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1 日,知名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发文,称自己在动过白内障手术后,视网膜脱落,右眼近乎失明,并质疑为其诊疗的爱尔眼科医院存在不规范行为。
当日,「眼科独角兽」、总市值逾 3000 亿的爱尔眼科股价原本已攀升至历史新高,在艾芬发文后,爱尔眼科股价狂跌 6.59%,截至今日,市值已缩水 274 亿。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艾芬医生对丁香园表示:「我就要爱尔遵照国家的规章制度、医院管理的各项规章制度,自查整个诊疗过程中所有不规范的行为,并原原本本地承认错误、公之于众。
尽可能全面、深入地呈现事件的各个方面,丁香园特别联系到了当事人艾芬医生、爱尔眼科医院集团湖北省区总院长邢怡桥医生、以及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园区美视美景眼科中心业务院长、上海眼视光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副主任医师梅颖,中山大学眼科学硕士、杭州眼科医生罗荃,江苏省某三甲医院眼科医生辛旅(化名)等多位眼科专家,对此次事件进行复盘、讨论。
事件复盘
2020 年 12 月 30 日,艾芬医生在微博《再见 2020》中写道:2020年的这场灾难给每个人的生活都带来了不同的变化和冲击,而对于我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念头侥幸躲过了病毒的侵犯,却在 46 岁生日的第二天没能躲过视网膜的脱落,右眼近乎失明。最让我难受的是因为这个疾病不能用力,以后都不能抱二宝了。
时间回到 2020 年 5 月,艾芬医生发现自己的视力明显下降,由于当时武汉的公立医院还没有很正常的开展工作,艾芬医生便联系了自己的熟人、一位三甲医院退休后被返聘到爱尔眼科的眼科主任咨询。
艾芬医生表示:「他当时在电话中就建议我到爱尔去换晶体,一去找他,他一看,也说我有白内障,需要换晶体。」
5 月 26 日,艾芬医生接受了晶状体更换的手术。由于艾芬医生希望白内障术后同时解决看远和看近的问题,减少对眼镜的依赖,所以使用了多焦点晶体。
术前,艾芬医生的裸眼视力右眼(患眼)0.2,矫正之后视力为 0.4,据爱尔眼科的手术记录显示,在术后第一天,艾芬医生的视力为 0.6。
然而,7 月 9 日,艾芬医生表示自己在眼镜店配镜的时候,发现右眼的视力只剩下了 0.1。
10 月 23 日,艾芬医生的视网膜脱落。

图片来源:艾芬微博

艾芬质疑,在进行白内障手术时,爱尔眼科本应进行眼底检查,并发现自己视网膜周边上存在的问题,而爱尔眼科却并未做到,因此使自己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而爱尔眼科则表示,术前,艾芬医生提供的三家医院术前 B 超和 OCT 检查结果,均显示眼底视网膜平复,在 2020 年 5 月 24 日术前眼底检查的结果也显示,其眼底视网膜平复,未发现视网膜脱离,周边部分则被白内障遮挡,由于现代医疗技术限制,无法查清眼底。
随后艾芬医生表示,根据爱尔眼科此前检查的照片显示,自己的白内障程度本没有那么严重,能够看清眼底。但之后她向爱尔眼科索要自己的资料时,爱尔眼科却给到了一张白内障程度极其严重的照片,她质疑,爱尔眼科为了推脱责任,假造资料。
而爱尔眼科则对我们表示,给艾芬医生的照片绝对没有调换、也不是假照片。因为艾芬医生的眼球上有疤痕,人的虹膜也是各不相同的,绝对不可能假造。
一场争论,就此展开。
争论点一:晶状体置换手术是否合理?
在事件发生后,艾芬女士发文质疑,自己的眼睛本没有那么大的问题。她表示,由于爱尔眼科违背医学流程,自己的近乎正常的晶体被摘除,视网膜脱落右眼近乎失明。并质疑爱尔眼科「眼底检查不彻底,是否为了多赚钱?」
也有网友质疑,艾芬医生更换的是昂贵的多焦点晶状体,疑似属于过度医疗。
辛旅(化名)医生告诉丁香园,患者术前裸眼视力 0.2,矫正视力 0.4,确实达到了白内障手术的指征,难以称之为「过度医疗」。
顶级眼科专家苏林(化名)医生告诉丁香园:「在晶状体的选择上,的确是一分钱一分货,假如我自己去做这个手术,也会愿意花更多的钱来选择一个更好的晶体。拿这个晶体来说,如果说是单焦点晶体,它只能够选择解决看近或者看远的问题,比方说患者选择了看远,那么在看近处的时候就需要使用眼镜。但如果是多焦点晶体,就可以同时解决患者看远处、中处、近处的需求,那么患者就可以不使用眼镜。
就像你现在已经用惯了很好的智能手机,再要用回原来那种按键老人机,你肯定不习惯,但它们其实都能打电话。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在选晶体方面,我作为医生也好、为患者着想也好,我都会给他推荐一个这样的好的晶体。这是基于患者未来生活质量的一个考量,而不仅是为了钱的问题,哪怕是贵一些,在以后这么长的生命周期里去获得一个更加好的视觉质量值不值?我会认为非常值。
辛旅(化名)医生还告诉我们,根据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发布的《中国多焦点人工晶状体临床应用专家共识(2019年)》,角膜屈光手术史、眼外伤史均为相对禁忌症,必须和患者进行充分的沟通才能选用多焦点晶体,更重要的是,超高度近视眼在该指南中为绝对禁忌症,而艾主任的右眼显然属于此类绝对禁忌症(眼轴 29mm,为超高度近视),爱尔眼科的做法与指南相悖。

爱尔眼科邢怡桥医生表示:「患者自己不清楚眼球何时出现外伤,检查中发现有瞳孔不圆、晶体混浊,并且是豹纹状的眼底,一般度数很高的高度近视才有的。另外,艾芬的眼轴长度有 29mm 还多,正常人是 23~23.5mm,她应该有 1800 度左右的近视,是高危眼。
对于这种超高度近视的患者,我们手术前都是交代过的。我们的术前谈话有非常完整的一个模板,是不会遗漏的。肯定是逐条的都跟她解释,相信艾芬医生也是理解了之后才签的字。

艾芬医生则告诉丁香园:术前确实有签字,但内容她没有仔细看。无论是术前谈话、术后复诊,没有一个医生和她提到了「眼底视网膜」,更没有提到手术风险。

「术后我多次复诊,反复诉说我视物黯淡,作为专业医生,肯定知道这是眼底视网膜的问题了。但第一次复诊,他们给我的解释是人工晶体色差要差一点,第二次给我的解释是,角膜还有点水肿,就这样让我走了。

最气愤的是,第二次王勇给我看了,还让我做了检查,却把检查的单子回收了,告诉我,这是角膜的问题。术前的疏忽我还可以原谅,术后复诊的时候如果告诉我眼睛有问题,让我打点激光都还可以补救。

图片来源:艾芬微博

他们这样不就相当于一个患者来了急诊,做心电图有问题,然后急诊把心电图收走了,告诉患者你没有事,可以回家,结果患者回家心梗了。这不是犯罪吗?」
争论点二:可否在未扩瞳查眼底的情况下,进行多焦晶体置换?
1 月 3 日,艾芬医生在微博上发布白内障术前的眼科专科检查结果,称自己是一个高度近视患者,询问可否在未进行扩瞳查眼底的情况下进行多焦晶体置换?

艾芬医生发布的检查报告
辛旅(化名)医生告诉我们:「白内障手术对整个眼部的屈光系统、视觉传统系统均提出了一定要求,一定要排除其他重大疾病。
绝对禁忌症包括
( 1 )合并进行性加重的视网膜疾病,如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黄斑变性、视网膜前膜、玻璃体黄斑牵引综合征、 Stargardt 病、视网膜色素变性等及严重视神经疾病的患者;
( 2 )小眼球、超高度近视眼、瞳孔明显异常、角膜严重病变、严重不规则散光、慢性葡萄膜炎、青光眼、晶状体囊膜及悬韧带明显异常、大度数交替性斜视等眼部器质性疾病以及弱视患者等;
( 3 )已知严重精神性、心理性疾病患者。
打个比方,想维修一台老相机,换完镜头,发现还是拍不了照片,再检查,发现感光元件也是坏的,而且没有零件可以换了,那么整个维修工作就是白费功夫。
没有散瞳检查,显然是错误的。

罗荃医生告诉我们:「眼睛是个球,后方的视神经和黄斑部以及周围一些血管的关键部位,我们叫后极部。在小瞳孔下眼底检查,后极部的问题我们肯定是要查的。你需要判断患者的视力不好到底跟白内障的关系有多大,还是它合并有一些眼底问题,导致视力不好。

在此次事件中,眼底其实是查了的,OCT 扫描其实就是扫描黄斑部,结果扫出来没问题。但是,这和扩瞳查眼底其实不一样,因为扩瞳查的是周边部眼底,而不是后极部

一般来说,白内障患者术前都需要散瞳检查。而高度近视的白内障患者散瞳检查就更为必要了,因为这部分患者周边部眼底可能存在一些问题。

矛盾的是,白内障又有可能挡住了这个地方,导致即使扩瞳了还是查不到,这种情况就只能做完白内障手术之后再查,预防它以后又视网膜脱落的问题,其他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

就算是广角眼底检查或扩瞳检查也不是一定能发现病变,个别特别周边的也是照不到的。如果看到有问题,一般是采取病灶周边激光封闭,不过,打了激光也不能说 100% 预防得了网脱,当然还是比不打好很多。」

爱尔眼科邢怡桥医生则向丁香园表示:「术前爱尔眼科确实有对艾芬医生进行眼底检查,眼底中央看清楚了,但眼底周围看不清。术后,由于艾芬医生挂的是门诊,所以很多记录 HIS 系统里都没有。爱尔集团的调查发现,医生交代了术后要复查这个东西,但是没有记录下来,这方面是我们的瑕疵。

还有一点,是我们考虑到艾芬医生所在的医院眼科实力很强,我们认为既然她回去(看病)那么方便,她到我们这来要过江、交通又不通畅。」

我们再次询问爱尔眼科,术后是否查了眼底?

爱尔眼科邢怡桥医生表示:「不是眼底,就是说术后,她后来就是说没有来了。

她中途来了两次,但因为 HIS 系统很多检查都不能开,我们术前也交代了这些高发的情况,再考虑到她在单位的身份、是可以得到很好的检查的。

这也是我们要提出整改的,所以我们以后要求哪怕是门诊的病人,门诊手术的病人,我们要给患者打印出来回访计划,随访计划和要做检查的东西。

术后理论上讲,我们应该是也是要伤口让它长得稍微好一点。在可以做眼底照相什么东西的都可以。还有据我们调查,因为艾芬也找了自己的同事复查,也是没挂号的,就是帮她看一看。然后 7 月中旬,她还约了这个同事去参加活动的。那个时候他也没抱怨视力下降、什么变暗了,什么都没有的。

艾芬医生则告诉丁香园:「术后我多次到爱尔复诊,这都是有挂号单的,60 块钱的挂号单。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熟人,我是以普通患者的身份,遵照他们的流程去做的。


图片来源:艾芬微博

6 月 3 日,我去复诊,在王勇的电脑上看到一张(自己的)白内障程度非常轻的照片,当时王勇告诉我这有中度,我还说『这么轻啊?』。

视网膜术后我一直找他们要照片,他们给到的就变成了(爱尔微博公布的)白内障很重的照片。原先在电脑上看的这张照片就不见了,他们不肯给我。

12 月 29 日,我和他们通话,记者也在场、有录音,对方表示『我们电脑内存没有那么多,(6 月 3 日艾芬复诊时在电脑上看到的)照片都删了』


争论点三:晶体置换手术是否与艾芬医生的视网膜脱落有关?

辛旅(化名)医生表示,高度近视本身就是视网膜脱离的高危因素;此外有数据显示,假设人均寿命为 74 岁,那么 0.07% 的人在一生中会出现视网膜脱离,而无晶状体眼/人工晶体眼患者视网膜脱离的发生率为 1%~3%,远高于正常眼。


梅颖医生告诉丁香园:「目前无法判断。从具体的案例来说,完全有可能不做手术,患者也出现视网膜脱离。

从大数据来看,度数超过 600 度以上的人就有百分之三点几的可能性发生视网膜脱离,我不知道她当时多少度,但度数越高的话、风险越大。

结合艾芬医生的年龄(46 岁)、特别是眼轴的长度(29.06mm),发生视网膜脱落的风险本身就是很高的。手术造成的视网膜脱落只能说是一种可能,毕竟要进入到眼内去做,当然会有风险。」

罗荃医生告诉丁香园,这需要看手术做的具体方式、术者操作技巧及手术是否顺利。比如,如果使用飞秒激光做手术切口,需要使用负压吸引,这个操作对眼球会施加一定压力。做白内障时需要的前房灌注也会改变眼球压力。


常见的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白内障手术中发生后囊膜破裂,玻璃体从破裂的地方溢出来,甚至出现晶状体一部分坠入眼底,这可能会对视网膜造成影响。但是这些情况导致的视网膜脱离通常在短期内就会出现,很少发生在术后 5 个月。


「从爱尔眼科的声明来看,他们是有手术录像的,至少可以通过回看判断手术过程是否顺利,有没有损害到其他地方。如果只操作了晶状体,那么我认为和视网膜脱离的关联性就不强。


一般来说造成视网膜膜脱落常见病因就是高度近视。我注意到艾芬医生还有外伤史,不知道她是不是原来就有外伤导致的一些病变在。这个也是一个问题。


爱尔眼科邢怡桥医生表示:「在我们武汉这么多大医院里边,每天都有不少的视网膜脱落手术,引起的原因绝大部分是高度近视。具体到艾芬医生身上来说,就算没有做白内障手术,也完全有可能发生视网膜脱落。

至于手术,手术本身做得很漂亮,爱尔眼科可以提供未经剪辑的全程录像、术后照片,可以进行第三方鉴定。

艾芬医生的视网膜脱落是在 10 月 23 日,距离手术已经 5 个多月了,所以理论上来说,和手术是没有直接关联的。如果是手术导致的视网膜脱落,往往都是手术中有玻璃体留出、后囊膜破裂,这个过程一般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不会拖到 5 个多月。

爱尔眼科医院发布的调查报告

争论点四:责任在谁?

辛旅(化名)医生告诉我们,眼底病变分为多种类型,对高度近视眼而言,铺路石样变性、蜗牛迹样变性、周边囊样变性等均不会导致视网膜脱离,而视网膜破裂孔、格子样变性、囊性视网膜突起则可能导致视网膜脱离。
此外,视网膜破裂孔等病变也具有不同的大小和形态,是否会导致视网膜脱离,是否需要预防性光凝,均需要仔细检查,结合病史才能确定。
视网膜病变如果位置较为周边,散瞳效果不佳,确实有可能被遗漏。对于这些患者,有经验的医生一般也会较为谨慎,有的会建议患者术前术后多次复查。但眼底检查被遗漏的情况并不普遍。
辛旅(化名)医生认为,爱尔眼科应该为自己的疏忽承担一定责任。

罗荃医生告诉我们,爱尔眼科在此次事件的处理中「不够谨慎」:「中国很多白内障患者,现在白内障手术的技术也很成熟、做了很多,但为什么我们很少听到患者术后视网膜脱落这种问题?

这主要还是由于以前的白内障患者,没有这么多高度近视的。以前那一代人可能大多数一辈子都不戴眼镜,这个问题也就比较少。这件事给我的思考就是,对于这种高度近视的患者,需要更加严谨的规范,提醒去查眼底。

现在的白内障患者越来越多,高度近视的人也越来越多,那么之后在流程上,所有医院可能都要加强。比如说遇到眼轴长于多少的,就要加做一个检查。就算暂时做不了,术后也要加做,我觉得需要通过这样一个的规范化的流程,来规避更多以后类似事件的发生。

而且现在的科室分得越来越细,每个科室的人只聚焦本专业,肯定会有一些看东西的局限。如果是一个常年做白内障的医生,平时的工作关注晶状体,对眼底会相对的没有这么警惕。相比较而言,屈光手术医生就足够警惕。所有做近视矫正的患者都查周边部眼底。白内障医生原来没有这样的习惯和流程,所以现在还是做得不够好。」(策划:Leu.)

致谢:本文经上海新虹桥国际医学园区美视美景眼科中心业务院长、上海眼视光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 梅颖 副主任医师,中山大学眼科学硕士、杭州眼科医生罗荃 专业审核

丁香园招人啦!坐标杭州

新媒体运营(丁香园)
负责运营丁香园微信公众号与丁香园微博
点此投递简历

也可将简历投至邮箱
hujiafeng@dxy.cn
邮件标题:新媒体运营(丁香园)- 姓名
如果有既往作品,请附在邮件中


上一篇: “女篮小巨人”获WNBA球队优先续约
下一篇: 前中国香港队女单一姐宣布出柜...
隐藏边栏