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外,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吴谢宇案的开庭公告。(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摄)

全文共2384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 法院门外,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吴谢宇案的开庭公告。但这桩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拒绝了大多数媒体记者进入法庭旁听的请求。


  • 公诉机关指控吴谢宇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母亲谢天琴之念,网购刀具等作案工具后,于7月10日在家中将谢天琴杀害。


  • 面对南方周末记者,吴谢宇的一位邻居问,“是怎么判的?”她注意到了吴谢宇已出庭受审的消息。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
责任编辑 | 吴筱羽

2020年12月24日下午,福州教育学院二附中的东南门外气氛安静,隔着一条小马路,黄色外墙的老式教师公寓楼几乎不见人进出。到达这里要先进入福州教育学院,和一年多前不同,一年多前,北大学子弑母案嫌疑人吴谢宇落网,记者蜂拥而至,任何企图进入学院的陌生人,都会被保安拦下,而现在,日子已经恢复平静。

平静得仿如人们忘了这里五年多前发生过震惊全国的弑母案。平静得像是没人知道,这天是那起人伦惨案开庭审理的日子,就在不到十公里外的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

公寓楼二楼,阳台朝西,弑母案被告人吴谢宇和他的母亲谢天琴曾在这里相依为命。

绿色的防盗门上张贴着两张疫情防控的注意事项通知,纸张沾满了灰。一位住在楼上的老师说,这间房子已空置五年,“没人动过”。

还没到放学时间,初中生正在对面二附中的羽毛球场上体育课。吴谢宇曾是这座中学的骄傲,至今仍是师生们常提起的话题。面对南方周末记者,吴谢宇的一位邻居问,“是怎么判的?”她注意到了吴谢宇已出庭受审的消息。

福州中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该案于上午9时公开开庭审理,13时前庭审结束,审理时间超过3个小时,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弑母案案发地,也是吴谢宇和母亲谢天琴曾经的住处,绿色的防盗门上贴着疫情防控的注意事项通知。(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摄)

1
有预谋的杀害 骗取亲友钱财144万

吴谢宇案开庭审理的消息,是在前一晚才得到媒体关注的。12月24日上午,法院外聚集着闻讯赶来的记者。这桩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拒绝了大多数媒体记者进入法庭旁听的请求。

法院门外,电子屏幕上显示着吴谢宇案的开庭公告。一位自称吴谢宇高中校友的人士也早早赶到法院申请旁听,同样被拒之门外,直至中午才离开。他说,吴谢宇案一直是同学们关注的话题,每次同学聚会,大家都会聊一聊。

法院高墙内,吴谢宇出庭受审。吴谢宇的舅舅及曾被吴谢宇诈骗的其父好友到场旁听。据福州中院官网事后发布的消息,一同进入法庭的还有当地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他们提前做好了核酸检测。

据新京报报道,吴谢宇父亲的朋友陈先生表示,出于对其父母的情谊,他已经不在乎被借的钱财,希望法院不要判处吴谢宇死刑,同时,吴谢宇舅舅也对吴谢宇表示了谅解。

此前,吴谢宇的姑父也曾公开表示原谅吴谢宇的行为,“希望法院能宽大处理。”

庭审结束后,福州中院发布消息称,公诉机关指控吴谢宇于2015年上半年产生杀害母亲谢天琴之念,网购刀具等作案工具后,于7月10日在家中将谢天琴杀害。

作案后,吴谢宇谎称谢天琴出国陪同其交流学习,骗取亲友钱款共计144万元用以挥霍。为逃避抓捕,吴谢宇先后向他人购买十余张身份证件。2019年4月,吴谢宇被抓获归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谢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为逃避法律追究,买卖身份证件,其行为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诈骗罪、买卖身份证件罪,应依法予以并罚。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年12月24日上午9时,吴谢宇案在此公开开庭审理。(南方周末记者 张笛扬/摄)

2
作案动机仍难厘清

吴谢宇,男,1994年10月7日出生,北京某高校学生,身高1.80米左右,体型偏瘦,常戴眼镜,籍贯福建省仙游县,住址就是案发地,户籍地址为北京大学。——2016年3月,福州晋安警方发布的这则悬赏通报让吴谢宇进入公众视野。

2016年2月初,吴谢宇的舅舅收到吴谢宇发来的短信,提及他与母亲谢天琴将从美国回来过春节,希望舅舅到莆田高铁站接他们回家过年。没有接到这对母子后,谢家人发觉不对劲,向警方报案。

吴谢宇的舅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5年7月起,吴谢宇对亲戚称其要赴美国留学,母亲一同前往,先后向多位亲戚借款一百余万。2015年8月,吴谢宇还伪造了母亲的辞职书,代其向学校辞职并获批。

谢家人报案,警方入室后发现谢天琴遇害家中,尸体被塑料布层层包裹,并放入了活性炭。警方认定作案时间为半年前的2015年7月11日,有重大作案嫌疑的吴谢宇已畏罪潜逃。

潜逃1380天后,2019年4月20日,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被民警抓获,当时其身上携带多张身份证件。媒体报道称,吴谢宇潜逃期间一直在国内活动,被捕前,吴谢宇在重庆的多个酒吧做过“男模”。

直至庭审,吴谢宇的作案动机依然是个谜。

根据此前的公开报道,吴谢宇对钱的需求,以及他和当时“女友”的交往,或是引发母子冲突的导火索。但吴谢宇在庭审现场表示,弑母是因为自己的心理问题以及“感觉母亲活得也很累”。

据财新网报道,吴谢宇此前爱上一名性工作者,两人还成为了男女朋友,吴谢宇曾拿出十几万彩礼向对方提亲,但吴谢宇失踪后,两人再无联系。

谢天琴老家的邻居刘辉曾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谢家人从福州报案回来后曾透露,在吴谢宇以母亲名义向亲友举债前,他就曾向母亲和舅舅借了很多钱。刘辉转述说,吴谢宇借钱是为了向当时交往的女朋友提亲。(详见《一桩弑母案,两个黑洞里的家庭》)

还有公开报道称,作案前两个月,吴谢宇去了某英语平台领取荣誉证书和高分奖学金,此前他曾提出提前支取奖学金急用。

2020年12月24日的庭审中,吴谢宇也供述了自己的犯罪动机。据新京报报道,吴谢宇在法庭上表示,自父亲去世后他一直心中郁闷,他看了母亲的日记和信,感觉母亲活得也很累,上大学后,他的心理问题愈发严重,曾多次产生自杀念头,认为母亲也很痛苦,因此决定把母亲杀死后自杀。


其他人都在看:





上一篇: 大巴车上14岁少女疑似被拐?一个细节民警秒识破
下一篇: 郑爽爆雷后,我们暗访了代孕机构,得知了十个秘密
隐藏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