“侯总”的架势。

“厂三代”的标签一打上,一切都不一样了。他没时间玩游戏了,番也不追了……许多个深夜,他都在工厂里和大伙儿一起加班。

质疑还没消除,又赶上了疫情,产品90%出口海外的他们,营业额锐减,取消订单的通知一个接一个,货物全部积压在仓库里……

危机时刻,一场既关乎自我证明,更关乎企业存亡的自救,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厂三代”要毕业,接棒老爸继承家业


直到今天,侯浩达仍旧记得一年多前,他到父亲办公室,寻求实习意见的那一天。

彼时,他即将大学毕业,在科技园里找了一家软件公司实习。告诉父亲后,坐在办公室里的父亲,语气突然沉重起来。

他先是给了侯浩达肯定,告诉他实习是进社会前的锻炼。随后话锋一转,“后面要慢慢安排你进公司了”。

那天,父亲跟他说了很多。从创业故事到做生意的理念,以及一些生意上的安排。感触最深的是那句,“我老了,身体也慢慢不好,你要慢慢接管起来,我跟你妈就回乡下老家了”。

侯浩达颇为错愕。他从未意识到,最后接班的竟然是自己。“太快了,我刚刚毕业,很多能力还不够,还需要一些历练。”

但看着父亲逐渐苍老的面容,侯浩达的心里又涌起了一种感伤。同龄人仍在追剧、喝酒蹦迪、彻夜游戏的时候,他的肩膀上却不得不承载更沉重的任务。

侯浩达和父亲

侯浩达掌管的企业,叫做金范钟表。年营业额超过3000万,在深圳、广州拥有生产工厂,在义乌,拥有一整套完善的销售团队。

金范钟表是侯浩达爷爷创立的。1985年,爷爷跟随同乡,从温州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从小商贩做起,爷爷看准了手表行业。

他辗转多处进货,在深圳的大街小巷摆地摊叫卖。靠着一股子勤奋和不服输的坚持,他的生意越来越好。

几十年的时间,爷爷见证了深圳天翻地覆的变化,也从一个地摊小贩,成为了手表厂厂长,为各大厂商代理生产。

企业传到父亲这一辈时,已经开始进军海外市场。依托广州、深圳的供应链,他们接到大量海外客户的订单。

但对侯浩达来说,接班家族企业,并不是他从小的选择。他在南京长大,像很多95后一样,是寄生于网络的一代人。

他对机械和电脑感兴趣。家族里的手表厂,他经常去看,制表师傅们专心地调试机器,他看得出神,回到家里,电脑又成为他最钟情的东西。

金范钟表的工人在工作

他喜欢钻研软件,也喜欢“上网冲浪”,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好奇,但从未想过像父亲一样,接手企业。

“太苦了,太累了,手表是一个精细活,哪怕是一丝的差错,都会导致整个产品报废。”

进入大学,父亲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学习商业管理,要么学计算机,他果断选择了后者。

年轻人说话“没有分量”?他想用实力证明自己


侯浩达的印象中,父亲从很小开始就向他传授经商的理念。温州、义乌一代,商贸繁荣,用父亲的话说,每个人都多少跟商业沾点边。

耳濡目染,养成了他少年老成的性格特点。他喜欢倾听,不善言辞,每说一句话,总是思考良久,力求精准表达自己的意思。

很多想法他不轻易尝试,一旦决定后,又坚定地往前。他说这是他从爷爷身上学到的东西,爷爷告诉他最多的,就是坚持。

“做一件事,一定要坚持,坚持下去,总会做好。”

这些商业启蒙,本是顺其自然的继承,但也仅仅是他的备选。他在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考察多个行业之后,他选定了跨境电商。

彼时,他分析各种数据和行业,判断中国强大的生产能力,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工厂,如何把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销售到国外,是这一代人的机会。


依托自己工厂生产的手表,他逐渐搭建了一整个跨境电商团队,参与国外“黑色星期五圣诞促销”,了解了大量渠道信息。

行将毕业时,他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分析优势和缺陷,独立决策,统筹运营都不在话下……即便仅有23岁,他自己的小团队,也已经做得有声有色。

赚到钱后,他带着团队去团建,一群年轻人在工作之余去轰趴、玩卡丁车、密室逃脱、真人CS,增强团队凝聚力累。但在父辈眼中,这皆是“孩子爱玩的天性”。

因此,刚刚接手企业时,家族里随父亲打拼已久的叔伯,对侯浩达表示了怀疑,“他太年轻了,也没有太多行业经验,很容易吃亏”。甚至父亲对他也有颇多不信任。


印象最深的,是外出访问供应链客户的时候。对方是一个年近六十岁的伯伯,总觉得侯浩达说话“没有分量”。谈判桌上,主要讲话的也是同去的叔伯。

侯浩达并没有急于反驳,而是希望用行动证明自己。他知道,只要做出成绩,无论是叔伯,还是客户,不会再轻视他的年纪,而是敬佩他的能力。

年轻人的那股子反叛和倔强,他都藏在心里,希望用行动证明自己。

但他们都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一切停滞下来。

疫情之下订单堆积,按兵不动还是积极自救?


2020年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过完年没多久,侯浩达来到工厂,就觉察到一丝不对劲。

他发现年前生产完的货物,仍旧堆积在仓库里,手上也陆续接收到了一些客户的退单通知。

和父亲商量对策时,判断出现了差别。父亲认为,这是每年春节后换季的正常情况,让侯浩达不要担心。

但侯浩达总有一丝不安。灾难很快发生,今年3月,金范钟表的订单量出现剧烈下滑。

最严重的一天,取消订单的顾客多达800多位,累计取消了近2万只手表的订单,有70%-80%的订单被卡住,出货量严重缩减。

堆满货物的仓库

“从我进入企业,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天退掉这么多订单的情况。那时候一下子工厂就好像瘫痪了一样”,回忆起来,侯浩达仍旧心有余悸。他不断给很多老顾客发邮件,询问取消订单的原因。
对方告诉他,因为疫情,很多国外门店不得不关店自保,同时,海上的物流渠道也被封闭。


退单越来越多,所有压力都压在侯浩达身上,他缓解压力的方式是打游戏。玩了很多年,已经六千多分的Dota,他打起来最减压。

短暂放松后,他一头扎进办公室里,跟团队的人商量对策。每天聊到深夜,因为长时间坐在办公室里,他一下就胖了8斤多。

心急如焚,但这个年轻人又强压自己的焦虑,他说:“如果这个时候让大家看出来的我内心犹豫不决,下面的员工会感觉到更加不安。”

一种超越年龄的沉稳,在关键时刻发挥出效果。

压力之下,解决方案也产生了分歧。父亲和叔叔们认为,应该按兵不动,先稳住阵脚,挺一挺就过去了。但侯浩达的判断是,企业应当迅速自救。

当机立断“出口转内销”,“侯总”有了新伙伴


侯浩达第一个想到的破局方式,是降价。希望用更低廉的价格打动国外客户,但事实证明,收效甚微。
恰逢直播带货开始火爆互联网,他也和几个同为厂商负责人的朋友,一起投了几个主播,但效果还是不太理想。
伴随着侯浩达焦虑的,还有质疑。很多老员工的不信任,让这个毛头小伙子好几天没睡觉。整天在网上与同行商量对策,与父辈讨教经验。

最后,他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出口转内销,必须打开国内市场。

侯浩达和姐夫在商量对策


侯浩达向父亲提出这一想法后,遭到了父亲的反对。从前的经验中,国外顾客和国内顾客审美并不相同。国内渠道的定价系统,他们也并不了解。
更何况,网店经营策略,推广投入和运营,如何选品,如何开展促销活动,如何对接用户与生产,操作起来必定也是一头雾水。
但侯浩达仍旧坚持自己的看法,他判断国内疫情趋稳后,市场会迎来一定程度的消费反弹。进入国内市场,工厂直接销售,降低成本,必然会吸引到顾客。

一个偶然的饭局上,他听说了京东旗下一个叫做“京喜”的社交电商平台。京喜当时推出“产业带厂直优品计划”,希望深入供应链货品源头,让源头的低价好货与用户无缝对接。

侯浩达和京喜运营人员在商讨促销方案

一个新平台和一个电商新手结合,平台和企业一起成长,这让侯浩达颇为心动。

他和从2014年开始就从事手表行业、现任金范仓库主管的姐夫王卫兵,带上所有商品,去到位于深圳的京喜总部,深入了解合作细节。

在深圳的会谈上,京喜钟表类目负责人代云了解情况后,第一判断是:“他已经属于困难非常大的外贸型商家,我们给到了企业快速入驻,快速上线活动,快速销售的政策。”

经过不断了解,侯浩达认为:“京喜无论是从用户群体定位、货品匹配度、品类饱和度还是货品定价策略都与金范非常契合。”

为了帮助侯浩达,代云率领团队连夜制作专属促销方案。

京喜的大数据平台,也向侯浩达展示了平台用户特点,运营人员根据平台需求量和国内市场需求量,辅助金范选品,尽快上架商品,打造爆款。

同时,针对金范这种“出口转内销”企业,平台也给到了会场资源,帮助产品销售。

“几乎是手把手地教我们怎么运营网店,很感谢他们。”侯浩达这样说。

6月13日,金范钟表的京喜平台网店,开了起来。连续几天,平台运营和侯浩达一直盯着数据变化,寻找更好的促销方式。
京喜618,是侯浩达的翻身仗。当天,金范卖出去超过20万元的货物。大量的订单远远超出他的预期。

在工厂忙碌的他颇为兴奋,又颇为焦急。打包遇阻他就参与到产品打包中;客服回答不过来,他又转身坐在电脑前成为客服……

一直忙到晚上11点,他仍在不断回复顾客的问题,“后来问题实在太多了,回不过来了”。凌晨一点,全身没有一丝力气的他,才沉沉睡去。

京喜618和京喜11.11加持,“侯总”连创新业绩


京喜618,证明了侯浩达的判断,他带着企业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也为企业转型内销,奠定了基础。

但大促过后,流量自然回落。京喜和侯浩达商量,重新制定运营策略。

在京喜的帮助下,他重新签约物流公司,提高了店铺的评分。同时针对侯浩达快速清理库存的要求,京喜为他开了专场直播,让用户快速了解品牌,促进销售。

几十天的努力,侯浩达的店铺,渐渐打开销售渠道,他也带领企业走出了困境。

上线一年多来,京喜也与全国200个产业带进行深度合作,覆盖10万工厂和数万农场,开放10万家外贸企业优惠入驻窗口,共售出1亿吨农产品,70亿件工厂产品。

像候浩达这样的越来越多的厂二代、厂三代开始与京喜合作,迈出了数字化转型的脚步。基于京喜平台用户洞察偏好分析,和金范生产优势的定制款手表,也将很快上线。

侯浩达的姐夫王卫兵,在接受采访时说:“无论对于我个人,包括我们企业,我们是非常感谢京喜这个平台的。”


如今回忆起来,这个95后仍旧颇为兴奋。作为“厂三代”,爷爷创办了企业,父亲将生意拓展到海外,他的期待是,依托工厂,同时抓产品生产和销售。

在他眼里,中国拥有强大的供应链产业,中国制造也早已不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我们的产品质量完全不输国外产品,更重要的是打造品牌”。

这个看似沉默,内心却格外坚定的95后,希望在自己这代人身上,承接国货崛起的形势,成就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让这个拥有近40年历史的企业,再上一层楼,“一代比一代强吧”。

接受采访时,侯浩达坦言自己最近太忙了,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没有时间”。刚刚过去的京喜11.11,他们又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年初堆积在仓库里的货已经基本销售一空,又赶上国外的“黑色星期五促销活动”,他和团队连轴转了很多天。最近又在为京喜12.12忙碌,还有年底大促……

侯浩达笑着说,自己已经很久没追番了,很多新梗都看不太懂了,“Dota的分应该都掉下去了!”


这种忙碌,也带给了他底气。

从前,听到别人叫自己“侯总”时,他心里总有点虚,认为别人是在开玩笑,“根本承担不起”。如今一次又一次证明自己,这种感觉消失了,反而多出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父亲回了乡下,不再过多参与公司管理。侯浩达的每一个决策,更多能决定公司的走向,“就需要非常慎重地思考,再决定”。

明明是“厂三代”,本可以喝酒唱歌、轰趴蹦迪的年纪,他却少年老成,异常谦和,多听意见,反复论证,小心决策……

最近让他开心的事,是他从叔伯嘴里,听到了父亲对自己的肯定。那个一向倔强,从不轻易表露情感的父亲,偷偷夸赞了自己,这让侯浩达颇为骄傲。

那个曾经不愿接班,害怕做不好,倍受质疑,又频繁遇挫的年轻人,也终于长大了。

· 文章来源:最人物·





上一篇: 阿里收购“怪圈”:从独角兽变为弃子
下一篇: 华为二公主姚安娜出道,“卖惨”却被骂上了热搜:你的张扬,刺痛了14亿中国人的心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