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除了那些爸爸,现在的年轻人几乎都不知道防盗内裤了。
只有在淘宝上,他们才能从防盗内裤那看似莫名的评价中,嗅出一丝当年父辈与犯罪份子周旋的气息。

但你要知道,在爸爸们尚在打拼的年代,治安没有现在好,打劫和盗窃的人在社会的夹缝中苟延残喘,时不时就要出来犯个重案要案。

没有手机,没有银行卡,所有的买卖都是对手交易现金支付,你的随行财产只能藏在最隐秘和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在那个时候,如果没有一条防盗内裤,在社会上几乎寸步难行。

你能在街上遇见偷子与车匪路霸,诈骗犯与十七八岁的愣头青,还有那些想要靠着兜售保健品一夜致富的大专毕业生,以及写过两本诗集的流氓头子。
你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觊觎着自己的初创资金。也许只是吃个炒粉的功夫,你就会不慎被隔壁座的大盗偷走了成为万元户的梦。

在九十年代,不管你是想要成佛还是成魔,防盗内裤都是你功成名就的阶梯。
在那些空气中飘荡着煤烟味的夏天里,无数年轻人穿着老妈亲手缝制的防盗内裤,里面装着亲戚们凑的零钱,然后告别辍学的弟弟或妹妹,就提着尿素袋子,登上了开往省城的中巴车。

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年代,而你身上的现金就是你打拼的资本。
这钱揣在兜里相当于给不法分子送业绩,只有放在内裤里,与另一个最重要的东西摆在一起,才能给自己一份微小却厚重的安全感。
说好的衣锦还乡,钱与它,一个都不能少。

你现在在朋友圈就可以贩卖藕粉或茅台镇产的壮阳酒,在网上就能获取第一手的致富消息,空闲时间还能参加微商总裁培训班,成功似乎唾手可得。
但在过去,你得扒火车,走后门,在鱼龙混杂的交易市场与陌生人交换商业情报,今天你人还在广州卖能治疗中风的鞋垫,明天可能就要坐黑车去深圳倒卖日本收音机。
独自在外打拼,走南闯北,与三教九流的人共处一室。在这个丛林中,老乡与情人都可能欺骗你,你能信赖的只有胯下的内裤与公安机关。

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每个人都掌握了同一门秘而不宣的技能,那它就成了规矩。

你和一起打拼的兄弟都知道对方的胯里有钱,你们在车站碰头,各自拍了拍自己厚实的裆裤,那份沉甸甸的本钱让你们心里感到踏实。
可你把跑车进货的钱藏在内裤里,车匪路霸也会把打家劫舍的钱藏在内裤里,都是男人,心照不宣。

国道上遇到打劫的,很多匪徒就直接提着关刀叫你脱裤子,手提包看都不看。

那时,南下的火车装满了下海的男人与他们的防盗内裤。
想象一下,硬座车厢里,午后昏沉的太阳正巧照在你的脸上,而你就看着六岁的小孩跟一只老母鸡在狭窄的过道中打架,你的身边是摇摇欲坠的行李,你的对面则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四川汉子,他穿着一双沾着泥浆的大头皮鞋。
摸了摸内裤里的钱财尚且无恙后,你望向窗外,正好看见一闪而过的正在打混凝土的摩登大厦。
也许很久之后你才知道,这栋大厦的每一片砖瓦都不属于自己,但你当时一定觉得自己会赢得世间的一切。

防盗内裤陪着当年的那帮人走过了整个九十年代——或许是去东北跟俄罗斯人用棉衣换车床,或是在广东与香港人谈论进出口事项,在保障资金安全的这方面,防盗内裤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防盗内裤是创业的基本盘,世纪末的交易所中,满是带着些许异味的钞票的味道。

现在那些讲佛学与儒学,开口闭口就让人冷静,穿着定制西装,只喝小罐茶的阔佬们,当年多是穿过防盗内裤的。
他们用胯下的资金置办了县里的第一台挖机,拉扯起了纺织厂,与德国佬交易了水泥配方,再不济的,也是用这笔钱租了个电脑城最红火的铺位,专门贩卖盗版红警与车载CD。
他们四处宣讲自己的成功学秘方,却从不提及嫂子给自己缝制内兜的那个冰凉的晚上。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功成身就。
也许你那看似平平无奇的某个长辈,曾经也单枪匹马杀出了广西的传销魔窟,只是因为内裤里的钱财散尽,再没能赶上那趟永不回头的致富列车。
现在,人们再也不会在阳台上晒防盗内裤,也不会在饭店结账时掏胯,防盗内裤宛若一头暮年野狼,闯进了远方荒野中,你再也看不见它,但这一定是一件好事。
永别了,防盗内裤。时代列车滚滚向前,我们已经进入了赛博但不朋克的新世界。

另外,你可以问一下你爸爸,他那条带兜的内裤,里面又装过些什么故事呢?


上一篇: 被关进笼子的非洲男子,百年后终获道歉
下一篇: 震惊!这里升温20℃还能下雪? 南方人:我信你个鬼哦!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