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曾为人际交往划分过四个距离,比如亲密距离约为0.15米至0.44米,个人距离大概在0.46米到1.22米左右,熟人间的社交距离为1.2米到3.7米,比较正式的公众距离则在3.7米到7.6米之间。


可惜的是,人的内心远没有科学那么理性精准。


对于一个社恐来说,在公交地铁上被迫摩肩接踵的公众距离,可能还算不上什么,反正在人流中当个小透明而已。


当代青年最尴尬的社交时刻,莫过于斑马线对面走过来一个似熟非熟的同事。/图虫创意


真正让人惆怅不已的状况往往发生在两个熟与不熟的人之间——比如,下班若是碰到一个半生不熟的同事,两人不巧在电梯独处,甚至还有可能走上同一个方向、坐上同一趟地铁,难免内心踌躇,举步维艰。

互联网拯救社恐


在今天,社交恐惧症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鲜事。说到底,社恐群体无非就是更适应独处的生活方式,喜欢呆在家里,远离人群,一个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对于普通的社恐来说,解决生存问题才是头等大事,硬着头皮也得走出家门。


事实上,互联网时代真的很适合社恐生存。


不信的话,如果让社恐们票选改变人类生活的十大发明,外卖多半会被投入前三甲。


外卖可以拯救懒癌,同样也可以拯救社恐十级,连化妆品都不用和柜姐周旋了。


毕竟,一个人待着也饿不死,只要手机还在、WIFI没断,点个外卖便能解决一日三餐。


想吃五星级大餐?动动手指就能下单;还是想亲自下厨?送鱼送虾送青菜也很方便。从吃穿用度到锅碗瓢盆,就没有什么是外卖不能送的。


反正,只要放在门口,社恐完全不用担心和任何人接触,连短接触的照面过程都可以省却。

下班迟了、煲剧正酣、赖床未起,都只需要一句“放门口就好了”,外卖小哥帮你解决所有社交不必需。

除此之外,各大群聊可以满足社恐的社交需求,影视综游戏都可以用一台手机满足,至于工作,虽然总有社恐去上班,但互联网好歹也为大家提供了不少足不出户也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机会,视频博主、自由撰稿人、在线培训……总有一份工作能养活真正的社恐。

上班?不存在的;社交?也完全不必要,网络与外卖可以联通一切生活所需,就算不能治愈社恐,也能够好好过日子。

我们这个时代,一个人在家不仅饿不死,还能活得很好。
叫外卖,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当然,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外卖依然是社恐人士最好的朋友,这一点毋庸置疑。毕竟,如果没有依托互联网的外卖APP,等着社恐人鼓起勇气打电话叫外卖,那可能就要饿晕了。

如果说,13世纪发明的眼镜拯救了近视眼,那外卖,就拯救了社恐的日常生活。

不想和室友一起去饭堂,我可以叫外卖;不想下楼面对餐厅的人声鼎沸,我可以叫外卖;不想参加无聊的亲戚聚会,我还是可以躲在家里叫外卖。

不想在甜品店等位,那么外卖小哥可以为你在线排队。

其实,我们当然心知肚明,无论眼前的是熟人还是陌生人,社交这件事都有很多让人累觉不爱的地方,譬如备受年轻人唾弃的劝酒文化、将春节涂抹成大型催婚现场的拜年走亲戚、又或是凡尔赛文学大赏的同学聚会。

只不过,有人习惯了积极面对,有人则更愿意一个人快乐而已。

事实上,一个人快乐真不算什么大事。对社恐们来说,外卖轻轻松便能解决“不想下馆子”的难题,足不出户享受各大饭店的美食已是司空见惯。但在互联网科技的加持下,外卖能够支撑起的却远不止是社恐的一日三餐,还解决了无数需要和人打交道的生活大小事。

外卖小哥可以让你不出门就下馆子,不买菜就自炊食。

客厅里的果盆、浴室里的卷纸和洗洁精、用完的文具和面膜都可以交给外卖解决;没空“应酬”家里的毛孩子,有些外卖还能提供上门遛狗服务;不舒服的时候,还能“指使”外卖带药应急……

再加上,有些外卖平台已经“几乎”可以买到一切,就连修灯泡这种事,对于一个精通互联网的社恐90后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人在家时上门”的选择。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都已成为很寻常的生活场景。

外卖已经渗透到当代年轻人的生活当中,甚至成了相声的包袱。/《德云斗笑社》截图

在这一点上,那些喜欢唠叨的爸爸妈妈,其实和宅在家里的社恐娃们也一样。就像饿了么最近推出的微电影一样,那群武汉街坊的生活,全都离不开王一博饰演的9785号蓝骑士,但这群在过早时拉家常的大爷、阿姨和小姐姐,可没有一个是社恐。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社恐,完全可以“宅”得更理直气壮一点的嘛。

大家都离不开外卖
那就不要口嫌体正直了

不得不说,外卖在普通人生活中的重要性,是被2020年“催化”过的。

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外卖小哥穿梭在封城、隔离、封闭的城市或小区,提供从送菜送餐到遛狗扔垃圾的服务,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小宇宙。大概就是这么个原因,饿了么直接将“外卖小哥”的名号也升级迭代了一通,变成了活力四射的“蓝骑士”。


其实,这也是王一博主演那部微电影最有意思的地方。试想,那些武汉街坊今天能够坐在一起过早唠嗑,谁又不曾依赖外卖小哥,撑过了那段封城的特殊时期。


所以,历经2020年的洗礼之后,普通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离不开外卖带来的方便快捷, 整个社会渐渐都离不开这么一个“万能的”朋友。作为一个小小的社恐,其实就有什么理由改变自己了。

疫情期间,蓝骑士们也为无数医护人员和在家隔离的人们送去物资。

从本质上说,社恐依不依赖外卖,其实就和要不要逃离那些让人尴尬的社交场面,能不能躲在网络世界圈地自萌一样,只不过就是可供自由选择的生活方式而已。


即便不是社恐,普通人也多想逃离那些让人累觉不爱的社交场合。在这一点上,社恐还更坦白一些,对吧?

罗素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这其实便是自由的坦途。只不过,我们总是因与人不同而惴惴不安,因为他人的不同而妄自揣测。

但其实,只要能够养活自己以及不给别人添麻烦,生活真的不应该有太多所谓。

作者 |DR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上一篇: 谷歌搜索的灵魂!BERT模型的崛起与荣耀
下一篇: BCG:2018年印度娱乐媒体行业报告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